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清华年度预算突破300亿 名校经费“巨无霸”是好事吗

中国新闻周刊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高考结束,1071万考生才走完一半征途。志愿选择,也在考验学子实力如何。

7月9日,教育部网站发布消息,截至2020年6月30日,全国高等学校突破3000所,共计3005所,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740所。

上哪一所呢?考量一所高校,指标多样,排名最直接。排名又有多种,教育经费不会骗人。

截至7月3日,76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已在其信息公开官网中公布了2020年部门预算。清华大学的年度预算突破300亿元,俨然“巨无霸”。

不过,这背后是普通高校财政捉襟见肘,甚至学前、义务、高等教育等雨露难均沾。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檀传宝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名校经费巨无霸的问题肯定不好,但解决起来绝非易事。

“巨无霸”

清华高达310.72亿的预算经费,遥遥领先其他高校,比位居第二的浙大多出约100亿。

浙大突破200亿,共有216.20亿。北大位列第三,有191.08亿。另外,中大、上海交大、复旦等7所高校超过百亿元。总体来看,今年过百亿的航母级高校共有10所,相较去年多出2所。

不少人肯定会说,比预算,还得看生均。清华生均部门预算超过60万元,仍然居各高校之首。

如果说高校排名是表面的“虚”,经费则是里子的“实”。一流的大学,拥有一流的经费,这一规律在世界名校范围内同样适用。

比较清华大学2018年度部门决算数据和哈佛大学2018-2019年度财务报告发现,位居我国榜首的清华,办学经费只有哈佛的一半左右。

年年看涨的经费,也让我国高校在近几年的世界大学排行榜中越发亮眼,世界四大高校排行榜中的QS、THE,清北等中国高校屡屡刷屏。

6月10日,QS2021年世界大学排名发布,清华升至世界第15名。在2019年9月公布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清华和北大分别位居第23和第24名,首度包揽亚洲地区排名前两位。

檀传宝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中国头部名校在世界排名上的突飞猛进,日益充足的经费当然发挥了基础性的重要作用。不过,与之相配套的现代高等教育制度建设,尚存在明显的短板。

檀传宝认为,倘若学术自由等现代大学的软件建设跟不上,我们就只能在学术GDP如论文数量上有所上升,而在高等教育的质量提升如原创性成果产生、涌现方面,就难有同样的进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经费肯定是大学发展的一个基础条件,但是经费不等于大学的质量、品质与地位。典型如中东产石油国家的大学,经费花得很多,但是在整个世界大学的位置排不上去。

储朝晖认为,诺贝尔奖获得者,当今人类社会中突出、获得公众认可、在广泛使用的创意创新,科学与人文方面的前沿领域,这三方面清华还缺少实在的证据来证明它在世界大学中的位置。

失均衡

清华年度预算破300亿门槛,但76所教育部直属高校中的倒数19所,总和才刚与清华持平。

2020年教育部直属高校部门预算总费用约4500亿,正数17所高校的总和,占比超过一半,剩余的近60所高校,瓜分剩下的另一半。

即使是教育部直属高校,经费也不均衡。这一不均衡,在部属和地方高校之间更为凸显。

截至2019年6月,在2688所普通高等学校中,118所高校为中央部委所属院校,占比还不到5%。其余超过95%的大学均为地方高校,承担着培养全国超过94%本科生的重任。

不过,除粤、苏、浙等东部地区的一些省属高校勉强小康外,绝大多数地方高校年度经费不超过20亿元,更有相当部分地方高校只有几亿元。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大学校长宋纯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办学经费不足一直是制约地方高校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为了支持没有教育部直属高校的14个省,部省合建高校成立。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改革发展资金达114.6亿元,其中一部分专门拨给部省合建高校,但这么一大笔钱还不及一个清华。

在教育经费中,高等教育仅次于义务教育,其中少数的中央部署高校又占较大比例,这是否相对挤占了其他层次教育如学前教育的空间?

2019年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为13464亿元,是学前教育4099亿元的三倍多。学生教育的一头一尾,究竟哪端该多投入,一直都有争论。

根据专家测算,学前教育经费占整个教育经费的10%更为合理。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2019年学前教育经费投入才约占总经费的8%。

而随着《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发布,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要达到80%。民办园转普惠园,经费保障是难题,公共财政已经很难有能力把学前教育全部包下来。

搞平均?

名校经费巨无霸问题带来不均衡,但解决不均衡现状不意味着要搞平均主义。

檀传宝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发展中国家在发展自己的高等教育时,若一开始就搞平均主义,其结果是谁都发展不好。

檀传宝认为,名校与普通高校的平衡、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的经费投入结构的改善等,主要应通过国家教育投入总量的增加去逐步解决。

2018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4.11%,这是自2012年首次超过4%以来连续七年保持在4%以上。不过,我国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在世界上仍属于中等偏下水平,改善空间巨大。

高等教育是一个“费钱”的事业。与哈佛等世界名校相比,我国高等教育办学经费离“世界一流”水平尚有较大差距。同时,办学经费结构也相对单一,限制着名校的进一步拓展。

哈佛雄厚的资金财力得益于多元化的资金筹措渠道,2018-2019年财报显示,来自于社会各界的捐赠,为哈佛的办学资源贡献了40%以上的经费支持,是所有经费收入来源中最大的一项。

据云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罗志敏教授研究,2015-2016财年,美国高校获得校友捐赠合约750亿人民币,而中国高校过去36年累积收到的社会各类捐赠总额不过676亿元。

储朝晖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清华大学作为公立大学,经费来源多元化的可能性很小。用一个模型来看,像清华这样的高校边界是单一的,它没必要去跟市场、企业、校友、家长搞好关系,这些不决定它的生存,最多只是锦上添花。

檀传宝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哈佛等国外名校多是私立大学,不仅经费比清华多很多,来源也相对多元化。中国高校公立学校占比较大,目前仍然依赖政府投入可以理解。

但是,在建设世界一流高校进程中,经费渠道多元化、在经费来源上逐渐减少对于行政拨款的过度依赖,肯定是改革的方向之一。

储朝晖认为,巨无霸经费能让中国大学走向世界前沿要打个问号。就拿985来讲,如今时间节点已过,说明经费的使用效率,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高。从这个角度来说,至少要在现有的经费投入机制上,首先去提高经费的使用效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