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哈佛大学人类学三位教授被指性侵犯 系主任发长文回应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据《The Harvard Crimson》报道,此次被指控的三名教授分别是:前系主任西奥多·C·贝斯特(Theodore C.Bestor),今年68岁,主要研究方向为现代日本,其作品《邻里东京》有中文版出版;约翰·科马罗夫(John L.Comaroff)今年78岁,主要研究后殖民时期的非洲;以及加里·乌顿(Gary Urton),今年73岁,主要对前哥伦布时期进行研究。

早在2018年,贝斯特就被查出曾在2017年一个在UCLA举办的学术会议中对一名女教授有过不正当性行为,此后哈佛的文理学院处罚了贝斯特,但让他在全部的调查完成前先返回工作岗位继续工作。而许多哈佛的工作人员和学生也指认,从2013年开始,贝斯特就已经卷入过多起性骚扰指控。

2016年3月,乌顿以前的一位学生就举报过乌顿曾经在帮助她写推荐信时强迫她与其发生性关系。针对科马罗夫的指控就发生在今年五月。三名目前在读的女生告诉哈佛校报,她们正在与学校积极沟通有关科马罗夫的性侵指控。而根据哈佛校报掌握的资料,去年12月时,哈佛人类学系就已经停用了科马罗夫的办公室并中止了他即将教授的课程。

面对这些指控,三名教授分别做出了回应。其中,科马罗夫否认了全部针对自己的指控,并声称自己没有被人类学系除名,也没有被中止使用办公室。在5月26号的一个邮件声明中,科马罗夫表示:“我不曾对任何哈佛的学生有过不正当行为,我对我遭遇的如此多的指控感到十分困惑。”而在5月19日接受哈佛校报采访时,乌顿则完全承认对自己的所有指控。贝斯特在一则发布于个5月21日的声明中声称,他对2017年发生在UCLA学术会议上的事件负全责,原因是当时他受困于严重的“酒精问题”,但是他否认了学生对他其余的指控。

在2019年QS世界大学排名中,哈佛大学人类学系高居全球第三位,其学术水平获得广泛认可。然而,在该系学生看来,这些人类学者虽然对人类文化有着精深的研究,却往往忽略了他们自己身处的文化可能是一个对女性极不公平的文化。根据2019年哈佛内部发布的一份报告,从1990年开始至今,该校考古学系的女生相比于男生要花更久的时间去拿到她们的博士学位,同时也更高概率地延期毕业。而根据哈佛今年开展的一个调查,在哈佛文理学院的社会科学分支专业中,获得终身教职的教师只有32%是女性。而学术圈内部联系紧密的特点使得这种权力的不平等得以巩固。1986年,就有一些人类学家通过研究发现,美国最顶尖的一些人类学项目的运作依赖于一个由具有终身教职的知名学者们主导的“声望等级”。许多人类学系的学生表示,掌握权力的著名学者可以为年轻学者“打开一扇门”,也能为他们永久地“关上这扇门”。

针对这三位教授的指控仅仅只是美国高校中长期广泛存在的性侵问题的冰山一角。正如哈佛人类学系现任系主任阿贾塔·苏布拉曼尼亚(Ajantha Subramanian)和今年临时担任系主任的傅罗文(Rowan Flad)

所说,这三起针对本系员工的指控“暴露了许多需要给予重点关注的已经存在很久、根深蒂固的问题”。早在1983年10月,哈佛就曾发布过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显示该校有34%的本科女生、41%的女研究生和49%未获终身教职的女教师在学校遭到过某种形式的性骚扰。然而,极少有人向学校报告过自己的遭遇。

如前所述,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即是由于权力的不对等和学术圈的特点,受害者往往担心被报复。澎湃新闻2018年的一篇报道中就曾提及,2017年12月时,人类学家凯伦·科尔斯基(Karen Kelsky)就曾在个人网站上征集学界性骚扰或性侵的匿名事例。美国新闻网站Quartz当时报道此项目时指出,其中有300多起事件发生在常春藤联盟名校或其他精英学校,许多讲述者都表示害怕举报这些事件会遭到报复。这篇报道还采访了在处理校园性暴力事件上有20年经验的巴里大学法学助理教授甘念齐(Nancy Chi Cantalupo)。甘念齐认为许多保护学生的法律在学校里并未得到很好的贯彻实施是另一个导致性侵问题长期在高校存在的原因,高校需要建立更多有效率的制度去帮助被侵犯的师生合理维护自身的权益并表达自身的诉求。

在这三项针对人类学系教授的指控发出后,苏布拉曼尼亚和傅罗文发布了一个长达3400词的声明,其中就提到该系近年来正在开展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旨在提升教职招聘时的多元化,同时保证人类学系内部更高概率的教职晋升,并“建立良性的机制帮助学生们去表达他们的诉求和关切,为学术和社会问题的参与和交流搭建新的论坛和公共空间。”与此同时,两人还决定建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成员将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全体员工、学者和校友。这个委员会致力于“分析现存不合理的系内权力结构,并消除那些孕育权力滥用的环境”。人类学系也将在下周举办一个午餐会,给予各年级的学生们一个机会去直接表达自身的诉求。

两人写道:“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活动的开展,强调(性侵)这些事情的严重性。我们重视所有这些指控,并致力于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办法创造一个良好的、彻底杜绝性骚扰的学院氛围。”

作者|刘亚光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