网站导航

一人完成了200页的小组作业

2018-11-02 12:27 新浪教育

  你是否在游戏里遇到一些人,比赛挂机,却又一路躺赢?

  你是否在小组讨论中遇到一些“捧场王”,只会说“嗯,对,好,就按你说的做”?

  你是否在写小组作业过程中,发现有些组员从此消失、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理,直到deadline最后一刻,才发来根本不合格让你崩溃的作业?

  说真的,小组作业是许多人的一场噩梦。

  队伍里总有人只是负责活着

  上大学后,你会发现,在大多数的作业小组里,总存在着玄妙又固定的组合。

  一部分人在小组中隐身、沉寂、装死。而另一部分人,为了避免挂科和难以撕破脸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一人承担起查资料+分析数据+做PPT+写论文+上台演讲。最终,整个小组在正负相抗的力量下,勉强收获“1+1<2”的成绩。

  有一些人,不管你让他做什么,他都可以理智气壮地说不会。

  “你写论文吧?”

  “可是我对这一块不是很了解……”

  “那你做PPT吧?”

  “啊!千万别让我做PPT,我做PPT超丑,不骗你……”

  “那你去演讲吧?”

  “啊!那个更不可以,我不能上台演讲,好尴尬呀!”

  有一些人,不管你定好什么时间,他都正好有事。

  “我们下午开会。”

  “你们先去吧,我们社团刚好也有会。”

  “那我们等你,晚上开会。”

  “哎呀不好意思,晚上实在太忙,现在没看见信息,还需要我去吗?”

  还有一些人,不论别人怎么讨论,他都没意见不吭声。

  “我们从这个思路A来做可以吗?”

  “。。。。。。。”

  “或者我们也可以换个思路B?”

  “。。。。。。。”

  “好吧,我们还是按思路A来做吧!”

  “好。”

  还有一些人,前期没意见,作业完成后突然开始评头论足。

  “大家看一下我们的最终报告。”

  “唉,我觉得总是缺了点什么东西。。。。。。。怎么说呢。。。。。。整体的思路也不是很完善吧?”(叹惋状)

  “缺了什么?”

  “唉,算了。。。。。。就这样吧。。。。。。也行吧。”(继续叹惋状)

  “。。。。。。”

  每一个中国好队友,都在兼任背锅侠。

  组长是团队中运气最差的人

  小组成立后,第一件事自然是拉个微信群,选组长。在大学里,“组长”一职就像定时炸弹,大家往往有多远,离多远。

  组长是怎样尴尬的存在?

  首先,在群上组织组员讨论作业。无论自己平时多么潜水,这时也要表现出活跃积极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带动大家,为什么要带动大家?因为你是组长。

  其次,如果遇到都是拖延癌晚期的组员,更是雪上加霜。临近作业截止日期,在群上喊人出来讨论,半天没人理你。即便你内心已经火急火燎,他们依然秉持着“不到最后一刻不动手”的信念。

  直到截止日期的前一晚,他们才淡定开始,狂乱填充,潦草结束,然后最后一刻发给你一份“豆腐渣作业”令你两眼一黑。

  时间已经来不及让他们再按照你的意见修改,作为组长,你只能一个人默默地把作业搞好,叫他们某个人去打印上交。

  大二的一次小组作业,作为组长的我让组里的一个女生根据其他组员的报告制作一份PPT,然而她交上来的东西简直跟车祸现场没两样,惨不忍睹。

  PPT的字号大小不一,颜色刺眼乱七八糟,文字堆积在一起,还漏了我们已经整理好最重要的点。

  我向她指出,“你漏了几个重点,还有PPT需要再重新排版一下,字体字号要统一。”她毫不羞愧地回答:“这些细节,你是组长,替我补上去不就行了吗?”

  接着,我一个人熬夜到三四点重新做了200页的PPT。美其名曰小组作业,实际却是变相的个人作业。

  你在熬最晚的夜,他们在划最浪的水。

  为什么合作成了一件1+1<1的事

  谈起为何小组作业不积极,“划水党”们总是有无数个理由说服你。

  一心一意的“考研党”,屏蔽了各种联系方式;嚷嚷了三年的“伪出国党”,假装去了校外机构;看不清人生的“迷惘者”,突然任性去逛街。

  他们总能恰巧弱弱地安装错了软件,顶着无辜的眼神问你,或者是在小组讨论中一句接一句夸赞你好有想法。总而言之,对于划水,他们有无数个依赖着你的理由,你不服也得服。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哪个队友会用什么理由等着你。

  大一的学妹阿兰就吐槽说前两天,选修课老师布置一个小组作业,组长布置好了每个人的任务。她是查找资料的,两个人写论文,组长负责整合课题报告和演讲。阿兰早早就把资料查好整理成文档发送到小组群里。

  然而,距离交作业的截止日期还有一天时,组长突然发来消息说,两个负责论文的人让她重新写资料,她们要的点阿兰必须都写进去,罗列出来,后面还要写上详述。

  她们给出的正当理由是:自己要参加某竞赛,时间紧,这样能提高写论文的效率。

  阿兰越想越气,这不就是让她一个人写论文了吗?

  为了不耽误交作业的进度,阿兰一边觉得憋屈,一边又只得按照她们的要求完成了大部分论文的写作。

  团队是个无名氏,因此也不必承担责任。这样一来,总是约束着个人的责任感便彻底消失了。

  拒绝巨婴

  每次组队时,“划水党”们表现得好学又认真,一旦有了大神,划水就加了80%的马力。面对“一心向学”的他们,你也只能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

  他们不是不能做,只是不想做,团队对于他们来说,是有难同当的载体,是成果共享的锦鲤。

  如果继续全盘接受他们的理由,唯一的下场就是累死自己。

  大学班上有个男生是出了名的划水党。有一次,专业课老师要求按小组划分完成一次作业,他刚好加入了我们小组。

  布置作业的当天大家一起开会讨论确定好了所有事项,并且给每个人都划分了任务。东西不多,时间不紧,只要每个人都按要求来,还是不难做好的。

  可就在提交初稿的前一个晚上,这个男生突然在群里说自己的任务做不完了,让大家帮忙一起做。

  他给出的解释是“这几天连续唱K几个晚上,白天上课,都没时间,我才做了一点点,真是来不及了”。

  因为第二天早上就得交,有人就表示同意帮忙了,一个接一个。我开始假装没看见,后来直接在群里告诉他,“不是谁生来就那么有时间,大家也有很多事情要忙。”

  虽然说完这句话后,群里都安静了,但我只觉得爽爆了,不是因为反击了他,而是因为我终于掌握了大学组队的第一项必要技能:拒绝巨婴。

  我的第一稿也是熬夜完成的,那天晚上跟朋友出去玩儿,赶在熄灯前回到寝室之后没有马上睡,而是裹着毛毯敷好面膜坐在那里做材料,一直到我的室友早上六点多醒来问我怎么起这么早。

  他只要有那份心,就从求助大家那一刻开始工作,一定是能够在截稿之前独立完成的。

  独自完成200页的PPT以后,我清楚地知道:这种情况下,我再也不愿意去扮演一个老好人的角色。

  小组作业是一群人朝一个方向努力,不需要孤胆英雄,更不需要一路躺赢的猪队友。

  关于划水党,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精彩图片
  • 多彩建筑传递街道表情

  • 晒晒小动物的百变时尚发型

更多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