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7到14岁成为心理疾病的高危人群 娃娃们怎么了?

上观

关注

去年夏天,常州五年级女孩缪可馨坠楼身亡,一个考过语文第一,作文有自己观点,全家人的开心果以这样的方式走了,让人伤痛可惜,可痛定思痛,问题究竟在哪?可能是因为我们对青少年心理的关注度还不够。

台盟上海市委提出建议,要加快构建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社会支持体系。2018年,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17岁以下的儿童青少年当中,约3000万人受到了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当前,儿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必须采取综合措施予以干预。

研究结果显示,上海市2013-2017年青少年心理健康疾病的累积就诊人次逐年递增趋势明显,且呈现低龄化趋势,启蒙期(7-10岁)及逆反期(11-14岁)已经是心理疾病的高危人群。受今年疫情影响,青少年心理问题进一步显现,引起学校、家庭和社会的广泛关注。

提案中指出,目前本市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能力和供给水平无法满足需求,社会支持体系还不完善。家庭、学校、社区是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接触最多的三个环境,为了有效促进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构建“家-校-社区”三位一体的社会支持体系很有必要。

家庭是开展心理健康教育的基础,然而,家庭对青少年的心理问题又缺乏科学认识。调查数据显示,存在心理方面问题的孩子中,得到合理诊疗的比例不到20%,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很多家长在孩子情绪障碍的早期并没有意识或发现。提案建议,可以成立家庭教育指导委员会,定期向家长开展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专业辅导。市教委和可以与媒体合作,制作面向家长的课程,提升家长对不同学段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重视,并积极宣传各类咨询渠道。

从学校角度来说,普遍存在心理健康教育师资不足,专业水平不高,以及缺乏心理健康教育的相关标准和配套评估的难题。另外,学校的生命教育也有所欠缺,生存教育、感恩教育、挫折教育以及死亡意识教育等没有完全铺设。

提案中建议,学校应该把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培训列入师资培训计划中,定期开展学生和教师的心理健康状况普查,建立心理危机干预机制,并向学生普及心理健康知识,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生命观、积极的人生观。”

另外,目前社区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功能欠缺,不仅对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提供全面关怀不够,对青少年父母的职责监督能力也不足。提案认为,各级政府、街镇等应该把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纳为社区服务的必选内容,设立专项基金购买第三方服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应该建立青少年心理健康定期筛查机制。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