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不是网红没人打赏也不带货 高职一夜涌现无数“主播”

中国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漫画:温州职业技术学院2019级产品造型专业学生韩乐瑶制作

2月17日上午8点20分,江苏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徐秀维教授的《地下工程计量与造价》这门课准时在直播间开播,一番讲解后,“课堂回答问题开始,大家在云课堂上参与”。一声令下,两个班级的80多名学生踊跃在直播平台中提问回答。

当天,这所高职院校走进课堂“直播间”的共有400多名老师,共6400余名师生同时在线,完成授课100多次。

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众多高职院校陆续“线上开学”。没想到过,一夜之间涌现出来很多“主播”,当然这些“主播”不是网红,没人打赏,也不带货,而是作为一名高职老师,为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教、不停学”的号召,进行的网络教学直播。

做“主播”不易

线上教学第一天,徐秀维对自己的直播教学还算满意,“这和在教室里上课差不多,同学们认真听,我讲得也很投入。”

“为了上好第一堂课,备课用了两个星期,不仅要重新编排软件,还要熟练掌握在线课程的操作方法。”徐秀维教授讲道。在开课前,学院各课程的负责人与课程团队开展教学讨论,根据需要完善教学设计,重新规划线上线下课程教学内容和考核方案,并印发了云平台操作手册。

当然,直播交流过程中,平台上也有学生“哀嚎”:“老师,语速太快,跟不上啊,笔记来不及。”为此,徐秀维特意停顿了好几次,“我会根据学生的问题,录几段小视频,学生可以课后反复看。”

“今天第一天上网课,心情很激动。”2月17日,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机电工程学院教师姚千里在结束一天的网络教学后说,这种全新的授课方式让我体验了一把当网络“主播”的感觉。在建立的qq班级群中,大家的互动很积极,“我相信,在这个非常时期,通过老师的‘不停教’和学生的‘不停学’,能够较好完成疫情防控期间的教学工作。”

当天,湖南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全体师生的第一节课也如期展开,该学院党委书记钟建宁和校长周柏林在网上与全院师生见面,当起“主播”讲授“开学第一课”。与此同时,全院的266个排课教学班级线上教学同步进行,8516名师生通过线上进行授课和学习,标志着该校“推迟开学不停学”工作的全面展开。

此前,该学院制定出台《学院“推迟开学不停学”教学组织实施方案》,成立由院长担任组长,教学、督导和系部、学管等部门组成的工作领导小组,在各环节为网络教学做好准备,其间,学院先后召开“推迟开学不停学”工作布置视频会2次,研讨会5次,形成教学方案6个,专业方案20个,课程方案202个,覆盖全院所有班级、所有课程。

同时,学院也对“主播”们施加了很大压力,周柏林说:“‘推迟开学不停学’的目的是实现教学任务不减、教学质量不降。”

精心设计“线上学习”

“看着空荡荡的校园,我心里非常难过,却又涌动着一种力量,这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我们这个正在经历磨难和考验的国家。”2月17日,是江苏无锡科技职业学院线上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在疫情防控当下,校长孙兴洋当起“主播”,给全校师生在网络上精心设计上了“开学第一讲”。

“在这非常时期,你思索了些什么,又体悟到些什么?”孙兴洋告诫自己的学生:第一,责任担当是攻坚克难的精神支柱;第二,手中有艺是战胜困难的硬核武器;第三,健康身心是一切奋斗成功的基石。

最后他说:人生只有一次,我们虽然平凡,但务必要善良。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你的安危,我的思念,樱花绽放,迎你回归!

