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商学院

让海象起舞?趣头条发起“空中战役”

投中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一场疫情将互联网大厂带入了“空中战役”,看似波澜不惊,内部正在起变化。

不需要人员聚集,线上丝滑般柔顺——会议、沟通、写作、审批、调研、办公物品认领、办公室灯光管控……一切照常运转。

千人办公,万人协作,前线冲锋,后台护卫,这只是一台不断进化、独立行走的组织机器,文化和科技将取代所有上传下达和旧时代的号召动员。

在一家拥有2000多人的互联网公司趣头条,我们发现了互联网时代新的组织样本,相比于万人规模的大象公司,这个灵活的海象正在翩翩起舞。

登机口

大年初八,互联网公司开始陆续线上复工,大厂空中竞速的战火猛地烧了起来。趣头条后方作战矩阵里的IT部总监施金岳,带领他手下17名成员,提前为前线的开发人员们准备好了“登机口”。

黑天鹅突袭,散落在各地的同事需要紧急接入“空中战场”。

处在前线的趣头条业务负责人Amelia迅速拉了一个68人的“疫情线上联动”小组。疫情地图,专题页面,“助力武汉“公益行动……15天时间后,在“助力武汉”公益行动中,156万用户在趣头条上爱心捐赠金币,趣头条通过配捐,最终为湖北随州送去了一辆负压救护车。

配合前线作战的后勤部队则由PIEE、IT、行政等部门组成,PIEE负责内部协同和工程效率优化,行政负责物资补给,IT部门负责网络设备和办公自动化创新。近百人组成的后方补给队伍,负责为全公司前中台的2000多人挖站道,垒战壕,送弹药。

只有7天时间,后台必须全力以赴。

给公司原有VPN带宽进行扩容,增设备用线路;在原来采购的Zoom会议软件上扩容,增设更多的使用账号……

但另一个画面是,日常18小时在线,开沟通会的时候,电话里能听见小孩子的哭声,家里宠物的叫声;视频会议时有没洗头的,穿睡衣的,没化妆不露脸的……战壕如期挖好了。

散落在各地的前中台人员陆续接入眼下这个“空中战场”。尽管线下的作战环境不如办公室里完备,有的同事接入视频会议时背后竟然是一片果园,但这不影响大家通过VPN、Zoom、KM文档开展各自的任务。

空中战役的第一天,原本封尘的内部协调软件KM文档,也被派上了“战场”。

线上协作增多,需求也开始暴增。添加协同文档、任务管理、日报管理……尤凌飞所在的工程效率部门开始重新擦拭这把“武器”。

现在,同事们会在同一个文档里进行工作探讨,经常会有鼠标相遇的时候,两个光标在同一个地方晃一晃,就相当于两个同事在线打了声招呼。

“我们会每天去推送一个运营文档,一些使用的直播教程。”从封尘到热门,KM文档使用率在趣头条内部提升了40%。截至到3月6号,公司内部KM文档的使用人数达到1800人。

大厂竞速,黑客马拉松练兵

在这场时空战中,后勤补给部门准备的粮草和弹药,需要指向同一个目标:效率提升。

在趣头条内部论坛趣心声上,随着公司快速壮大,被频繁吐槽的是上厕所问题。由于公司大部分办公场所是租的,厕所数量的配置常常很紧张,楼上楼下跑几趟只为找个坑。当后勤补给团队的开发人员注意到后,就有了“趣蹲坑”。

这是一个厕所坑位占用可视化的小程序,员工在手机上就能即时查看哪个坑位正在被使用,哪个坑位处于闲置状态,如果有人占用厕所超过15分钟,马桶先生的头像会变成红色发怒状。

在趣头条2019年的黑客马拉松大赛中,“趣蹲坑”项目拿到了二等奖。IT团队的几名程序员用业余时间开发,花了6000多块钱的成本完成硬软件全套,一个多月后,这个黑科技的产品就惊艳亮相了。

