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商学院

新财富分析师年薪百万 现在招首席月薪仅9000?

每日经济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以往新财富分析师年薪百万 现在招个首席只给月薪9000?

10月18日,某知名财经大V在某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刘章明最近在其工作微信群中发消息表示:最近计划招聘一名友商的行业首席,月薪仅9000元,且“工作状态极好”。有网友对此调侃道:以往新财富分析师年薪动辄百万元,而如今行业首席月薪竟大幅降至9000元,这跌幅超过了大多数A股股票。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某知情人士了解,刘章明最近有在微信群中提及面试的事,不过此次招聘的也并非什么资深行业首席。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A股市场不断走低,占分析师收入大头的派点收入将很有可能面临缩水。而多位金融猎头也向记者表示,以往各券商对卖方分析师的招聘热和开出的高薪目前已明显降温。

首席月薪直降九成?

A股市场行业寒流接二连三,以往多金的卖方首席月薪将直降九成?

10月18日,某知名财经大V在某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主要负责现代消费服务产业研究)刘章明最近在其工作微信群中发消息表示:最近面试了一名友商的行业首席,月薪仅9000元,且“工作状态极好”。他还提醒团队成员:“各位要有竞争意识,现在是全市场竞争,末位淘汰。”有网友对此调侃道,以往新财富分析师年薪动辄百万元,而如今行业首席月薪竟大幅降至9000元,这跌幅超过了大多数A股股票。

对此,某券商研究所所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样的价格肯定招不到资深分析师,现在我们这刚毕业的大学生每月都是8000元起。估计他们说的肯定不是什么资深首席。”

一位具有较多分析师招聘经验的金融猎头A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这9000元月薪对“首席”来说肯定是低了,估计还有各方面补贴、提成;不过影响分析师收入的因素较多,不同券商、不同层次的分析师拿到的薪水可能相差几十倍。据他介绍,影响卖方分析师薪资高低的因素主要包括券商平台大小、是否上榜新财富、自身的资历和券商给的考核机制是否灵活。

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具了一份其今年初做的一项针对卖方分析师薪资的统计。这份统计显示,在今年初,卖方分析师薪资的市场行情大致是:应届毕业的助理分析师年薪为15万元左右;有1~2年经验的普通分析师年薪为15万~30万元;有2~4年经验的高级分析师年薪为20万~50万元;此外,有3年以上经验的资深分析师年薪区间可达30万~200万元。区间差距之所以大,是因为有新财富是否入围等考量指标;如果是新财富入围,那么年薪至少50万元,高的可达200万元。

那么首席分析师的年薪区间又是多少呢?据他介绍,今年初,首席分析师的行情是年薪区间70万~500万元,其中是否新财富上榜、新财富入围等是影响薪资高低的一大因素。新财富入围的首席年薪区间为150万~300万元,新财富上榜的首席年薪区间为200万~500万元。而那些既没有入围新财富又没有在水晶球获得前三名的普通首席的年薪区间则在70万~150万元。

金融猎头B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从此前的薪资行情来看:“普通分析师的月薪在3万元以上,普通首席为3万~8万元,资深首席为8万~15万元,新财富首席为15万元以上”。不过他也指出:“以现在的市场行情,首席的月薪一般不会超过8万元,未来的趋势大概率是会降薪的。”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某知情人士了解,刘章明最近有在微信群中提及面试的事,不过此次招聘的也并非资深行业首席,而是“一个年轻的分析师”。

某位曾有卖方分析师从业经历的产业资本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9000元月薪对卖方新人来说还算正常,很多券商的入门工资就是这样。我刚入行的时候,每月到手只有7000元。”

“这9000元的月薪对一些小平台的分析师来说,说不定还算是加薪呢。据我所知,一些小平台的分析师月薪可能更低,一些小平台的所谓首席可能只是应届生;而在小平台做得比较好的首席月薪1万~2万元是普遍的情况。”某券商研究所人士则称:“在行业内,此前能登顶新财富、拿到百万年薪的分析师只有金字塔顶尖的少数人,超过90%的分析师都拿不到想象中的高薪。”

收入缩水恐难避免

在采访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虽然目前卖方首席大幅降薪的情况还较为罕见,不过已有一些分析师担忧未来收入缩水。

据了解,有不少券商给卖方分析师制定的薪资结构为底薪加研究派点收入,在行情好的时候,分析师的派点收入往往远远超过底薪。某老牌券商行业首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估计我们也要降薪了。随着A股持续走低,成交量不断缩水,券商拿到的总佣金肯定是减少的,我们拿到的派点自然也会降。”

据Wind资讯统计,今年上半年,国内各券商的分仓佣金收入整体有所提升。上半年分仓佣金收入排名前20的券商只有中国银河一家出现收入同比下降,其余券商佣金收入均呈现同比增长。

另据Wind资讯统计,今年上半年,沪深两市的总成交金额为52.2万亿元,同比略有增长;不过今年三季度以来,A股的成交额同比明显下降,今年三季度两市总成交金额为19.25万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1.5%。

通常来说,卖方分析师行业由于流动性高,招新是常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最近天风证券的其他研究团队也有招新的行为。例如最近天风证券某团队正在招聘一名只需1年左右行业研究经验的分析师。不过部分券商的招新,也无法掩盖卖方人才市场正在整体降温。

上述金融猎头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了目前卖方分析师人才市场的降温趋势。金融猎头A表示:“相比往年,今年上半年券商招聘卖方分析师的需求就开始逐渐减少,而到了下半年需求几乎没有了。而前两年,券商还在高薪挖人呢。这样的冷暖变化体现了金融行业的周期性。”

“今年上半年还有不少券商招聘卖方分析师的需求,到了‘ 十一’之后就没有这类需求了,可能是因为新财富取消的缘故”。金融猎头B则指出:“以往卖方分析师薪资高都是被各竞争券商炒起来的,而现在这类招聘需求明显减少,那些虚高的薪资水平也难以持续下去。”

高考专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