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王京:第二、三课堂深度融合 将创建出“教育新生态”

新浪教育讯 2019年11月18日-19日,由爱乐奇与精锐教育联合主办的“第七届学习力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大会以“回归与进化”为主题,力邀3000余位国内外的教育和科技行业的专家、校长以及媒体等各界菁英参与本届大会,深度探讨中国教育的未来。

以下为新浪教育与鸿合科技创始人、CEO 王京先生的精彩对话实录:

2019学习力大会嘉宾访谈:王京

  新浪教育:鸿合科技是一个专注于中国教育信息化的优秀公司,在十多年前便投入到信息化产品的研发中。为何当时选择了教育行业?

王京:鸿合选择教育信息化,实际上是一个偶然中的必然。在2000年之前,鸿合就开始有涉足多媒体显示这方面的业务,当时的业务里面,我发现了很明显的一个现象,就是教育行业在设备的采购中支出占了一个主体地位,当时我们就有一个预判,中国的教育准备进入信息化的阶段了。

90年代的时候,互联网也是蓬勃发展的行业,但是教育行业的多媒体教学还是一个非常新的形态,我们除了当时进口显示产品之外,做的一个非常大的举措是启动了研发生产,这跟进口的产品能够做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在2000年前后,我们就推出了鸿合面向教育行业的特定产品视频展台,这个产品符合教育信息化1.0时代场景的使用特征。老师数字化的内容不多,有很多的东西都是要靠实物、书本、照片、杂志等放在课堂上讲,这个实物展台正好把教育信息化做了一个相当于跟洗衣机的半自动化一样设计,非常符合当时的国情,而这个实物的展台当时的进口产品大概是两万多人民币,我们的成本最后做下来是它的十分之一。所以这样一个符合中国教育市场、符合中国教育场景的产品组合,形成了我们在教育信息化1.0时代的一个非常亮眼,也非常值得纪念的一个阶段,发展的非常快。

从2000年大概到2008年,这种形态,在中国教育市场持续了七八年的时间,鸿合的市场占有率是第一位的,几乎算是行业里一个绝对的领导者。从2008年之后,其实教育信息化的形态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可能1.0时代前半段是很慢的演进,后半段就是高速演进,然后到了2018年4月份出台的教育信息化2.0行动纲领,把教育信息化1.0的阶段和2.0做了一个断代,这个断代基本上有20年的时间,所以鸿合教育信息化的试点,既是一个偶然,也是中国整个社会,特别是教育行业从1.0到2.0高速成长爆发阶段的一个必然。

  新浪教育:在您看来,中国教育信息化在这十几年经历了哪些重大变化?

王京:我觉得这一部分是有政府很清晰的政策指导的,同时也有整个教育市场非常敏感和积极的跟进。政府从1.0时代到现在的2.0时代,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些指导性的文件发布,有整个教育指导性的文件,也有专门针对教育信息化的指导性文件,给出了从教育信息化到教育现代化逐渐升级迈进的方针,这些纲领性的文件会给市场非常强烈的信号,从中国GDP的增长到中国GDP里面教育投入的增长,我们和发达国家之间投入上的差别、使用场景的差别、应用软件和内容上的差别,这实际上在社会的层面对教育给予了高度重视。

本身中国又是一个历史上非常重教育的国家,所以信息化时代和中国重视教育的基因,充分融合和碰撞,出现了现在百花齐放、非常好的教育生态的环境。今天会上我也提出了教育新生态概念,信息化时代给教育生态代来了剧烈的变化,就相当于信息化给社会、给生活带来的变化一样,都是非常巨大的。所以从业者可以谈人工智能和5G在教育行业落地的问题。其实在整个信息化和科技大潮推动下,社会上任何一个角落都会跟它发生碰撞。

新浪教育:您觉得未来教育信息化这条路会往哪个方面发展?

