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韦博英语停课背后 与开心豆关系扑朔迷离

员工们忙着讨薪、办离职;学员们忙着维权、停止分期贷款——这成了近日韦博英语上海地区员工和学员们的群像写照。

蓝鲸教育了解到,已有多名学员、员工前往当地教育局、民政部门、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等处寻求帮助。

多位韦博英语前员工告诉蓝鲸教育,“早在3个月前,韦博英语就出现频繁推迟工资/奖金发放日期的情况。截至目前,已有多月工资、奖金未正常发放。”

10月初,一份落款为“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的公告在网上流传。公告指出,北京地区六个校区全部处于停止运营状态,未来公司会宣布破产。

在媒体报道中,就该事件致电韦博英语时,其客服表示关店情况不属实。

公告同时指出,9月25日,韦博英语老板之一的高四海曾来到北京处置相关事宜。据知情人士提供的截图显示,高四海彼时指出,“报读托福、雅思课程的学员将由第三方机构接手、提供后续教学服务。成人通用英语学员则可转为线上授课。”

昨日上午,学为贵教育集团方面发布声明称,决定向韦博英语提供帮助,为韦博英语北京六所校区的出国留学英语培训学员免费提供一系列线上、线下的雅思、托福课程。

蓝鲸教育从知情人士处获悉,9月26日凌晨,高四海曾通知北京员工,韦博英语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原本承诺将于9月末发放的拖欠工资,将被暂缓至10月底。

据了解,从7月份至今,北京地区200多名员工已长达3个月没有发薪。目前除北京、成都、上海外,全国55个城市的韦博英语校区仍正常运营。但因学费都是通过pos机打入上海总部的财务账户,所以在上海总部已出现问题的当下,其他城市校区还能否正常运营,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学生最关心:“课停了,分期贷款是否可停”

目前,大量的韦博英语学员自行建立维权群。据介绍,有部分前韦博员工也在建群,帮助学员通过录屏、截图等方式,保存韦博英语App中的合同。固定证据,以便后期维权。

据上海某维权群内部资料显示,目前有近千名学员进行过资料登记,涉及金额均在万元以上;所影响金额保守估计在千万元级别。

多位韦博英语学员对蓝鲸教育表示,“不少学员存在大量使用分期贷款的情况,使用的分期产品涉及广发银行、浦发银行、百度有钱花、京东白条、招联消费金融等多款产品。”

根据学员的贷款额度,分期1-2年不等。目前,学员最关心的就是,课程已停的情况下,是否可随之停止按月偿还贷款。这也是目前矛盾集中最多的话题。

群内学员披露,在沟通贷款机构后得到的答复是:“停止贷款需要由韦博英语方面将贷款剩余部分退还给金融机构,用户才可终止按期还贷。”根据目前搜集到的信息来看,该理想情况恐很难实现。

蓝鲸教育已接触到某银行员工,其曾为韦博英语的学员办理过分期贷款。

面对目前多数学员期望停止继续偿还分期贷款的诉求,其表示能理解学员的苦衷,“但学员贷款的全部金额已由银行先期支付给了韦博英语。所以想要停止学员贷款,无论怎样操作,韦博英语都是起始环节。问题在于目前韦博英语已‘爆雷’、最关键的环节缺失,学员们想要降低金融贷款方面的损失,异常困难”。

该员工指出,今年上半年,因韦博英语不能提供办学许可证,其所在银行已与韦博英语停止合作关系。另外,其表示“商业银行所涉及到的韦博分期贷款业务占比并不高,真正使用量较大的是百度有钱花一类的第三方产品”。

一名前韦博英语员工也对此表示认同。其指出,“因为京东、百度等平台贷款对资质审核并不严格,且放款速度很快,一般30分钟左右即可放款。因此今年以来,韦博英语使用京东的产品非常多”。

审核不严格,也就给消费贷款留下了不小的隐患。据早前媒体报道称,2019年第一季度,仅在聚投诉平台受理的有关教育行业的信贷投诉量即为1714件。而且,此次韦博英语合作最多的机构也是早前被点名过的百度有钱花、招联金融,另外还有京东白条。

此次韦博英语“爆雷”中的信贷问题并非个案,但给教育信贷案件又加上了浓重的一笔。

上海某律所的一位律师也对此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其指出:如果韦博英语明知经营不善而继续售课的话,可按诈骗罪报案。学员在教育局、民政部门维权的同时,可采取必要的法律措施:比如根据合同通知韦博英语解除消费合同;韦博英语也需申请破产,进入清算程序等方式来降低公司与学员双方的损失。至于学员多为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的学生这一情况,其表示可通过联合聘请律师的方式,降低所需承担的费用。

未受影响的开心豆,与韦博的关系“扑朔迷离”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天眼查数据显示韦博英语董事长为翁庆彪,但根据多名韦博英语前员工口述,矛头均指向“公司三高”(高卫宇、高征宇、高四海三兄弟)之一的高卫宇。

高卫宇其人,如今在天眼查上显示周边风险已有81条,大部分均与韦博英语相关。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多名韦博英语前员工对蓝鲸教育提及,韦博英语旗下开心豆业务并未受此次风波影响,员工工资一直正常拨付。官方信息显示,韦博英语成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上海。旗下拥有韦博英语、韦博开心豆少儿英语、韦博嗨英语等多个品牌,覆盖成人、少儿、游学等英语教育领域。

据报道指出,高卫宇曾表示,“开心豆部分将进行独立融资,并于融资完成后补发工资”。但早前开心豆曾对外宣称,已与韦博英语脱离关系。并且据天眼查显示,开心豆公司主体已于2019年9月17日,由“上海韦博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世纪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开心豆成立于2016年。但据多名内部人士指出,其实开心豆成立于2012年,最早以事业部形式存在;2016年分离出韦博英语。2019年9月底之前,开心豆一直与韦博英语在同一栋大楼内办公。直至9月底陆续搬离总部,转移至上海市汇鑫国际办公。

但根据内部员工爆料,在韦博的OA系统中,开心豆仍与韦博英语并列存在。此前的“脱离关系”一说,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在蓝鲸教育之前对韦博英语的报道中,我们发现韦博英语高管在教育资本圈中相当活跃。

CEO高卫宇曾参股轻轻家教创始人刘常科所办公司,如今该公司处于“吊销,未注销”的状态。

董事长翁庆彪则是凯泰资本背后的资方之一,其人在凯泰睿德投资比例为3.55%。更有意思的是,翁庆彪还担任“杭州头蓝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虽然投资比例未知,但头蓝资产对外投资仅有1例,即是泛文娱圈内大名鼎鼎的“头头是道投资基金”。该基金发起人之一、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的“吴晓波频道”,也刚刚折戟于跟全通教育的“忽悠式”重组案中。

此次韦博英语“爆雷”,会对其实控人翁庆彪、乃至其投资的两家投资机构造成何种影响,还需持续关注。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