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留学教育与留学人才研讨会在京举行

新浪教育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隆重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改革开放40年中国留学教育与留学人才研讨会”于12月19日在北京举行。来自教育部、原国家外国专家局、欧美同学会、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基金会、中国留学人才发展基金会、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等单位的专家学者集聚一堂,共同探讨改革开放40年中国留学教育和留学人才的发展与成就,总结经验,展望未来。

与会者共同回顾了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和邓小平同志作出扩大派遣留学生的战略决策,推动形成了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领域最多、范围最广的留学潮和归国热。从1978年出国留学人数不足千人到2017年突破60万人;从单一的公派留学形式到公派、自费和短期培训进修等多种形式;从前往苏联东欧国家留学到前往世界各国留学。特别是目前自费出国留学已经占留学生的90%,留学归国人才已经占出国留学的50%以上,留学教育已经成为中国教育国际化的主要组成部分,成为中国对外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与会者充分赞颂了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支持留学教育,关心留学生,贯彻落实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发挥作用的方针,把做好留学人员工作作为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的重要任务,大力推进“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千方百计创造条件,使留学人员回到祖国有用武之地,留在国外有报国之门所取得的重大成绩。

与会者从不同的角度畅谈了留学归国人才对国家经济建设、科教事业、社会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特别是在引领和助推中国互联网、IT、通讯、环保、生物医疗、工业设计、金融科技等高科技和新兴产业的发展的重要作用。由海归开创的高科技创业潮,有力地推动了我国产业结构调整,极大地加快了我国第三产业、高端服务业等新兴产业中创新发展。

原国家外国专家局局长马俊如、中国驻新西兰原特命全权大使张利民、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原教育参赞陈华生、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原教育参赞李振平等老领导,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回顾了40年来中国留学教育、留学生管理、留学生归国政策的发展演变。中国国际交流基金会主任苏光明等介绍了国家吸引鼓励留学人才回国创业就业方面的政策成就,以及留学人才在科技创新、教育培训、文化交流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桑澎和自费出国留学服务机构代表金吉列留学董事长兼总裁朱燕民等分析了我国自费出国留学政策的发展变化以及巨大规模、影响。与会的留学生代表也结合自身经历畅谈了继承和发扬留学报国的光荣传统,做爱国主义的坚守者和传播者,促进中外文化交流的体会,感谢国家改革开放和鼓励支持出国留学的政策。

研讨会由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基金会支持,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主办,金吉列出国留学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协办。

在研讨会上,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桑澎在致辞中,回顾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桑澎认为有三大变化,第一大变化是政策的变化,在1990年之后,教育部出台了新政策,签发自费留学中介资格认定书。2017年国务院取消留学机构资格认定等多项审批,把市场还给市场本身。第二大变化是人数的变化,从1978年的2637人到如今突破60万大关,第三大变化是观念的变化,改革开放初期,人们渴望得到国际教育,而如今是一种开放的心态,这样也便于获得全方位的服务。

改革开放初期,留学生主要是公派留学生,1990年之后,开始出现了自费留学。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基金会主任、研究员苏光明表示,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 国家出台了“千人计划”,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学科、实验室以及中央企业和国有商业金融机构等,引进2000名左右人才来华创新创业。从国外引进人才到自主创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谈起今后的人才发展战略,苏光明建议要强化交流功能,提升服务功能,增加智库功能。

改革开放40年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规模出国留学是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前教育参赞李振平表示,1977年,公派去澳大利亚工作的有25人,而1978年出国的总人数才350多人。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政策下,国家加大了留学生的派遣。国家派出去的访问学者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回国后,有70%的人在科研单位做基础研究,将学到的新技术应用于国内的经济建设中。如今,公派的留学生有4万人左右。国家的软实力在不断地增加,影响力也在扩大,实力变得更强,希望留学人才能将国家的经济文化建设推向新高度。

留学生是改革开放的经历者、建设者和受益者。在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程方平眼中,留学是实现中国梦非常重要的方式。他认为,“我们应该让留学更理智。近代以来,我们向美国、欧洲等国家学习,其实除此之外,我们更应该关注其他的国家,拓展留学目标国,推进与各国家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的教育文化交流。留学生应该了解中国文化和发展特色和国外的文化,做好充足的准备,有助于留学生和留学教育的发展。”

原国家外专局司长、世界创新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胡新渝强调,1992年国家鼓励回国,来去自由。他表示,“现在来看,很多领导层都有留学的背景。我们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国家引进国外资源。后来就有在职人员的出国培训,同时也进行国外的智力引进和人才引进。”

中国老教授协会秘书长、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原校长杜林90年代初去英国留学,他认为“很多人都关注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其实这些都是从国外的引进来的,繁荣了国内文化的发展。”同时,杜林也指出,关键的技术还是要立足于自己。

金吉列出国留学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朱燕民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并表示“拿好接力棒,帮助留学生实现理性留学,服务好留学行业,为国家储备更多的国际人才。”同时,朱燕民针对未来留学服务行业的发展趋势提出六个观点“低龄化”、“理性化”、“多元化”、“持续增长”、“政策开放”、“回国发展成主流”。朱燕民认为,中国留学生的低龄化已经十分明显,选择院校和专业更加理性和多元化。随着各国留学政策的不断开放,中国留学生源将继续领跑世界,但中国在不断壮大,留学生回国发展将成主流。

原国家外国专家局局长、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博士生导师马俊如做了最后总结发言。马俊如重点提出,留学教育也要转变观念,也要不断丰富内容。在今天建设学习型社会情况下,留学教育应加大各种非学历的留学教育。

40年来,中国教育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人才培养和科技供给水平逐步提高,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力不断增强。今天的留学教育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要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深化教育改革开放,加快推进留学教育的发展,建设特色鲜明的教育体制,培养更多的留学人才,开创留学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