虽然名字看着有些“奇葩”,但“趣蹲坑”在真实场景中的使用率很高,同事也会时不时跟项目组反馈使用体验,这让项目组开发人员走路都带风,“挺有成就感的”。

在趣头条,类似“趣蹲坑”这样的数字化工具非常多,IT部门技术总监施金岳回顾,自己在公司办公的一天会使用十几种不同的在线协同工具。

他会通过趣DO在线预定会议室,用Zoom开会,需要采购、申请权限资源的时候打开内部的OA流程。到了中午,他会跟同事相约去大堂领在库盒上预定好午餐。

施金岳提到的库盒,其实是一个机器人炒菜项目。

行政IT部门总监Summer来公司3年多,随着上海总部壮大搬进张江园区,她发现员工用餐成了问题。

库盒原本是一家深圳的公司,主打智能炒菜机,无烟少油,营养均衡,干净卫生。库盒刚进入上海拓展市场的时候,Summer就联系到了创始人,一边使用一边帮忙反馈参与改进。

原本引入库盒只是为了多一种健康用餐的选择,疫情爆发之后,机器炒菜避开了人员接触感染的风险,反倒是解决了员工的用餐安全问题。

任务紧急的时候,吃住在公司,其实是互联网大厂里的生活常态。花几十亿自建总部的几家头部大厂,甚至连淋浴室,休息室,理发店,水果店,健身房都配置齐全了。

跟“趣蹲坑”、库盒一样,很多不经意间的创想,如小程序定水果、无纸化领取物品、电子签章等都被列入趣头条企业效率服务的“正规军”,入驻公司OA系统。

从结果来看,流程信息化部门总监王海龙比较认可团队的成果。“我们内部做的一些技术方案,包括我们内部做的协同管理平台这些,在业界是领先的。”

“服务两三千人的一个企业,如果还是纯拿外部的东西,安全性问题,还有数据沉淀问题,都是没法保证的。”工程效率部门技术负责人尤凌飞说,之后趣头条会逐渐把一些依赖外部工具的场景转向内部开发。

在趣头条线上作战的同时,同类大厂字节跳动在疫情期间推出了“飞书”。换个视角来看,这场空中竞速,疫情并非是起点,大厂间暗中的比拼早就开始了,疫情不过成了检验成果的竞技场。

然而,工具层面的比拼,只是组织秀秀肌肉,未来大厂间真正的打拼,还在于大脑和神经系统。

海象每一个神经细胞都是活的

王海龙团队正在进行2项艰巨的任务:一是内部协同的网络搭建,让组织机器眼鼻手脚行动一致;另外一块是绩效系统重构,解决海象神经通路的内生问题。

“2000人在线填绩效,以前这个过程大概需要3周到4周才能对齐,做了这个系统以后一周内就搞定了。而且是全部对齐,以前是很难的。”

什么是对齐?

趣头条内部执行OKR管理而非KPI导向,OKR与KPI最大的不同是:OKR是自下而上自驱的。

在趣头条的绩效管理界面里,每个层级之间的任务互相关联。如果站在最高层视角俯瞰,这套绩效管理网络像是一个倒着生长的大树,枝丫是每个基层员工自发提出的工作目标,汇聚到中层成为一个完整的枝干,汇到到最上层就组成这颗大树的主干。

在趣头条每月初举办的Open Day上,各业务线主管会定期站出来回应或复盘一些数据。在OKR分享的每个子目标条目上,任务完成好坏,对应参与目标协同的人员一目了然。除了个别保密项目,公司里每个人的OKR,都是可以全员查看的。

“快速高效、简单开放、变革创新、自驱驱他、团队协作。”在2018年的一次闭门会议上,趣头条中高层管理者用三天三夜讨论出这20个字,员工只有在简单开放和自我驱动的环境中才具有创造力和判断力。

负责趣头条内部企业文化平台“趣心声”的李星解释什么叫判断力:“第1个就是希望他善于学习,逻辑清晰;第2个就是他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能够果敢,做出比较正确的判断。”

Summer就是海象神经末梢的一员。在新冠疫情集中爆发的4天前,她出于职业警觉立即下单,在公司屯了几箱口罩。在“口罩难求”的时期,部分提前线下复工的同事竟然惊喜地领到了口罩。

