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商学院

中美英三地高管大换血 154年汇丰何去何从?

经济观察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1993年,汇丰银行收购米德兰银行后,将总部迁往伦敦;2016年,历经10个月的权衡,汇丰银行决定将总部继续留在伦敦,搁置迁往香港的决定。

时隔三年的2019年,汇丰银行再一次来到十字路口。在这个动荡的8月,汇丰集团出现人事巨震。集团亚太区首席风险官Mark McKeown宣布退休,集团CEO范宁(John Flint)和大中华区CEO黄碧娟先后宣布离职。而上个月,汇丰还更换了其美国业务的负责人Patrick Burke,由花旗银行过来的Michael Roberts接任。

总部以及中美两国的负责人变动,汇丰集团欲意何为?种种关于CEO范宁离职的猜想都指向了其任下汇丰改革未达董事会预期,而背后的深意更是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体系下,这家总部位于英国、业务根植于亚洲的国际金融巨头面临严峻的考验,现任的汇丰高层是否有能力带领老牌银行乘风破浪保持稳健增长,董事会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这些挑战包括国际间贸易摩擦变数、英国脱欧风波等等,大国博弈之下,这一次,不仅仅是汇丰集团内部关于总部迁往香港或是留在伦敦的较量,更是其如何重新审视自身的定位——中国、欧洲抑或美国,哪里才是汇丰银行的战略高地,汇丰银行将如何取舍?

高层变动猜想

8月5日,汇丰控股(00005.HK)表示,范宁的离职是其与董事会“相互同意”的结果,而这一结果令市场颇感意外。原因在于,其一当天公布的中期业绩预告符合市场预期,也没有任何关于汇丰陷入危机或者丑闻的谣言;其二,范宁自2018年2月开始担任汇丰行政总裁,任职不到18个月,是汇丰控股史上最年轻也是任职时间最短的CEO。

2019年上半年,汇丰控股税后利润增加18.1%,达到99亿美元。五大业务板块中,零售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和工商金融业务表现强劲,收入同比上升8%;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业务收入下跌3%。亚洲业务继续增长,该区的收入较2018年上半年增加7%。同时,汇丰还宣布了最高1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高盛最新研报认为,汇丰控股二季度的营收符合预期,维持买入评级。

稳健的增长背后也暗含隐忧。汇丰控股利息收入占汇丰控股总营收的一半以上,瑞银分析师Jason Napier表示,美联储降息对汇丰银行影响显著。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70%的净利息收入增长来自亚洲地区零售和商业银行的增长,虽然在2020年美国选举的压力之下,中美有望达成贸易协议,但是我们认为,今年和明年汇丰银行的净利息收入将维持在现有水平。

与半年报一起宣布范宁离职的消息,稳健的业绩会否对冲高层震荡带来的影响?汇丰已经启动物色集团新CEO的程序,将从内部和外界筛选合适人选。目前,由加入汇丰32年、并由2015年起任汇丰银行全球商业银行部门负责人的祈耀年(NoelQuinn)获委任为汇丰控股临时集团行政总裁及董事。

据此前披露的消息,范宁年薪最高达9700万英镑,包括2900万的固定薪酬和最高6400万英镑的激励等。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汇丰董事会对其推动汇丰内部改革进展缓慢表示不满。尽管在今年2月份公布的年报中,杜嘉祺提及范宁,并称其于去年 6月份宣布的策略亦“极具潜力”。

在近日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汇丰董事会主席杜嘉祺对临时CEO 祈耀年的评价聚焦在增长上——“Quinn有一个绝佳的机会来展示他能为汇丰做什么,他能够从他的经历和视角来思考汇丰如何增长,将增长重新提上日程。”

标普评价道,高层人事变化,意味着汇丰董事会对业绩不达预期的容忍度越来越低。不过,这种对增长的严苛要求并不会改变汇丰控股的总体战略。而汇丰控股的资产负债表比大多数全球银行都更为稳健。

范宁任内,美国业务的进展未如预期。总体业绩而言,Wind数据显示,汇丰控股2019年上半年总营收同比增长5%,2018年这一数值为6%。2018年总营收同比增长4%,而2017年总营收增长8%。

从范宁此前启动的改革计划中,也可以窥见他与董事会对于如何保持增长各有侧重。

去年6月份,范宁启动了一项改革计划,包括八项优先策略。这些策略包括投入资源发展科技和电子银行服务、在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推出新产品及有策略地增聘人手、扭转美国业务的表现、强化汇丰的国际网络提升市场占有率、更有效地支持员工提高效率等。这些举措意味着汇丰需要在人才和科技方面增加投入。

而对于董事会而言,丰控股在半年报中表示,将继续迈向2020年有形股本回报率超过11%的目标。标普认为,在净息差缩小的情况下,汇丰控股寄希望于通过加速缩减开支来实现这个目标。

