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8个EMBA新生故事让你读懂人生定位(上)

新浪教育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本文转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微信公众号

已逝战略大师杰克·特劳特先生为世人所熟知的,是其创立的‘定位’理论。他出版过10余部著作,影响遍布全球。在1990年,他写下一本《人生定位》,其中提及:变化才是人生取得极大成功的必要条件。

他在书中如此娓娓道来:‘接受那些无法改变或者难以改变的事物。然后,开始改变一件完全在你掌握之中的东西,那就是你自己。’

我们在中欧EMBA2017级春季班的新生群体中寻获了8个故事,向特劳特先生致敬,也都包含他所鼓励的人生态度——‘机会来了就要奋不顾身地抓住它’。

先分享其中的4个故事,是的,还有下篇。

黄国宏

贵阳朗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4月26日,黄国宏在朋友圈转发一篇文章《曾差点威胁到QQ的新浪UC,没了》,转发语是‘祭奠一下’。

新浪UC的前身——朗玛UC,是黄国宏所在贵阳朗玛公司最早研发运营的,‘2004年,QQ的日活有500万,朗玛大概40万,虽然有差距,但已经是第二了’。

1993年,黄国宏大学毕业到河南建行工作,建行5年是其迷茫的5年,他喜欢计算机,但银行系统只关注金融。转机在1998年,大学同学王伟到郑州出差,在黄家借宿两天,俩人深聊了两夜,王伟描画了创业蓝图,打动黄国宏的是‘咱们好好干,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争取35岁之前退休’。

两周后,黄国宏辞职去贵阳,与王伟等人创办朗玛,用6年时间做出一款即时通讯产品——朗玛UC。

2004年,伴随腾讯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即时通讯市场热了,彼时的巨头新浪、搜狐、网易都有涉足,但全没做成功,反倒是朗玛做的不错,聊天界面的背景动态是他们首创,多方语音也由其创新。

新浪向朗玛抛来榄枝,作价3600万美元收购。黄国宏说,当时卖给新浪谈了条件,UC剥离出来卖,但朗玛不卖。为什么?因为联合创业五个人的梦想还没有实现。

朗玛的英文名是Longmaster,有长久掌控的意思,立意颇高。那年黄国宏恰好是35岁,退休的愿望可以实现了,但事情没完,他希望跟随朗玛的员工同样有不薄的收益。

他领着团队重新探索了‘电话对对碰’业务,用互联网的玩法,与运营商合作,引入免费、社区两个概念。这样干了8年,打造了国内最大的电话语音社区,到2012年3月,朗玛登陆创业板上市。

‘在贵州出一个知名IT企业是很珍贵的,代表了省里的一张名片。’黄国宏说,这种社会期待让他停不下来。同时,电话聊天业务也遭遇了市场天花板,朗玛就利用贵州发展大数据、大健康两大产业的契机,转型做互联网医疗。

转型的第一步是收购全球最大的健康垂直门户网站‘39健康网’,第二步是通过改制,拿下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互联网是医疗的放大器和连接器。’黄国宏说,‘但必须要有医疗实体承载你做互联网医疗。’

现时朗玛所做的‘39互联网医院’,是面向全国的疑难重症二次会诊平台。行业中,互联网医疗的商业模式都还在摸索,黄国宏的判断抑或执念是:中国的医疗资源太过于集中在北上广,而互联网是极好的把优势医疗资源向基层下沉的方式。‘如果需求存在,那找到商业模式便是早晚的事。’

黄国宏自认是互联网老兵,见证且参与了中国互联网20年来的整个发展历程,此刻来中欧读书,是感知自己在思维模式与决策能力方面仍可以追求不止。并且,他希望获得提升后,在朗玛系中再造出一两家上市企业。

彭毅

广州市贝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彭毅在25岁就做成了现象级网站‘爱枣报’,一个基于网络合作的新闻合写项目。最火的时候,订阅量近百万。

他被认为在对互联网的判断上有天赋,具体来说,是准确预测了几个节点。比如在2010年末,他预测未来2至3年是应用市场的爆发期,遂加入网易移动中心,做网易应用市场。确实在2011-2014年,应用市场出现了三年大爆发。