对比于自己曾待过的一些万人大厂,王海龙觉得趣头条非常灵活快速。公司每三个月就可以做出主动的调整和变化,来应对组织当前遇到的问题。

“这在我之前的公司是没有遇到过的,我觉得是个非常震撼的能力。这种能力强在两三月迅速把目标定下来去执行,而且在过程中如果发现问题就迅速调整。我觉得比较罕见,很多公司做完这套动作可能至少要半年。在趣头条,一些小的调整以一周和双周为单位就能到位。“他感叹,”我觉得这个能力真的是挺夸张的。”

一家现代互联网公司的组织部队究竟如何才能炼造?无论是前台的战士和策略,中台的堡垒,还是后台的战壕、武器,都依赖于组织的营养输送,那就是科技力量下的组织协调,但真正驱动奔跑的还是价值观与文化。

每个人都能扣动扳机

2018年感恩节当天,趣头条上线了“鸡腿节”活动。游戏设置是让员工可以给自己认可和感谢的人赠送虚拟鸡腿,鸡腿个数不限。但如果想要给其他人多送个鸡腿,就得写评语,拉更多人进行助力,虚拟鸡腿在活动结束后可以兑换礼物。

“非常火爆,上线40分钟,我们内部服务器就宕机了,几万个鸡腿就送出去了。”李星回忆,当时趣头条创始人兼CEO谭思亮也参与到活动中,给每人赠送了一个鸡腿。

类似“鸡腿节”这样的活动还有“顶踩大会”,员工可以顶一个自认为好的部门,也可以踩一个认为做得不好的部门。

设计开发团队的一些码农们曾在顶踩大会吐槽行政IT部门,因为他们的电脑时而卡顿,原来工程部门的电脑是统一配置,一些特殊需求不能被满足。在顶踩之后,行政IT开始差异化配置电脑,并对一部分工程师的电脑进行扩容和更换,将置换下来的电脑配置给内存需求较小的部门。

李星说,每个公司的每个部门都有边界,但这种边界中往往会有灰色或是交叉的部分。“我们希望把这部分给简单、开放的提出来,让大家知道别人是怎么评价自己部门的,也有利于后面的协作。”

鸡腿节和顶踩大会这样的游戏化设置消除了部门协同之间的藩篱,但是让海象灵活起舞还需要冲在一线的人员及时反馈炮火声。

Open Day是趣头条内部每月举办一次的内部交流会,在这个场合,所有人都可以提问,所有人都有义务解答回应。

Toris进公司没几天就赶上了那个月的Open Day活动,活动一般在北上两地举办,芜湖等分公司的同事通过视频连入。让她印象深刻的是,Open Day线下异常火爆。北京银科大厦顶层的会议室都被挤得满满的,甚至会有人站在门外的走廊里听。

这个场合没有部门和职务之分,自行去参加的同事们大多相互并不认识,连公司创始人兼CEO谭思亮也悄悄坐在人群里,等待回应员工们上至公司战略下至个人家庭生活问题。待解的问题从趣心声论坛、视频会议和会场同事群里被提出。各个业务线负责人会站到前面公开展现所有数据,不管是增长的还是缓行的数据。

去年公司增长压力最大的时候,公司高管层照例出现在Open Day上,挨个回应了内部员工的所有质疑。

当一个组织从几十人急速壮大到几千人,有些声音就没办法及时传递出去,问题多了,决策慢了,失望了,也许有人就不发声了。在趣头条内部,趣心声发挥了线上传递声音的作用,而Open Day则用自由开放的方式线下同步了一家2000多人公司的战略和信息。

“其实每个人都有机会扣动扳机。”应该把指挥权交给前方听得到炮火声的人。

在这场全新的互联网大厂空中竞速中,做好了准备的海象趣头条开始起舞。

大象即将群舞。互联网大厂或许都未曾忽视,在互联网时代的下半场,科技和文化将成为最隐秘的作战武器。

错过了,就将永远缺席下一个时代的舞会。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