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涉教育股疫时涨跌背后:线下机构受创 巨头收割线上流量

自2月3日以来,二级市场教育板块中,“教育”概念火热,相关教育公司股价大幅上涨,在美国上市的好未来再创历史新高,市值一度逼近340亿美元。记者2月9日从QuestMobile后台数据看到,学而思网校的日活跃用户(DAU)从2019年的日均十几万已经攀升至2月4日的接近400万。

互联网教育板块上市公司股价的走势,与猝不及防的这一波新冠病毒疫情息息相关。在疫情防控形势下,全国各地纷纷要求学校开学延期、培训机构停止线下服务。同时,按照教育行政部门“停课不停学”的指示,多省市中小学和校外培训机构按学校正常教学计划提供免费线上课程。

这恰恰为在线教育的长远发展提供了契机。有分析师认为,受益于细分赛道包括在线教育课程服务提供商、教育信息化工具供应商等。

记者2月9日从QuestMobile后台数据看到,自1月29日起,作业帮的日活跃用户(DAU)从800万左右攀升至2月4日超过1400万。同期,小猿搜题的DAU从300万也涨至500万。其他在线教育的DAU也迎来一波涨势。

在线教培及教育信息化提供商受益明显

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1月26日,好未来率先宣布,为全国范围内延期开学的中小学生提供校内同步免费直播课程。随后,各线上教育培训机构跑步进场,主打线下的教育培训机构纷纷宣布转为线上教学。这促使学生和家长快速适应和使用线上教学手段,在线教育整体受益。

受益的在线教育机构大致包括两类,首先是to C的互联网教育教学机构,例如跟谁学、新东方在线、好未来等。

从市场表现看,新东方在线仅2月7日一个交易日就涨了15.81%,当前股价37.35港元,达到“史高点”;网易有道更是表现不俗,2月7日单个交易日创造了29.12%的涨幅,股价达21.15美元;同样2019年在美股上市的跟谁学,从2月3日开盘的33.02美元,涨至2月7日收盘时的39.92美元;美股老牌在线语培机构51Talk则从2月3日开盘的13.3美元涨至2月7日收盘的17.76美元,涨幅超30%。

受益的第二类机构,是to B的教育信息化提供商。华创证券分析师桑梓称,“本次疫情暴发是教育各细分板块线上化转型的机遇,而To B 公司大部分提供的是在线教育的工具或者平台。”而他们所提供的智慧教育系统、教务SAAS系统、线上直播、在线批改等软硬件,将成为学校或教育教学机构的重要配置。

记者注意到,这类机构不在少数,包括佳发教育、视源股份、科大讯飞、星立方、三盛教育、威科姆、佳发教育、全通教育等,股价均有不俗表现。

以为湖北等地区提供智慧空中课堂服务的科大讯飞为例,该公司股价从2月3日开盘的31.67元,飙升至2月6日收盘时的39.3元,涨幅24%。

这两类公司具体在哪些方面“受益”?桑梓分析道,在线教育各机构或将迎来新用户获客成本下降、在线续班的转化率提升,以及间接影响暑期获客成本下降。

在她看来,本次疫情将加速推动在线教育相关公司发展,催生更好的在线教育产品,提前布局线上的、具备研发资金实力的龙头企业最为受益,行业集中度或将进一步提升。

此外记者注意到,希望教育、宇华教育、睿见教育、中教控股等公司股价也有不同幅度的增长。“学历制学校标的基本不受影响。”桑梓表示。

部分线下业务为主上市公司发布风险提示

面对疫情,很多以线下业务为主的培训机构开始提供线上服务,如立思辰,昂立教育等。这几家A股上市教育公司的股价波动引起记者注意。

自2月3日起,A股教育公司、以大语文培训为主业的立思辰从开市当日的每股11.57元暴涨至2月6日收盘时的16.46元,涨幅达42.3%;昂立教育的股价波动路径几乎与立思辰如出一辙,从2月3日开市的每股17.18元,暴涨至2月6日收盘时的22.87元,涨幅达33%。

据悉,在疫情期间,立思辰旗下大语文线下课程全部转为线上直播课,同时为全国中小学生免费提供部编版语文“春季同步学”线上课程。

以立思辰为例,其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大语文直营学习中心数量已增至 133 个;而昂立教育在公告中披露,截至 2019 年末,公司线下课程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 90%以上。

华夏桃李创始合伙人张爱志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按业务逻辑来说,他们目前主要收入还是线下收入为主,疫情对他们短期业绩是弊大于利的。”

实际上,立思辰已经感受到了疫情带来的挑战。2月6日,立思辰发布公告称,线下恢复上课的时间将根据各城市疫情发展及国家教育部门的通知另行安排,存在不确定性;另外,线下课程转线上,增加线上课程的学员数量,同时可能导致线上系统升级、维护等成本的增加。

显然,面对股价暴涨,立思辰对自身业绩并没有十足底气。立思辰在公告中提示:“本次疫情可能对中文未来(立思辰子公司)2020年业绩增加一定的不确定性。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风险。”

而昂立教育更是在2月5日、6日、8日多次发布股票交易风险提示,并坦言“公司在线教育业务以前年度占比较低。公司目前采取线下课程转线上授课,是为应对疫情,对现有已售课程所采取的替代授课方式。公司后续在线教育业务的发展仍存在不确定性,也未形成较大的规模性收入。

那么,这类机构的股价为何还会上涨?“A股目前还坚持以教育为核心方向的标的不多了”,华夏桃李创始合伙人张爱志表示,在同样面临当前压力时,剩者为王,上市公司更有实力熬过去,乃至能倒逼转型为线上线下结合模式。

记者注意到,连涨4个交易日后,2月7日,立思辰和昂立教育股价出现下跌。同日,线下教育机构——兄弟连的创办人李超在公号“李超兄弟连”发布致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宣布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同时遣散全部员工。李超在信中对华图、潍坊大地等股东表示了感谢,并且表态将会用“最大的能力安排学员在疫情期间进行线上学习”。

互联网教育行业分析师古塔认为,互联网领域用户大战背后主要是场景之战。与餐饮、医疗很难纯线上化所不同点在于,教育场景有着纯线上化的可能性,本来这个过程可能是缓慢的,但疫情之下,场景强行将用户从线下拉到线上,好未来、新东方等互联网传统线下教育龙头的线上化进程加速。在这一波“教辅线上化”进程中,几大巨头会形成激烈的市场份额搏杀,直至最终走向新的市场平衡。

而受打击最大的则是纯线下教育机构,已实现上市的龙头教育企业由于自身实力雄厚,只要自身不出低级失误,会逐渐加剧行业中“强者恒强”态势,中小型线下教育机构资金流相对差,在这波疫情中很可能倒掉一批,大的教育机构还是会牢牢抓住“后疫情”的线下布局。但是,哪怕是出于风险防范,各大教育机构也会大力发展线上,“只做纯线下的教育机构”会逐渐从市场消失。

采写 新京报记者 冯琪 校对 刘军

编辑:朱紫瑛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