王京:教育信息化的第一个概念其实就是数据的概念,真正的信息化的过程,第一阶段就是产生数据的那些设备和工具被铺下去了。举个例子,现在手机都是数字化的,没有手机之前,可能这些东西都是纸质的文字记录,现在都是用录音,视频、数字化的照片,这是因为数字化的工具产生了承载数据的巨大平台,开始大家可能还是一种无意识的积累数据,但用着用着,用户有意识,商家有意识,服务的提供商有意识,使这个数据慢慢变的非常有价值,数据量越来越大之后,就进入到了信息化演变的下一个阶段,数据、内容在数据挖掘服务上面演变的人工智能,这个东西就变成了一个趋势和必然。要是在十年前,连数据的采集都还是一个问题的情况下,说人工智能,基本上就是骗子。

新浪教育:目前大家都在讨论AI+教育。您认为目前中国的“AI+教育”的发展现状是什么样?

  王京:人工智能本身的现状就是处在弱人工智能状态,一个是信息技术本身是什么状态,一个是你所在的行业、生态是什么状态,这两个之间是谁也不可能独立出来,肯定是互相。人工智能本身虽然是很热的一个名词,但人工智能本身的应用还处在一个比较弱的状态,人工智能在教育行业的使用,现在也处在一个探索、弱人工智能的状态,比如说现在人工智能的自动阅卷、语音识别、口语、批改作业等先文字识别,然后再识别内容,再最后自动批改。现在有了人脸识别之后,课堂的效果评估、听讲的关注度、满意度的评估反馈,都做了很多探索。

特别是头部教育机构,在这方面做了探索,公立校也做了很多探索,我演讲里面有一部分内容由于时间关系就去掉了。我们人工智能在学校的教学里面有几个案例,课堂里怎么表扬学生,怎么击鼓传花传达题,都是比较初级的人工智能,大家理解的人工智能是人能够被机器取代的程度,用高度的智慧完成一些教学的工作,这样的实践也有企业已经开始做了。

目前的探索可以纳入人工智能的范畴,也可以纳入教育的一些工具深度提升使用的范畴,人工智能比较热,大家都在往上贴,真正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因为是孩子和人之间的交流,这个东西是不是能够被一个机器所取代,或这个机器已经达到了完全拟人的程度,让你识别不出它的真假,大家其实都没有绝对的答案。但至少我认为教育里面的低龄儿童,就是初中以下的低龄儿童用人工智能来做这种教学还是有一定的问题。但是到了那种理智性的、知识的复杂度到了一定层次,传授知识的效率如果提升,用户可能不太在意是不是真人在讲,也许这个东西会有更好的使用状态。我想在孩子小的时候应该多一点温度,少一点机器,后面可以提高机器的利用率,我想现在都还是处在探索阶段。

新浪教育:AI在教育领域充当了怎样的角色?AI有没有办法改变教育?它将如何影响教育行业?

王京:我觉得人工智能扮演的就应该是一个辅助角色,在医疗、教育、司法,这些都是人工智能探索的热点领域,我认为可能医疗和司法比教育相对来说更合适一点,因为现在医疗的误诊率,人工智能能够大幅度的避免,不需要温度,它需要准确,判案的准确度、判案的合理度能够提升,判案也不需要你一定要温度,更多的是理性和客观。在公平、理智、客观方面的工作,都是机器完全能替代的,机器的感情呵护还是有一点生硬,不能说人工智能热以后,教师取代了,律师取代了,不可能的。

新浪教育:我们知道,要让AI发挥出更大的功能,离不开与各领域的深度融合。鸿合科技在教育行业有怎样的融合和布局呢?