汇丰控股CFO邵伟信(Ewen Stevenson)表示,今年将从汇丰近2.4万名员工中最多裁撤4700多个岗位,这次裁员主要针对集团高管,预计将缩减4%的工资成本。这次的裁员增加6.5~7亿元的成本,但同时也将为集团每年缩减同等数额的成本。

汇丰现在面临从外部聘任CEO的压力,154年以来,这家银行的CEO都是从内部提拔,汇丰银行以行事保守著称。

值得一提的是,汇丰集团现任董事会主席和CFO均聘自外部。杜嘉祺2017年担任汇丰控股董事会主席之前,担任友邦保险CEO。邵伟信于2018年从苏格兰皇家银行跳槽至汇丰控股。

博弈之下的汇丰

除了英国总部的范宁之外,汇丰大中华区和美国也同期发生负责人变动。

8月9日,汇丰集团宣布总经理及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决定离任,向外寻求其他发展机会。黄碧娟于1992年加入汇丰,在升任中国区行政总裁之后,于2015年被任命为大中华区行政总裁。上个月,汇丰还更换了其美国业务的负责人。

汇丰表示,大中华区行政总裁一职将取消,四个市场(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与中国台湾)的行政总裁将继续通力合作,共同促进汇丰在大中华区的业务增长。

汇丰发言人强调,黄碧娟的离职与汇丰集团行政总裁范宁的离职及华为事件完全无任何联系。不过,关于汇丰“出卖”华为的舆论仍在持续发酵。汇丰中国于13日再度回应,近期汇丰两名高管的人事变动相互关联,并且是基于股东就外部事件施压所导致的结果,都是毫无根据的谣言。

尽管汇丰强调上述高管的离职是独立事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范宁与黄碧娟任下,汇丰银行与中国市场的关系发生着变化。

对于华为孟晚舟被捕一事,此前外媒报道,因为洗钱和违反制裁法案被美国司法部调查的汇丰银行,为逃脱处罚,于2016年底至2017年对华为发起调查,并向美国司法部提供了一份可以用来起诉华为的材料。对于汇丰的做法,华为任正非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也予以确认和进一步解释。

亚洲,确切地说,香港地区是汇丰银行最主要的利润来源。汇丰银行没有任何理由对中国市场有哪怕是一点点的轻视。

从最新的财务报表来看, 2019年第二季度,亚洲地区贡献了汇丰银行66%的利润。该季度,亚洲地区税前收入为47.73亿美元,其中中国香港地区贡献了31.64亿美元,占据大头,中国内地税前收入为7.95亿美元。北美地区贡献5%,税前收入为3.66亿美元,欧洲地区则亏损了5.07亿美元,这也是上半年汇丰控股唯一亏损的一个区域市场。

2018年全年的收入版图几乎也一样,亚洲贡献了汇丰控股91.7%的利润,中东和北非市场贡献7.9%;北美市场贡献8.2%;欧洲仍为亏损,亏了10.1亿美元。

汇丰银行2018年在中国内地的净利润为38.94亿元人民币,相较2017年的38.24亿元增长1.8%。

“根植中国150多年,汇丰对中国拥有长久的承诺,我们持续投入和发展中国业务的策略不会改变,并将一如既往地为中国经济繁荣和增长贡献力量。”这是汇丰银行给出的答案。

错综复杂的国际格局让汇丰银行在中国市场的盈利前景蒙上阴影。汇丰董事会主席在2018年的年报中对全球局势的展望也更为悲观——与去年同期相比,现时全球经济增长面对更多风险。全球贸易体系依然面对压力;亚洲的经济前景有所减弱。鉴于英国退出欧盟的阴霾萦绕不散,不少英国客户对短期前景较为审慎。

瑞银证券分析师Jason Napier认为,有时候多元化也是一种劣势,当市场状况不多恶化的时候,汇丰某种程度上暴露在所有的风险之下。

汇丰与香港的关系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此汇丰非彼汇丰,香港股市有一种说法,你可以高买汇丰股票,因为它永远不会出错。现在,正如《南华早报》评论道,虽然汇丰依旧是香港的三大发币银行之一,但是汇丰很早以前就失去了它在香港的特殊地位。《南华早报》文章中称,“香港是汇丰盈利能力最强的市场之一,但是汇丰对香港并不是那么忠诚。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汇丰就将总部迁往英国。汇丰在全球大举收购,以希望降低对香港市场的依赖,结果发现自己严重地暴露在美国次贷危机之中。”

汇丰银行当前 面临的挑战在于,投资者担心其在大中华区的盈利能力,尤其是中国香港作为其最盈利的地区;中国一旦真正推出不可靠实体清单,汇丰或将受到影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电子巨头已经进入香港市场,为汇丰香港贡献54%利润的零售银行业务首当其冲。

汇丰董事会也意识到,看似稳健的业绩之下其实暗流涌动。在当下时点,这家百年金融机构如何抉择与取舍,或将是其未来几十年决胜的关键。

高考专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