又比如在2011年,他预见移动互联网普及后,线下服务将迎来繁荣。他去到阿里巴巴做O2O的创新线,趟出一个方向,类似现在的‘微店’,成为后来‘淘点点’的原型。

2013年,投资人找彭毅投身幼教项目的创业,而他的孩子刚好准备读幼儿园,从用户角度出发,他判断项目很有机会,于是就有了贝聊。

贝聊的本质,是要解决家庭和幼儿园之间共同培养孩子的问题。项目先后拿到了网易、威创集团与清华启迪的投资,走到B轮,融资额过亿元。

最初的市场上,贝聊有超过300家竞争对手。彭毅的打法是专注于解决幼儿园与家庭之间的沟通难题,并在此基础上持续开发多元的家园配套产品与服务。现在,整个‘家园共育’市场里的玩家就只剩3家,贝聊的用户规模是第一。

创业以来,彭毅最大的挑战是忙于救火补漏,并且忍不住沉浸到具体做事的细节里去。投资人杨浩涌一直敲打他,作为CEO,应该把精力放在找人、找钱、定战略,要跳脱出来。这也是他报读中欧的初衷,希望学习站在更高的层面看待问题。

莫银燕

保山昌宁红茶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1990年大学毕业,莫银燕被分配往高校教书,教学之余,爱上了品茶和茶文化。莫的丈夫自小在茶园生活,对茶了解,加之所在云南省又是茶资源丰富的大省,地利人和,夫妻俩就创办了昆明稳隆茶叶公司。

头两年,他们不涉及茶的生产,只做茶叶深加工,再借助云南茶叶公司出口。此后欧盟提高了茶叶进口的标准,莫银燕意识到,再依赖他人供应茶原料,就很难保证出口茶的质量。2002年,她和丈夫把工厂建到了茶园中,‘茶园就变成我们的第一生产车间,工厂是第二生产车间。’

伴随企业壮大,在产出世界最优质红茶的澜沧江流域最上游,他们布局建设了11个标准化的茶叶初、精制厂,每间厂都建在茶园中间,成为茶资源的控制和覆盖点。

茶园的茶农很朴实,有丰富的‘做茶’经验,但他们的文化结构和视野又与现代企业的管理人员完全不同。‘两种文化就碰撞了。’莫银燕说,彼此磨合了逾20年,一直在教茶农怎么达到欧盟标准,怎么管控、用药,怎么防病虫害,怎么保持茶园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现在,由稳隆公司发展而成昌宁红集团,是中国最大的CTC红茶(编者注:红碎茶)生产商,也是云南省出口量最大的茶叶生产销售企业。

莫银燕原先以为,夫妻二人的性格都‘不算很积极进取’,便想做一个百年企业,能代代相传下去,不求大,但求品质精。但最近几年,她观察到中国的经济环境更鼓励‘不进则退’,那他们就无法独善其身,要高速发展,要谋求上市。

在与资本市场、与互联网对接的过程中,一系列新事物扑面而来,莫银燕发觉,自己的知识结构以及20年来在实践中摸爬滚打的经验,不够用了。于是她有了越来越强的学习欲望,比较了几所商学院,下决心来中欧学习。

马宇晖

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

马宇晖的人生,有过两次‘半途而废’。2000年第一次高考,他考取飞机设计专业,读了一年,认识到自己理论学得好,但动手能力不足,就及时纠错,重考上金融专业。

第二次是两年前,他报读一个MBA课程,念了两周也放弃了——课程的实际与他的期望脱节了。他懂得‘止损’。

大学毕业伊始,马宇晖就一直在宁波银行工作,起点是做柜面业务,而后轮转过交易、销售、资管岗位。2015年34周岁时,他成为年轻的总行副行长。他把这番风顺归结为‘运气好’、‘对行业热爱’以及‘专注度高’。他说自己踩对了银行业金融市场业务兴起的大势,包括2005年开始的汇率改革,2007、2008年拉开帷幕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整个趋势起来的时候,你乘势而为,就水到渠成了。’

他现在说得有些轻描淡写,其实起步维艰。比如早期推进理财业务时,有人认为那是对传统存款业务的侵害,颇有抵触。而2016年,马宇晖所分管的金融市场条线,管理的资产规模约5000亿元,税前利润60多亿元。

做员工与做初级管理时,马宇晖的行事风格是一以贯之,亲历亲为。但管理半径变大以后,他思考要改变固有的方式,这是他报读中欧的目的之一。另一方面,他认为金融只是中介,还是要扎根于实体,他期望从中欧教授以及来自各行各业的同学身上,获得启发。

高考专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