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商学院

蘑菇街巨亏16亿 直播是否会是电商最后的“救命稻草”?

3月12日,蘑菇街(NYSE: MOGU)发布了2020财年Q3(2019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总营收2.695亿元,同比下滑26.6%;净亏损为16.346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220万元,同比扩大37.7倍;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956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1370万元。

如此巨亏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美股熔断,蘑菇街当天股价盘中跌幅高达36%,收盘最终跌幅29.7%。3月16日收盘报收1.00美元,市值仅为1.07亿美元。

同时,蘑菇街开展自救,从2016年初,蘑菇街开始转型直播业务。报告期内,蘑菇街日均可观看直播内容时长已超过3800小时。

但不可否认的是自2018年底登陆纽交所IPO成为“时尚科技第一股”后,蘑菇街便“跌跌不休”。亏损扩大、市值缩水、增长乏力、月活减少,垂直电商在综合电商的强劲挤压下,蘑菇街在逐渐掉队。如今电商红海风起云涌,蘑菇街还能赶上来吗?直播电商会是一条好出路吗?

持续亏损

2018年12月5日,蘑菇街登陆纽交所,市值为15亿美元。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蘑菇街的市值仅为1.05亿,蒸发了将近14美元后,蘑菇街依旧亏损。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蘑菇街实现营收2.70亿元,该数值虽是2019自然年的单季峰值,但仍同比下降26.6%。

具体业务来看,公司直播业务GMV达33.52亿元,同比增长99.5%,翻了近一倍;直播业务GMV占平台总GMV的比重已达53.2%,超上年同期的两倍,且环比上一季度提升了14.3%。主播培养以及商品规模方面,蘑菇街当期新增了约5000名主播、2000家直播商品供应商,主播人才池及直播商品规模均扩大。

实际上,在上一财季,蘑菇街运营亏损达2.24亿元,达到2018财年Q3以来的峰值;其净亏损则达3.26亿元,同比扩大80.75%。

对此,《商学院》记者向蘑菇街方面发去采访涵,就亏损原因、盈利周期等问题进行询问,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

2011年,蘑菇街正式上线。该公司主要为年轻爱美女性提供时尚信息分享和导购服务。在其起步初期,阿里、京东已经占据大量市场份额,因此,这家公司的发展从最开始就在受到运营限制。

2012年,淘宝进入红利期,蘑菇街此时转型做社区内容电商,引导用户在蘑菇街分享淘宝新的购物体验,即为淘宝做导流。

2016年初,蘑菇街先后与美丽说、淘世界合并,成立美丽联合集团。2018年11月,其更名为蘑菇街集团,旗下包括美丽说、蘑菇街、网红经济平台UNI等产品与服务。

“为淘宝做流量‘搬运工’一年光景,淘宝便关闭佣金入口,蘑菇街至此遭到阿里的封杀,流量一落千丈。”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指出,之后蘑菇街迅速转型,短时间内建立自己的在线交易系统。即便做了自己的电商交易平台,无论是用户量还是活跃度,依旧大不如前。

“像蘑菇街这种相对较小的平台在供应链体系中不具备太多的议价能力,很难说它的供应量能不能做好。”资深互联网行业观察家、原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指出,蘑菇街的用户一部分被淘宝分走 而腾讯有没有及时的投入 没有巨头的支持再加上蘑菇街本身获取流量的能力不足,导致其赛道失落。

直播电商能否自救

押宝直播电商显然成了蘑菇街唯一的救命稻草。

过去一年,蘑菇街在电商直播领域内动作不断,从主播服务升级到供应链升级,再到线上线下联动提升人货匹配,逐渐的加大了对直播资源的倾斜。据Q3财报显示,目前蘑菇街新增约5000名主播,日均可观看直播内容时长超过3800小时,比上季度提升11.8%;直播业务MAU(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132.7%。

对此,蘑菇街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陈琪表示,未来公司还将继续加强短视频形式的社区建设,激励主播分享更多时尚与生活方式内容,加强与粉丝的互动,增加直播间之外的活跃度,提升粉丝营销的效率。

但这样的变化和活力蘑菇街会持续下去吗?依靠电商直播稍有起色的蘑菇街会迎来新转机吗?这些都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2016年起,蘑菇街发力直播业务,计划通过直播对电商供应链的改造来应对各方面问题。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12个月期间,蘑菇街平台GMV为174.0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7%。其中,直播业务的GMV同比增长138.1%,保持三位数增速,由于直播对平台上商品销售的高效转化,仅2019财年上半年直播就贡献了14亿元的GMV。

不过,虽然GMV和营收双增,但蘑菇街上市前就存在的重要问题:月活买家的增长几乎陷入停滞,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从市场发展前景来看,电商直播无疑会带给包括蘑菇街在内的电商平台更多机会,但该项业务同质化竞争也在加剧。”庄帅称,“现在的直播未来将是所有电商的‘标配’,这一行业趋势在2020年会更为突出,疫情之下,直播电商又会迎来一波高增长。如何做到差异化,也是电商们急需解决的课题。”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实际上,蘑菇街堪称抓住直播发展的先机,但受规模影响,目前其与淘宝直播相比,仍属腰部玩家。也因此,2019年,在直播业务板块,蘑菇街进一步发力,如推出针对主播招募的“双百计划”和主播跟着货走的“候鸟计划”。

在此背景下,报告期内,蘑菇街新增主播约5000名。在2019年双11“直播狂欢节”期间,蘑菇街全品直播GMV同比增长155%;“12.10直播购物节”,蘑菇街全品类直播GMV同比上涨120%。

“对于蘑菇街来说,目前还处于找不到方向的迷茫状态,当务之急是确定好方向。”丁道师指出,如今,直播电商的这个模式已经被淘宝直播验证过,那说明模式本身本身是可行的。

进入2019年后淘宝、拼多多等各电商巨头都纷纷加码电商直播,它们强大的品牌、品类、资源、流量等优势,远不是蘑菇街所能匹敌的。

“蘑菇街为了寻找新增用户,发力电商直播业务,目前看来已取得了一定成效。”丁道师指出,但面临抖音、小红书等短视频平台进军电商,其他电商也积极开拓直播业务的竞争局面,蘑菇街能否持续依靠直播增加用户活跃数还很难说。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