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许善达:税制改革应以提高竞争力为优先目标

新浪教育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本文选自“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微信公众号

在全球竞争中,税制是一国竞争力的重要方面,美国的减税新政将给中国带来挑战,中国的减税力度要更大,减税进度要加快。

--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 许善达

许善达是在日前于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举行的“全球税改竞争和中国供给侧改革暨《许善达说供给侧改革》新书读书会”上作此表示的。

他认为,美国最终减税决议肯定较原计划有差别,但减税的结果不会变。这对正计划和落实降低宏观税负的中国来说,挑战更加严峻,中国减税力度要更大,减税进度要提前:“中国需要以各税种对企业、个人竞争力影响进行评估,对不利于竞争力提高的税种要优先调整,降低负面影响。”

1。特朗普税改方案将给中国税改带来压力

4月26日,美国正式公布了自1986年来力度最大的减税计划,虽然内容仅有一张A4纸,但还是让不少人士感到震惊。具体来看,根据这份计划美国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从35%降至15%,对于美国公司在海外利润提取回美国进行一次性征税,个人所得税级数由七级降至三级,税率由高到低分别是35%、25%、10%,向有孩子和家属照顾支出的家庭提供税务减免,废除遗产税等。

这一减税计划真正落地还需要获得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外界对于这一计划能在多大程度上落地持怀疑态度,同时对于该计划能在多大程度上提振美国经济也看法不一。对此,许善达表示:“我认为这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最后形成的决议和最初的方案比起来,我相信会有一些差别,但是减税的结果一定会出现。”

2。税制改革要以提升竞争力为优先

许善达认为,在全球化竞争形势下,税制本身就是竞争力,税制设计中必须要考虑对企业和个人竞争力的影响,税制竞争力因素重要性甚至超过税收调节收入差距因素。

“如果税制不利于提高企业、个人竞争力,最终经济萎缩,企业、个人收入下滑,税源会丧失,也就无从调节收入差距。而调节收入差距并非是税制主要功能,提高低收入者生活质量完全可以从财政支出上解决,包括加大对低收入者社保力度。因此,在税制设计上应该把提高企业、个人在全球竞争力作为优先考虑目标。”许善达表示。

他认为,为提高企业个人竞争力,当前中国税费体系还有不少调整空间。比如现在社会保障费率达到40%左右,如果加快划拨部分国有资产来充实社会保障基金,那可以大幅降低社保费率,这将给企业减轻很大的负担。

许善达还建议,加大对企业研发投入的税前抵扣力度,从而减轻企业负担,降低工薪个税45%最高边际税率,减少企业引进高端人才成本。

3。供给侧改革框架下的财税制度改革

许善达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部分问题与财税体制密切相关,而相应政策的调整也应被视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部分。

他以房地产市场为例:“2016年初我们提出来,中国房价上涨的原因跟财税制度有很大关系——上级政府集中的财力比较多,所以居民收入增加以后,都会努力把自己的居住向上迁移、向大城市迁移。而在财政公共服务均等化没有实现之前,这个趋势是不会逆转的。”

许善达表示,2015年底中央提出房地产要去库存,但是到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提出,一二线城市不存在房地产去库存的问题,而是要增加土地供给,这说明决策层对于财税制度和房地产行业的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而对于新常态下财税战略应该如何调整?许善达认为应该从3个方面来考虑。

首先是关于如何衡量宏观税负水平。尽管各界对于目前中国宏观税负水平高低仍有争论,但许善达认为宏观税负有望降低已是趋势所在。他表示说,自十八大以后的国内若干次重要会议上,对宏观税负水平的态度都是“稳定宏观税负”,这反应了当时关于“稳定宏观税负”和“降低宏观税负”的两种战略主张存在争论,直到2016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正式明确将稳定宏观税负调整为降低宏观税负,这意味着决策层对于该争论有了明确的判断,“降低宏观税赋”已成为新常态下财税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降低宏观税负水平是关系政府收入总量的问题,同时需要关注的是财政收支的结构调整,尤其是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将面临调整,这也是许善达提出的未来税制调整中值得关注的第二方面。许善达表示,当前对于落实“降低宏观税负”战略最重要的举措之一就是“营改增”,但于此同时,这项改革对于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带来了较大的挑战,如何解决地方主体税种的问题又成了新的当务之急。

许善达进一步解释说:“目前来看,多数人还是认为应该把现在的消费税划到零售环节,归地方。一方面地方政府有能力管理这些环节,另一方面这些税收从产业链退出之后,地方政府的决定并不影响地区之间的产业链。所以这是比较合理的一个设计。”

而第三项值得关注的内容,许善达认为是中央应上收地方政府的支出责任。“最主要的上收的应该是社会保障。”他强调说:“社会保障应该由中央政府负责,我们原定由分省统筹的原因是因为那个时候中央太穷了,没有钱。中央虽然已经上收了一些,但基本格局还没有改,接下来最优先的应该是社会保障。”

在上收社保支出的同时,许善达还认为应该降低社保费率,并通过国有资本补充:“如果这三个调整都能够完成的话,我觉得新的财税体制可以持续相当的一段时间。”

高考专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