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智能大潮中的在线音频:增长乏力 谋上市是良药?

新浪科技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近日,微博网友们关于10后无法理解的场景、00后没见过的电子产品等话题的讨论,勾起了不少80、90后的回忆。

这里面,除了排队打公共电话、招手打车等到天荒地老、搬个小板凳坐在黑白电视机前看武侠片……中年人的青春记忆里,还有守着收音机听喜欢的频道和歌曲的场景。

在没有移动网络的时代,这些,大概是小年轻们最常见的生活方式。

过去很多年,虽然作为载体的收音机在逐渐愿意我们的生活,但音频内容,却借着移动互联网的东风,渗透进了我们的生活。在线音频从2010年开始发展至今,行业格局已经相对稳定。如今,随着新技术的发展,音频似乎也将迎来新革命。

对在线音频行业来说,2019年是怎样的一年?

这一年里,人工智能、物联网加速落地,为音频产业带来了更好的场景和生意;这一年里,上市的紧迫感环绕着头部玩家;这一年里,有公司一遍丰富内容,一边尝试智能硬件;这一年里,版权问题仍然不断……

变革:行业已迎来“收割期”?

2019年下半年,在线音频行业终于看到了“上市”的希望。

10月29日,在线音频社区荔枝抢先一步递交招股书,预计以“LIZI”为股票代码完成上市,最高募资金额1亿美元。这对长跑近十年的音频行业来说,预示着即将迈入新的阶段。而荔枝也有望成为“中国音频行业第一股”。

实际上,在此之前,喜马拉雅、蜻蜓FM均传出过上市传闻。尤其喜马拉雅,从数次传闻来看,上市计划似乎箭在弦上。近日,有报道称其将“2020年6月前IPO”作为对投资人的对赌承诺,11月25日下午消息,喜马拉雅再次回应上市传闻:暂无计划,IPO并未提上日程。

此外,同样在上市层面有实质性进展的还有知识类音频公司思维造物。今年10月,由罗振宇创办的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启动科创板上市辅导,思维造物旗下品牌项目包括罗辑思维、得到App等。罗辑思维节目在2017年3月就从视频的形式改为音频,而得到App上的内容也都以音频为主。

如今,随着荔枝率先递交招股书,也意味着音频领域头部玩家上市步伐加快,行业或将迎来“收割期”。头部平台“上市”的动向无一不牵动着行业神经。

“对于荔枝来说,上市不是终点,而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在荔枝创始人、CEO赖奕龙看来,通常来说,上市后的公司将变得更加公众化和规范化,同时通过融资来获得更大的发展。

而荔枝也将继续探索UGC音频社区的发展。有财经业内人士告诉新浪科技,对于非盈利企业的上市,美国资本市场的态度还是比较友好的,他们更着重的是企业所在市场的未来增长空间。

新浪科技从荔枝方面了解到,未来随着荔枝的成功上市,将有望打造一个跨越不同文化的全球声音社区,其创新的商业模式也将为在线音频全行业的发展提供新思路。

提到上市,专注车载音频领域的听伴的CEO俞清木则表示,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现在还不急。目前公司还将在车载音频领域深挖洞、广积粮。

听伴前不久刚刚拿到新轮融资,俞清木表示,2019年资本市场对音频领域的关注主要放在:技术创新、内容体量、用户或客户数量、变现能力、未来市场想象空间几个维度。

那么,在线音频行业可以用来讲好故事的未来增长空间在哪?

困境:增长乏力 版权风险正与日俱增

在线音频领域曾经历过几次变革。过去十年时间,音频行业最开始通过移动互联网模式,颠覆了传统广播,聚拢声音资源、抢占移动音频市场。

但是,在2016年之前,这个小众市场在整个互联网大舞台上并不起眼,市场增速也在放缓。直到内容付费兴起。

2016年,内容付费潮来袭,喜马拉雅、蜻蜓FM纷纷进军付费订阅,通过抢占大V资源、布局精品节目,掀起了一波声音经济的风潮,强劲收割了一波付费用户。

但是2018年结束之后,业内有一种论调是“知识付费在音频平台中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如今,知识付费确实已不再是音频产业的唯一命题,音频行业关于“知识付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喜马拉雅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表示,知识付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一方面可能是外界对这个行业关注少了;另一方面,大家对“知识”定义也会有所不同,在我们内部更愿意说成“内容付费”的概念。

他透露,知识付费业务一直是喜马拉雅最重要和稳定的业务之一,喜马拉雅的知识付费并不一定是奔着成功去的,内容满足了一个人的好奇心,不一定指向成功的。比如说历史、戏剧、天文的内容,满足的是人们求知的开心和快乐,满足社会当下的精神消费的需求和升级。

