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留学

美国最新移民政策:挑有钱的来 赶没钱的走?

最近,五角大楼宣布开除了两名中国籍士兵。这俩人眼看着自己的三年服役期马上结束即可获得绿卡了,突被解雇,军籍没了,美国绿卡当然也泡汤了。

绿卡是什么?为什么有的人会为它以命相搏?

01 “绿卡周期律”

绿卡,即外国人长期居留证。“绿卡”一词,源于美国——美国最早的永久居留许可证,就是绿色的。如今,美国绿卡已更新了20个版本,但“绿卡”一名被保留了下来,并盛行于世。

持有绿卡,通常意味着持卡人拥有签发国的永久居留权,可在一定时间内免去入境签证的舟车劳顿,但并不等于拥有签发国的国籍。

另外,个别国家比较特殊,如德国,其绿卡不提供永久居留权,只提供居留期2—5年的签证,并且在此期间不能申请转长期签。

绿卡的含金量,当然与所签发的国家直接相关。那些“老破小”“老少边穷”的国家,哪怕开出再优厚的条件,也没多少人肯拿它们的绿卡的。

对于申请者而言,相比对象国的经济增速,发达程度是更重要的指标。比如德国去年的GDP增速为1.5%,今年内部预测为0.8%,但这丝毫没有阻挡移民大军对德国的热情。

8月12日,美国国土安全部颁布新法令(今年10月中旬正式生效),进一步收紧了对合法移民的条件审查,甚至把一些需要社会福利的合格申请者也拒之门外了。

《华尔街日报》称,这是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中波及面最广的法令之一。批评家们在第一时间纷纷指责,称这是在惩罚贫穷的移民者,而且会在移民社区造成广泛的困惑。

事实上,在对待移民方面,美国政府惯常采取实用主义。比如,早在特朗普之前,申请移民赴美就有10年内不能使用社会福利的明文规定,只是当时的政府没有落实、执行而已。甚至,在美国经济繁荣的20世纪90年代后期,纽约市都不怎么抓非法移民了。

这一点,倒是很像中国的李唐一朝:在经济好、国力强盛时,就对外国移民表现得相当宽容,经商通婚、传经布道甚至做官都没问题;经济不好、国力衰退时,就大搞“有罪推定”,智子疑邻,对外国人严加盘查、限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美国已出现了不少衰退征兆。

按照“绿卡周期律”,特朗普政府出台的新移民政策,将那些在任何36个月时间内,领取不止一项公共福利超过12个月的非公民外国人,标注为“公共负担”。

受影响的人群,不但拿不到绿卡,甚至可能被司法部或州政府遣返、驱逐、禁止再次入境。

02 挑有钱的来,赶没钱的走?

美国的最新移民法令,主要影响的是来自墨西哥、中美洲、非洲和亚洲的移民申请者;而来自欧洲、加拿大、大洋洲的申请者受到的影响较小。

美媒POLITICO算了笔账,在特朗普政府的三年里,仅以“公共负担”为由对移民的拒签率,就足足增长了12倍;集中在墨西哥移民申请上的变化就更惊人了——拒签率从2016财年的1%飙升至2019财年的44%。

太阳底下无新事。

在“公共负担”这个新名词、新理由没有诞生时,美国也通过其他的马甲拒掉了相当部分的签证申请。

主要的不同在于,之前的几届政府任内虽然也出现过不低的拒签率,但通常二签、三签总能通过。但本届政府如此认真、勤勉地工作,确确实实做到了“真抓实干”,“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

美国国土安全部“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那么他们的收成如何呢?新法令收到了26.6万个评价,“大部分评价者都表示反对”。

来自美国16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的检察官们在7月31日告诉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他们相信管理层在去年秋天提出公共负担法令时,“对真正的成本绝对估算错误”;各州将会通过诉讼阻止法令实施。

检察官们表示,切断数以百万计的外国出生居民获得医疗、食物、金钱补贴的可能性,将伤害本州经济,包括降低各州的经济产出、工资和就业等等。

“这项法令涉及面太广、非常复杂、令人迷惑。很多有移民成员的家庭,可能因为搞不懂而不敢接受合理的公共福利。”

来自无党派智库“移民政策中心”的高级研究员马克·格林伯格说,一些家庭可能因为担心不能获得绿卡,而选择远离极其重要的福利——比如教育福利等,而这些影响的可能是家庭中有美国公民身份的孩子。

由此,我不禁想起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所提出的“四大自由”——言论和表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可如今,美国人或想成为美国人的人,得到了什么呢?

当然,该法令的“利”就是,也有相当一部分的支持者相信,这是在保护美国纳税人的贡献不被“公共负担”型移民榨干;确保新移民都是能够自给自足的人群;长期实施的话,将优化美国的人口结构。

03 对中国的启示

中国自2004年起,给在国内符合申请资格的外籍人士签发永久居留权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证”,俗称“中国绿卡”。

△2018年10月29日,北京,比利时老人展示自己中国绿卡的纪念牌

我们都这么多人了,为什么还需要绿卡呢?人口众多不等于人才济济。

从2008年至今,我国以“千人计划”为龙头,整体快速推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光在中央层面,就引进了2700余名海外高层次人才。

然而,中国绿卡门槛过高、程序过杂、适用范围太小、相关待遇不明确等问题也日益突出,2012年有关部门就已经调整过一次政策。

中国绿卡门槛的降低,恰恰符合“绿卡周期律”:综合国力的增强,催生了庞大的需求市场;庞大的需求市场,又增大了对人才的渴求。

眼下,中国经济至少有三方面的优势是西方国家所没有的:未来10年,我们还可以学习西方国家的先进经验;中国人口的中位数年龄比较年轻,人口红利还可用10年以上;中国还有“工程师红利”,2018年中国高校理工科新毕业400多万人,而美国理工科仅新毕业44万人,其中52%还是国际学生。

此外,中国2010年制造业总产值和发电量双双超过美国,2016年该指标超过美日之和,2018年超过美国、日本与德国之和。有这么大规模的制造业,而且体系特别完整,自然求贤若渴、需才若饥了。

有了源源不断的国内外人才助力,中国的核心竞争力将如黑格尔所言:“由于精神力量的高度发展,而提高其力量于现实中、于政治中;就权力和独立性而言,已与那些在外在手段上曾经胜过我国的国家,居于同等地位了。”

中国绿卡未来会不会被废除?不大可能。

姜鹏老师在《思想食堂大家通识课》中有句话,可以很好地说明其存在的意义:很多焦虑都是来自无法安排未来,如果未来是通过努力可预计的,人就会变得积极;如果未来在努力下还是不可预计,那整个社会、整个文化就会走向颓废,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因此,光是在2017年,中国就给约1800名外国人发放了永久居留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世界杂志(ID:ksj-worldview),作者:蔡运磊

高考专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