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商学院

特朗普改写全球投资格局 中美外资现冰火两重天

(原标题:特朗普税改改写全球投资格局,中美吸引外资现冰火两重天)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的一场声势浩大的税改,拖累了上半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以及美国自身。中国在该时段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吸引外资第一大国。

根据联合国贸发组织最新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下称《报告》),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在2018年上半年下降了41%,约为4700亿美元。其中,美国FDI流入也下降了73%,为460亿美元。究其原因,美国跨国公司在税制改革后将海外子公司留存收益大量汇回美国,是导致全球FDI下降的主因。

同一时间,中国成为了全球FDI最大吸收国,上半年利用外资约为700亿美元;排名第二的是英国,其外资流入从2017年的低水平增加到660亿美元;全球排名第三的是美国,其FDI流入量为460亿美元,下降了73%。

历史正在重演。中国在2014年首度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FDI流入国,流入量为1290亿(美元),当时美国位列第二,并于之后再次赶上。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司司长、报告总编詹晓宁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两次反超,都是在美国吸收外资大幅下降,同时中国吸收外资稳步增长情况下发生的,“从全球角度看,此轮国际直接投资的大幅下降,政策驱动因素远远大于经济周期性因素。”他说。

商务部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对外投资也依然强劲。2018年1~9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5个国家和地区的4597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820.2亿美元,同比增长5.1%。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对此回应说,尽管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外环境面临一些不确定因素,但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确实是长期向好的。我们对此有足够信心,“至于世界上一些其他国家在当前形势下,是不是同中方继续保持甚至扩大经贸、投资等领域的合作,我相信所有国家和企业都是从自身切实利益出发作出政策选择的,而且我相信这些选择是正确的。”

因美国对外投资和吸收外资的存量之和占全球FDI总存量的近50%,在去年末美国众参两院关键投票之时,该税改将对全球投资格局、全球化布局的硅谷公司的影响就曾引发舆论热议。

詹晓宁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美国约有1/4的海外投资集中在这些发展中国家,但这些投资相对较大的份额都是投资于生产性资产,因此流动性不强,不容易汇回。因此,回流美国的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少数国家和地区。从美国公司海外持有的流动资产分布看,40%可汇回的资金集中在部分发达国家和离岸金融中心。

《报告》显示,自2017年底美国实施企业所得税改革后,美国跨国企业将海外留存收益大量汇回美国,对全球尤其是欧洲FDI流入量产生了较大影响。2017年上半年,美国跨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为1490亿美元,其中利润再投资为1470亿美元。在2018年上半年,其利润再投资为负2170亿美元。

与2017年同期相比,2018年上半年美国对欧洲的投资减少了1360亿美元,表现为净撤资490亿美元。其中,美国对荷兰、爱尔兰和瑞士的投资分别减少630亿美元、330亿美元和310亿美元。在欧洲以外,美国对“西半球其他国家”(包括加勒比离岸金融中心)的投资减少了1630亿美元。在亚洲,美国对新加坡的投资减少了340亿美元。尽管美国跨国公司撤资,但其中一些经济体如荷兰和新加坡的FDI流入量仍有所增加。

美国跨国企业如此大规模地将海外存留的利润回汇,导致全球投资流入下降。由于汇回美国的海外留存收益中,有很大一部分发生在离岸金融中心并经由特殊目的实体(SPE)来实现,导致这些资本流动并不包括在贸发组织全球FDI数据之内,它们对全球FDI流动产生的影响,也并没有完全在数据上体现出来。

此外,这种影响也是不对称的。尽管海外留存收益的汇回主要发生在加勒比及特殊目的实体(SPE)东道国,但瑞士和爱尔兰FDI流入量下降幅度最大,这显示了间接管道在全球投资流动中发挥的作用。

全球FDI的下降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发达国家FDI流入量急剧下降69%,约为1350亿美元。其中,爱尔兰净流出801亿美元,瑞士净流出770亿美元,对全球FDI流动的影响十分显著。此外,发达国家的绿地投资也表现低迷,增幅低于5%。

中美吸引外资现“冰火两重天”