行业走过2019年,一个不得不关注的事实是,音频行业虽然整体用户规模在上升,但是增长率是逐年下降的。

也就是说,知识付费之后,音频行业还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动力。

此外,版权问题在2019年仍然比较突出,这在UGC模式的音频平台上尤其明显。今年9月,作家曾鹏宇在微博发文称在喜马拉雅平台上发现自己撰写的《世上有颗后悔药》的全本有声书内容,用户可以免费下载和打赏主播,但却没有得到他本人和出版社的授权同意,直接影响到正版有声书的推出。此事以平台方将相应内容下架、公开致歉并承诺赔偿告一段落。其实,在此之前,喜马拉雅也面临过不少版权官司。内容审核上的缺乏把控以及平台主播版权意识模糊不仅让版权方利益受损,也让音频平台面临的版权风险与日俱增。

“在音频领域,UGC是内容版权问题的天然避风港。”赖奕龙表示,因为相对于PGC来说,UGC涉及版权购买内容相对较少。对于版权问题如何解决?赖奕龙透露,公司内部有着严格的内容审核制度,人工审核和技术审核双管齐下,能有效拦截平台上的违法违规有害信息,同时将AI技术应用于内容审核中,并成立了内容安全中心。

至于音频行业当下的挑战,赖奕龙认为,如何进校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找到音频行业契合的人群,找到一种方式让人们能够迅速以低门槛的方式接受和使用音频,提高音频的全民普及率合使用率,是目前整个行业面临的一大挑战,“也是荔枝最想做的事情”。

趋势:押注车联网、物联网是未来?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达3.77亿,是全球音频用户最多的国家。与美国在线音频大量普及,在线音频用户超过总人口一半的普及率对比,中国在线音频的渗透率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音乐、游戏、在线视频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渗透率已分别达到89%、82%、74%,而在线音频市场的渗透率仅为45.5%,增长空间巨大。

而如何挖掘这些潜在的空间?或许从物联网、车联网维度去挖掘音频场景,将是未来的一大趋势。

音频最重要的场景主要分为客厅场景、移动场景和车载场景。场景决定了互联网音频平台的使用人群、使用习惯、内容选择、产品逻辑和商业模式。

客厅场景,是以智能音箱为主,流式播放;手机场景是点播为主,会有更多的交互;车载场景是轻交互、伴随式、陪伴感的。

实际上,蜻蜓FM、喜马拉雅、荔枝与天猫精灵、小度智能音箱、小米等硬件方合作,将原来的移动场景,向客厅场景、车载场景拓展。

此外,喜马拉雅还自己布局了智能音箱,“在我们看来,喜马拉雅是音频新生态的构建者。App、网站只是表象,连接上游的内容创业者和下游的用户、激发内容创业者的创造力、让用户不费力地获取这些内容才是本质。”余建军表示。

而据专注车载场景的听伴介绍,由于缺乏渠道资源和服务车企的经验,越来越多的音频CP选择与听伴合作,借助听伴这个通道,进入车载场景。

正如俞清木所说,竞合正在成为音频行业主流。

有没有危机感?是有的。俞清木表示,以听伴为例,不光喜马拉雅、蜻蜓FM这些内容CP(Content Provide,内容提升商),字节跳动这一类技术平台都在往车联网领域走。“但我们在整个车联网生态里面,在车载音频这个垂直领域,我们能做得最好,才是最主要的。所以重要的是做自己。”在行业资源从分散走向竞合之后,未来音频行业还将在竞争中优胜劣汰。

相比较外界所认为的移动互联网红利已尽、增长接近天花板,俞清木认为,车联网起步不久、增长迅猛,具有较大的市场空间。

此外,IoT设备开始进入越来越多人的生活场景里,语音将成为人与物、物与物连接的重要方式,而音频作为IoT内容生态的重要一环,正面临新的浪潮。

蜻蜓FM创始人兼CEO张强表示,音频全场景生态覆盖的是AIoT时代的音频场景,也将会是未来增量流量的重要来源。目前蜻蜓FM全场景生态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3亿,全年增长近30%,智能设备单日收听总时长达2500万小时。

“生态不仅仅会为音频带来渗透率的提升和流量,更创建了极其丰富的音频收听场景,即我们所说的全场景,AIoT时代的收听场景不会再以智能手表、智能音箱、车载等硬件设备来划分,变成通勤、哄睡、驾驶等等多元而细分的场景,提前布局让蜻蜓FM更早地了解细分场景下人们的需求差异,并打造更具不同场景匹配内容的能力。”

谈到未来的商业化空间时,张强表示,全场景生态在商业化上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一方面与生态合作伙伴一起,把生态流量的蛋糕做大;另一方面,也为内容创作者提供了多渠道、多场景发掘商业价值的空间,为各类主播带来了收入的提升。

“这些都是全场景生态重要的商业价值,而且在启动一年多就已经得到了有利的验证,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相信在AIoT全面落地的时候,生态的商业化能量将会被完全释放。”张强说。

结语

实际上,每一次技术变革,都会带来全新的人与信息交互方式,甚至工作生活方式的变革。当语音交互、声音经济成为刚需,在线音频的下一天春天又将到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