王京:这个问题也可以回到我今天谈的教育新生态的概念。我们谈的教育新生态是三个课堂,我们第一步是把三个课堂信息化完成,也就是说信息化不完成,数据不产生,你所谓的这些东西都演进不起来。这里面推进最快的就是第二课堂,也就是政府的公立校是国家在推的,现在的校外机构自发的,也是被这个浪潮顶着。

另外一个场景是家庭,家庭的信息化这部分,我们其实比较慎重,因为现在对家长的减负都是一个社会的问题了,家庭这部分用比较重的信息化的手段去铺设影响,我们认为还是要慎重的。

重点应该是在两个课堂,第二第三课堂先把信息化的手段用足了,然后再跟第一课堂之中的家长、学生产生良好的互动,在这个前提之下,比如我们现在做的第二课堂、第三课堂的信息化,同时第一第二课堂之间的连接,第一和第三课堂的连接,第二和第三课堂的连接,这都是我们可以做的工作。可以有轻重缓急,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产生碰撞效应,就应该有机的去推动它。

我们现在做的很多的事,比如说现在新东方、好未来和爱乐奇都找我们,希望他们学习能力体系能够向公立校赋能,公立校也有需求,也有老师的水平不够,师资力量、专业水平等等问题,这些资源怎么对接,付不付费,有没有一些潜在商业的问题,都在探索。但这些工作对我们来说,已经在这个市场里有这么大的一个影响力以后,就生态化了。

大家既然已经是朋友了,我们就探索在中间能不能取到有利于社会、孩子、教育和企业发展的路径,我们一直在做这种工作。与教育机构的合作和碰撞,也让我们思考在公立校的场景里有大量的应用可以被实践,一块屏改变命运也是公立校之间相互的扶持,也有公立校之外的相互扶持,这个社会进步才是好的。如果各自封闭,我的地你不能碰,我的地你不能去,其实那就太过于刻板,行业的组成机构之间是有作用力的。

新浪教育:在演讲中您提到鸿合有多个合作伙伴,爱乐奇也是其中之一。您认为跟爱乐奇合作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王京:爱乐奇是一个内容见长的公司。在教育信息化2.0年代核心的提升就是从硬件向软件向内容和服务转型,爱乐奇已经在服务和内容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实际上这是公立校本身的弱项,公立校的弱项是内容和服务在体系内不太受重视,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整个业务形态还没有像硬件那么容易形成规模,而这些机构已经有大量的经验、储备,包括好未来的这种理论和实践的积累都非常的丰富了。这个部分,我们非常乐意见到两个市场的融合和碰撞,我们也非常愿意把爱乐奇的教育资源、内容分享到更多的教育场景。

都是一样的孩子,为什么这些孩子一定要在这个场景用这些东西,他可以在不同的场景里用,在家里面也可以用,我们非常乐于做这样的穿针引线和导引工作。所以我们在今年跟爱乐奇的合作里面,针对爱乐奇开的英语双师课堂,我们在产品上、技术上、研发上跟它做对接,帮助他的产品能够很好的运作在各种私立校、公立校,各种学校的场景里面,这应该是教育和教育之间的融合。

新浪教育:您觉得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合作会给教育的大融合带来怎样的影响?它会产生怎样的效应?

  王京:其实这种融合在培训机构这样的一个小生态里面,它已经在碰撞了,爱乐奇搞这样的活动,包括后面还有其他的一些类似会议,都是在做小生态里的融合,我今天谈的是再扩了一些,变成中层生态的,然后是大生态的,这种东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自然会吸引到一起去,最后形成一个新的生态力量。

这种问题既是一个企业发展的主观上的愿望,也是客观自然界的这种物体和生态中的一种自然吸引,大家就会撞在一起去,每次会都在碰到从不同地方参加会议的人员,背景完全不一样,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我今天分享的时候,看到市场部给我发的照片,底下有很多观众都在拍,这个场景如果换到讲培训机构事情的时候,他们都很熟悉了,就不会拍了。因为隔着行业,他就觉得东西很新鲜,原来人家的教室做成这样,我能不能学,我能不能够引进,这就是距离远了以后,他发现原来我们之间有这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而拉近之后就产生了很多的变化。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