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疫情之外 | 一场“教育”的和解

疫情之下,教培行业像极了一位闹情绪的小朋友,他哭哭又笑笑已经20天有余。直到夜幕降临,“安抚员”们(教育服务商)才挤出时间,扯着嘶哑的嗓音与作者聊聊这个“孩子”……他究竟是怎么了?

除夕之夜,新冠肺炎的扩张之势打破了一片祥和。几乎所有线下机构被迫暂停面授课,转战线上,其中不少机构没有技术、没有“懂行”的老师,也没有更多的钱了。在令人窒息的24小时里,他们只有拼命寻找救命稻草。

“我相信40万-50万家培训机构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爱乐奇创始人兼CEO 潘鹏凯把这次疫情比作海啸,突然之间海、陆大地震,一些线下机构是纯陆地动物,要紧急借助救生工具;但一些纯线上机构现在到了沼泽地,也不得不调整、优化。

覆巢之下,机构无完卵

01· 

覆巢之下,机构无完卵

这是一场至今还看不见终点的“消耗战”。一边是场租、教师工资、课消的压力,一边是效果、口碑、品牌的考验。

根据富途研究的观察,“由于疫情致使人们必须待在家里,传统的课后补习班受到严重冲击,大湾区较为知名的线下辅导机构的思考乐,在1月20日钟南山院士确定新冠病毒人传人之后,就开始连续下跌,股价到最新交易日跌幅超过20%。”

而这并不是个案,不少受教学场景限制的线下早教机构、素质教育机构、职业教育机构在黑天鹅来临时,短期集体承压。

“收入规模在2000万到一亿元之间的中型线下教育机构受影响最大。” 新东方小狼表示,这部分机构的合规成本较高,有校区房租,有雇佣成本,不容易向上转移,也不容易获得外围用户信任,更关键的是停课期间他们几乎没有办法获得进一步的收入,现金流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 

潘鹏凯也看到,学员年龄越小的机构,受到的冲击越大。尤其是一些托管类早教机构,一些以线下外教授课为主的少儿英语机构,疫情越长对他们越不利。

“从更长远来看,我们所有机构都面临挑战。” 校宝在线董事长兼CEO张以弛直截了当地指出,疫情很大几率会导致暑假缩短,根据我们的统计,培训机构暑假实际收入要占每年年收入的40-50%,真的不能特别简单的去看问题。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网易有道副总裁金磊显然是属于淡定的那一位,“疫情给教育行业带来的影响,就像‘进化论’,能够适应节奏变化的企业会越来越好,不适应的企业肯定就不行了,但我更想强调的是这种进化是一个正向的现象。”

扶摇而上,效果是关键

02· 

扶摇而上,效果是关键

在冰冷与未知的另一面,似乎总蕴藏着希望。

疫情之初,在线教育又临拂晓。“免费课”从天而降,世人笑称在线机构的红利来了。

1月31日,钉钉便宣布有广东、江苏、河南、山西、山东、湖北等20多个省份加入“在家上课”计划,超过1万所大中小学、500万学生将通过钉钉直播的方式上课;2月5日作业帮宣布免费直播课报名用户数已突破1000万;随即,猿辅导也宣布免费直播课已超1000万人在线听课……各家纷纷交出了令人振奋的答卷。

作为ToB的服务商,疫情以来潘鹏凯几乎是每天早上7点上班,晚上12点才下班。“手机我是一直在充电的状态,根本就离不开,现在的业务呈10倍20倍的速度在爆发。”金磊也透露,截至2月10日有道智云已经接到全国超过2500所学校和机构的合作需求了。

“现在大规模的体验人群涌来,大约为整个互联网教育节省了1000亿元的推广资金。”曾经的低价入口班鼻祖小狼十分清楚“免费课”就是催化剂,兴奋之余他也不得不提醒,“疫情的催化作用只会改变反应速度,不会改变反应方向,机构一下子把未来4、5年才有可能体验的学生数消费掉,如果产品不够好,坏了口碑只会加速自身死亡。”

此时,一系列学者的质疑声也不绝于耳了。“机构凶猛,它带了节奏”、“说好的素质教育去哪了?”

曾为浙江大学计算机系讲师的潘鹏凯直言,形式是次要的,教育效果才是关键。很多线上机构之所以收不到钱,核心是教学效果不够好。当前的教育行业欢迎有人才,有技术的在线教育机构进场,这是好事,但如果有人进来是为了“割韭菜”,那必然会把这个行业破坏掉。

教育——教书育人的效果,才是机构扶摇而上的关键。

教培未来,谁主沉浮?

03· 

教培未来,谁主沉浮?

但教育本身,如同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与心”的复杂性超乎想象。也正因为他复杂,他让人捉摸不透,才给了未来无限的想象空间。

游走于一波又一波唱衰线下教育的论调里,小狼依然坚信K12赛道应该会大比例回归线下。他认为,“对大多数K12的家长而言,从小学到初中、高中是一个长期的连续学习,价格优势和其他情况都没有学习的连续性重要。”

“在线教育绝对不可能颠覆线下教育。”张以弛拿出零售行业举例,“零售行业我们认为已经被互联网改造的非常成熟了,对吧?但是线下零售占比依然在70%以上,线下教育的占比只会比70%更高。”

这是否意味着在线教育的红利仅仅是昙花一现呢?“在线教育的流量红利不会是昙花一现”,负责网易有道旗下AI开放平台的金磊坚信,当所有人都体会到了在线教育的好处后,就跟当年大家尝试网购一样,还会有很多人回到线下,但是线上教育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不仅如此,疫情对于人工智能+教育存在有益的一面,数据被利用的越来越多,未来人工智能+教育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好。

“我觉得(疫情)是线上线下融合的开端,因为再小的线下机构也一定会意识到有些服务是可以线上交付的,OMO模式将是未来。”张以弛如是说。

关于教培的命运,众说纷纭。线上还是线下?原本,这不应是一场二元对立的争辩。

疫情之外,

那个哭闹的小孩终将与自己和解……

责任编辑:潘程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