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疫情让经历寒冬的付费自习室迎来“大回潮”

中国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每月支付几百元,你就可以在一个洁净安静的空间拥有一张属于自己的书桌。不需要每天起早占座位,也不需要将沉重的课本和习题搬来搬去,在你付完租金的这段时期里,它如同你的高中课桌般私有。

近年来,一种源于日韩、根据时间付费,从而获得自习室座位使用权的新共享经济形式——付费自习室开始在我国走红。据国内一家互联网公司近日发布的《暑期教育行业复苏大数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后首个暑假,付费自习室行业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了显著提升,位列复苏榜第一位,“自习室”一词也位列成人培训搜索增长率排名第一的品类,较之去年同期,流量增长超过10倍。

以郑州市为例,作为人口大省河南的省会城市,年轻人的升学和升职压力皆较大。自第一家付费自习室于2019年出现以来,热度持续攀升,总体呈现出了“‘野蛮’生长,摸索前进”的特点。

萌芽

2018年,李小鱼抱着“提高自己”的目的开始准备CFA(特许注册金融分析师)考试。“虽然家在郑州,家里也很安静,但我在家学习的效率总是不高,效果不理想。”李小鱼说。

于是,她先后选择了咖啡馆、书店、图书馆作为自己学习的“根据地”。郑州市民那时候并不流行去图书馆上自习,所以即使是下午,也能找到座位。

但等到李小鱼2019年准备第二次考试时,郑州市内的公共图书馆开始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一大早就在门口排起了长队,咖啡馆也开始嘈杂起来,让李小鱼很是苦恼。

“当时正好看了一部外国电影,里面有关于自习室的一些片段,所以我就萌发了办自习室的想法。”李小鱼说。

2019年暑假,李小鱼创办的第一家自习室作为郑州第一批商家正式开张。在她看来,自习室是对图书馆、书店等公共设施的一个补充,让大众多了一个选择。

“你可以选择牺牲时间去图书馆排队,也可以选择花一定的费用来自习室租一张桌子,从而节省时间。”李小鱼说。

近年来,我国应届毕业生数量不断增长,据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有874万人。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压力,考研、考证成为青年人提升自我竞争力的重要方式。

但与此同时,我国平均每43.9万人共用一座图书馆,公共自习空间供给与社会需求形成较大差距,种种原因共同促进了中国付费自习室的出现和发展。

此外,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调查发现,在郑州市,付费自习室的开办地点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

与李小鱼在写字楼中开办付费自习室不同,曹景龙创办的自习室开在居民小区里。

曹景龙是郑州市的第二家付费自习室老板,他起初想开自习室的想法很单纯:喜欢看书,看好市场需求。由于没有相关参考,曹景龙的每一步几乎都是摸索着来的——不知道办理哪类营业执照、怎么和小区物业进行沟通、如何在互联网上进行宣传……曹景龙坦言,开业的前一天晚上他都十分担心,“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害怕它得不到别人的认可”。

但是,8月1日开业当天,自习室迎来的5个长期客户,为曹景龙打了一针“强心剂”。“其实那时候像沿海的某些大城市已经出现了很多付费自习室了,但对当时的郑州来说,还是一个新鲜事物。”曹景龙说。

第一个月,曹景龙的自习室上座率就达到了70%,并维持着稳定的客户流量。

生长

早上7点,在郑州市二七商圈的一座写字楼里,田菲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给昨晚消过毒的付费自习室通风,再二次消毒、拖地,迎接第一批来到的客人。自习室不大,除接待室外只有两个房间:一间直到晚上,灯光都亮得像白天;一间白天像夜晚,只有每张桌子上的台灯在亮着。

9点过后,自习室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大多背着书包,有的还会带着饭盒。田菲说:“来这儿自习的人基本都是为了某个考试而来的,一坐就是一天。”据田菲介绍,现在在自习室学习的考研党能占到一半左右,另外还有一些准备注册会计师、雅思等考试的人。

焦子希是自习室的一名付费用户,她表示如果没有疫情的话,就能回学校图书馆自习,但是学校现处在封闭状态,只好借这种方式来模拟图书馆的学习环境,因为在家学习的时候总是效率不高。

田菲的自习室是从2019年年底开始准备的,那个时候全郑州市像这样类似的“沉浸式”付费自习室并不多,但疫情过后却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了许多。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使付费自习室在经历“寒冬”后,迎来了“大回潮”。据相关平台的工作人员透露,仅今年7月,郑州市范围内与该平台签约的付费自习室就增加了42家。

王仪丽是今年的考研“二战生”,2019年的整个暑假她都是在学校度过的。今年备考时,王仪丽本打算去目标大学的教室或者图书馆自习的,还能蹭蹭课,但因为疫情她只能选择在学校外面的自习室了。“自习室和家相比确实是有学习的氛围和环境,对我这种自制力差的人而言,可以说是‘花钱买效率’。”她说。