尽管美国的税收改革此前被一致认为可能会对外国跨国公司对美国的投资产生潜在的刺激效应,但经过半年时间的积累,流入美国的投资却大幅下降。

弗兰克(Frank Aquila)是美国纽约苏利文·克伦威尔律所(Sullivan & Cromwell)合伙人,从业35年间曾多次获得全球年度并购律师称号。今年3月前后,他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对跨境并购领域最重要的领先指标是商业信心,例如,并购增势和经济增长程度是相符合的。因特朗普税改等因素,大量成本低廉的资金(约3万亿美元)将涌入美国,市场资金充裕且利率持续保持历史低位(即便少许加息也是如此),因此,2018年仍将是一个并购大年。彼时,也有纽约投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由于美国经济上行,主要资产价格上升,通胀还控制在一定范围,因此,对于跨境资本吸引力很大。

但现实却与此相反。詹晓宁解释说,美国税改在吸收外资方面的实施细节尚未明确,上半年与主要贸易投资伙伴关系的重新谈判期间所带来的各双边关系的不确定性,及美国更严格的投资审查程序,都是导致美国FDI短期内流入下降的原因。从长远看,美国吸引跨国投资的总体区位优势仍然很强,将会有恢复性增长。

而下半年的趋势也并未好转。美国在不断收紧外资审查。今年8月,特朗普正式签署了作为《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一部分的《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作为一份关于外资收购美国公司新规定的法案,FIRRMA称美国政府将加强国家安全审查,并赋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更多的权力。

10月10日,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了执行FIRRMA法案的临时法规(Interim Regulations for FIRRMA Pilot Program,下称“临时法规”)。临时法规是具有强制力的行政法规,将于2018年11月10日生效,并将在大约15个月之后被永久性措施取代。

在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美国政策专家、前官员及跨境投资界人士看来,由于该临时法规比预想中更为严厉地“上紧发条”,所以让很多人感到吃惊。可以想象,跨境到美国对特定行业(或业务)的投资将会越来越麻烦。

中国商务部数据则显示,1~6月中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9591家,同比增长96.6%,实际使用外资4462.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折合美元683.2亿美元,同比增长4.1%。

在此期间,中国推进了一系列扩大开放的措施,并且力度还在加大。近期最引人瞩目的是,9月2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推动外商投资重大项目落地事项。不久之后,宝马、苹果、埃克森美孚等欧美公司的董事长或CEO都表达了将在中国持续投资的意愿。

联合国贸发组织官员梁国勇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从外资流入总量上看,服务业和高科技产业是关键增长点,如何保持并进一步促进这方面的外资增长是非常重要的。“汽车、电子、化工等,这些大行业能容纳大项目。”梁国勇说。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研究部主任、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外资领域需要结合2017年的国发5号文、国发39号文以及今年的国发19号文等一系列的鼓励利用外资的文件。他认为,将这些政策累积起来,中国今年四季度以及明年的利用外资形势比较乐观,应该能够稳住,甚至可能有一个较大的增幅。

全球FDI的统计,主要包括绿地投资(即新建投资)和跨境并购。虽然2018年上半年,全球跨境并购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为3710亿美元,但绿地投资总额仍处于历史低位。

不过,一个好消息是,面向未来,绿地投资的协议金额是未来实际投资的风向标,全球已宣布的绿地项目金额从2017年同期相对较低水平回升至4540亿美元,增长了42%。

詹晓宁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说,绿地投资的协议金额,只是已经宣布的,还未正式落地。

而在同期的多家机构报告中都显示,今年上半年的并购(不仅包括跨境,还包括境内并购)依然保持着强劲态势。在富而德律师事务所给第一财经记者发来的全球第一、第二季度的并购趋势报告中显示,当前并购活动呈现的牛势毫无趋缓迹象。科技、媒体和电信业仍属交易最活跃的领域。

高盛并购部联席负责人卡尔(Michael Carr)认为,整个2018年及此后,行业结构性变化推动战略性交易占领市场。技术断裂和人口迁移促使众公司作出决断:是吃掉别人,还是被人吃掉。在美国和欧洲等成熟市场,则是“交易催生交易”。卡尔解释说:“甲公司想收购一笔资产,而乙公司也想买下,败者可能只好变卖自身。”

高考专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