而对于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的两名夫妻档老师乐启清、熊银花来说,除了要克服当“主播”的困难,还要克服隔离的不方便。此前,两人因春节返程途经湖北,现在正处在隔离期。但两人觉得,人虽然隔离了,但课程绝对不能耽误,于是他们便将隔离的房间精心改造成了临时上课的教室。

该学院思政部的教师熊兰芝也因年前返回湖北老家过年,刚刚结束隔离在家中接受观察。为了更好地完成线上教学任务,熊兰芝用一面五星红旗和手写的“加油”“健康”口号,为自己的网络课堂布置了一个温馨的背景。

“作为一名湖北籍的教师,在这次疫情防控中,我有多于别人的切身感受,也深知自己承担着启发、引导和教育学生的重大责任。希望能用这样的课堂为武汉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熊兰芝说。

“学校考虑到学生线上学习需要花费流量,为此,学校给每个学生卡上充值38元流量费,截至2月19日,学校财务已经将钱打入到7408个学生卡里。”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邓志革可谓煞费苦心,他对记者表示,学校认为,这笔钱是教学成本,如果学生在校,照样要花。并且,学校针对在线学习表现好的学生正在制定奖励计划。

“在面对公共危机时,我们虽然不在一线,但是作为IT人、作为普通人,都可以尽自己的技术与力量去共同抗争。”2月17日,浙江温州职业技术学院信息系副主任黄河教授在“开学”第一课中与自己的学生这样说。他结合当前的疫情,以温州市2月16日刚刚上线的“健康码”为例,引导学生头脑风暴,共同分析这个应用背后用到哪些数据、这些数据是如何整合在一起的,引发学生学习兴趣,感悟信息技术对公共管理所起到的巨大作用。

同时,抗“疫”过程中涌现出来的人物和事迹也成为网络课堂中的鲜活素材。温州职业技术学院建工系青年教师彭雯霏在讲述《通用构造》课程中讲到“建筑构成要素中的使用功能”这一知识点时,引入武汉火神山疫情治疗专项医院建设案例,用讲故事的口吻讲述了这个“网红”医院从开始设计到建成完工,仅仅历时10天所展现出的“中国速度”。

线上教学局限如何弥补

“在线教学最大的益处就是保障了全体师生的平安,有利于疫情的防控。”长沙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罗瑞玲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但在线教学的局限在于实效性难以掌握,对学生掌握知识技能的情况不如面对面教学好,特别是学生虽然在线,但有没有在学习状态中,难以统计和管理;第二是到课率实际可能要低于面授。”

2月17日,长沙职业技术学院实现全校开设118门课程,5900余人在线,达到了应到人数的95%以上。

“其实,对于职业院校来说,更大的局限是在于实习实训的课程无法搬到网上。”罗瑞玲介绍,所以学院结合教学要求,在线上主要开设了以专业原理和基础知识为主的文化理论课、专业基础课和艺术课,体育保健知识、通过视频可以教学的室内体操和训练项目形式的体育课也在线开展。“专业实训课,需要在专门的实训室实际操作的课程,尤其是需要在专门的机械设备上实训的课程则安排延后。”罗瑞玲说。

“另外,部分偏远地区没有网络,大型的课程教学平台网络容量难以承载如此大规模线上教学等多种原因,目前教师需要辅助其他平台如QQ群共享屏幕、腾讯课堂教学等进行教学。”罗瑞玲说。

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副院长郭富春也表示,在线上教学的情况下,学生的学习动态很难把握,存在精力分散的情况,这需要合理的监控;再者,线上教学对于资源的整合及平台的要求较高。“对于师生间、同学间的互动,需要依靠学习资源的建设,进行系统化、结构化设计,一般学生的注意力集中时间是10到15分钟左右,这就需要把线上教学颗粒化,然后以点带面连成整个知识点的教学,这就比较灵活”。

对于如何弥补线下实习实训问题,郭富春主张先进行线上的答疑指导,线上解决不了的,有共性的问题,在回到学校后另外增加时间解决。“对于缺少学习条件的,学校也在统计,通过奖勤补贷系统尽量创造条件减轻学生负担,不能让学生因为有负担而无法学习”。

“如果真的发现学生这段时间没有系统去学习,回校后应对学生开展个性化的教学,需要老师利用周末和晚间给学生‘开小灶’。因为这样的学生毕竟不是多数,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掉,相当于查漏补缺。”郭富春说。

责任编辑:杨笑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