郑州大学商学院副教授任广乾分析道,由于疫情的暴发,许多高校一直处于封校状态,一大批原本计划在学校备考的学生没有了学校的学习环境,只得转战自习室。同时,就业和竞争压力增大,许多上班族也希望通过不断学习以及考证来提高自身竞争力。随后,需求的不断增长又反过来推动了自习室的大量出现。

报告显示,今年疫情后付费自习室门店数量增长较为明显,付费自习室俨然成为新的网红“打卡圣地”。其中,郑州市付费自习室门店数量增幅位列全国第三。

林薇和朋友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创立自习室的。今年6月,林薇准备考CFA,朋友准备考研,两人都想有个学习的地方,在做了市场调研之后,6月底,他们的第一家自习室开业了。

创业不仅没耽误林薇的学习,她的学习效果反而更好了。由于自习室用户大部分为考研党或考证党,年龄相当,林薇觉得他们不仅是客户,更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会互相帮忙拿外卖、取快递,她不在自习室时还会有人帮她领着新客户参观环境。

李小鱼回忆道,她曾看到很多客户都是在自习室结识并成为好伙伴的,甚至还会在自习室的用餐区分享资料。许多人告诉她,在自习室里学习,像是回到了上学的时光,小小的自习室就像班级一样。

困境

为了更好地准备暑期的推荐免试研究生夏令营,今年6月初,焦子琪来到郑州某付费自习室学习。该自习室在某小区内,属于私人开办,离大学城不远,客户以考研党为主,且多为长租。

6月22日上午,焦子琪像往常一样前往自习室,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学习。但当她走到门口,却发现自习室的大门紧闭。一问旁边的人,她才得知自习室被小区的居民举报了,因而被要求停业整顿。

“我的笔记本、平板电脑都留在自习室内,但当时我又着急用,老板明明在房间内但就是不给开门。”焦子琪说,相关部门经调查后,发现自习室存在消防安全问题,加之停业整顿期间,老板对客户不负责任的态度引起众人不满,她趁机同几位客户一起办理了退租,并拿回了100元的押金。

“过了那段‘风口浪尖’时期后,再去办理退租,老板就不给退订金了。”焦子琪感觉有些庆幸。

据郑州市12315投诉举报维权中心的相关记录,2020年以来,该热线电话共接到了6个关于付费自习室的投诉电话以及1个举报电话。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有67.7%消费者曾在付费自习室有过不佳体验,但同时,这其中有超过八成的消费者仍表示会继续去自习室。

需求数量的激增和质量的参差不齐,形成一对鲜明的矛盾,横跨在付费自习室的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

租个房子、摆几张桌子,10天就可以造出一个自习室;一个月回本,开一个月即赚一个月,不想干了随时可以全身而退;定价随意、管理不当、广告过多、座位拥挤……除自习室从业人员个人行为造成的行业乱象外,对林薇来说,作为大学生创业,最发愁的还是资金问题。

由于资金不足,林薇和朋友只得决定先行装修自习室的大部分区域,遗留下的小部分功能区等资金跟上后再进行装修。曹景龙说:“除了提供一些专业性指导外,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政策上的支持。”

出路

据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仅有85万人,2019年增长至230万人。预计2020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将继续暴增,用户规模将达到755万人。而到2021年,在付费自习室市场逐渐饱和的情况下,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预计将下降至541万人。

赵龙是北京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今年6月,在考察市场后,他所属的培训机构决定在郑州开办一家自习室“试试水”。当投入20万元并在8月开业后,他们发现“效果完全没有预期那么好”。

“本来以为相比北京市场的饱和状态,郑州会稍微好一些,但是开业后顾客很少。”赵龙说。

面对即将或已经到来的大学开学季,赵龙觉得可能会面临“越来越难做”的处境。如何在同质化严重、盈利模式单一的行业中脱颖而出,获得长久不衰的竞争力和生命力,是每一个付费自习室经营者所面临的重大难题。

作为郑州付费自习室行业的“头部”,曹景龙认为他的自习室能一直保持较高客户流量的原因,还是在于口碑。但第三家店开业后,曹景龙开始琢磨怎样才能真正为自习室注入“灵魂”。2019年时,他的自习室最远用户辐射范围可以达到10公里,但现在基本都是3公里以内。

“市场越来越饱和,盲目扩张没有意义。”曹景龙表示,下一步,他想研究出一种学习模式,让客户参与进来,从而起到督促客户学习、保证学习效率的作用。

“我希望会员和客户能真正在自习室有所收获,而不是说我把座位租给客户后就不管了。”曹景龙说。

任广乾表示,以共享单车行业为例,在经历了萌芽、成长、爆发和衰退后的当下,只有个别品牌能够在浪潮中存活,付费自习室行业同样需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付费自习室这种商业模式就决定了其易被替代性,经营者一定要在品牌上多下功夫,在消费者心中树立良好的品牌形象,才能在消费者中形成一种选择偏好。”任广乾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小鱼、林薇、赵龙为化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