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蓝象资本宁柏宇:大厂入局能让教育行业“各归其位”

投中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前不久,是蓝象资本成立五周年的日子。这个伴随着在线教育一起成长起来的行业早期基金在这五年中累计投资了80个教育早期项目,见证了在线教育从野蛮生长到与科技融合,逐渐规范化的过程。

近日,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同投中教育分享了他这五年对于在线教育的感悟。同时也站在行业投资人的视角对行业变化下的投资逻辑做出判断。

1

规模化与规范化

过去五年教育行业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

我认为变化最大的是过去两年(2018年下半年至今)行业开始走向规模化,在此前三年还处于比较平稳的状态,大家都还在观察。

任何一个行业发生变化一定是出现巨大变更的时候,过去两年,教育行业的挑战者开始增加,尤其体现在K-12领域。出现像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包括像头条、阿里这样的巨头进入,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稳若泰山的K-12领域会出现这些新的玩家,变化发生的速度超出想象。

从宏观来讲,规模型玩家增多,出现了5到7家有潜力成为百亿美金以上的公司,相当于从原来的双雄争霸到现在的多级竞争。

另一个宏观变化是政策明显趋严。从规范全日制民办学校上市到幼教资产证券化受阻,到对培训机构的严格监管,到对在线教育的严格监管,再到对进校的严格监管……诸多监管体系下,行业开始走向规范化和标准化。

教育行业被监管也是一个重要的标志,意味着这个行业正在成为主流行业,在逐步走向成熟。

微观上,站在早期投资人的角度,我觉的行业创业者的综合素质提升了不少。原来教育行业的创业者是非常传统的,比如开个培训班。但过去五年,行业的创业者逐渐互联网化,他们对于技术、金融和对教育产业的理解都在发生变化,商业经验和商业能力也越来越高。

一个行业有钱了之后带来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人”了。那5-7家有百亿美金潜质的公司也增加了很多创业者对于教育创业的信心和勇气。比如好未来这样的绩优股,其实对行业品牌是有很正面的影响的,使得资本市场对教育行业逐渐认可。

除了资本之外,国家对这个行业的认可度,家长对这个行业的感知度,以及求职市场的火热度都能看出来,行业地位在明显提升。

2

变化下的机遇

那么行业的变化给创业者什么启发?

我们看到中小企业创业的黄金期是在2014年年初到2018年年初,这个阶段风险投资人刚开始意识到教育是个好领域,开始往这个领域里放钱。

但从2018年到现在,陆续出现公司暴雷,很多头部公司开始疲软。相应地,创业者也需要更谨慎了。

另外,像前面提到的,在这两年的创业寒冬里,明显对于初创企业的创业者要求变高了。如果是2015年,市场还会留给创业者足够的成长空间,但到今天,在市场相对成熟的情况下,创业者既要懂教育,懂商业,还要懂资本和技术,这不仅仅要求你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方向,在技能储备上你也应该有足够的硬实力。

我有一个观点是下一波如日中天的公司现在正在渐长。因为创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信心和坚韧性,谁都知道现在创业是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的时候,你偏偏要出来创业,说明这个人对自己的方向是很坚定的,内心准备也是非常充足的。所以我觉得下一波的“好未来”“猿辅导”正在孕育当中。

而最好的公司永远都是“时代”的公司,或者叫风口也好,叫浪尖上的公司也好。除了创业者自身具备实力之外,还一定要顺应时代发展,在浪上共鸣。因为个人跟时代相比实在是太小了。

今天一个很明显的“浪”就是直播。直播和视频基础设施的完善给我们带来了肉眼可见的变化,在这个大的直播浪潮中,没有人会幸免,教育也不会独善其身。以我们投资的101名师工厂为例,这家公司的优势就在于他准确的抓住了新机遇。

像这样的浪潮很多,凡是大变必有大机遇,这个大变带来了中国跟国外的市场的变化,带来了各行各业新的工作形态和工作技能的变化,带来了学校教育基础设施的变化,带来了我们接触知识和认识知识的方式的变化。这些都是创业者的机会。

3

从教育投资到风险投资

伴随着行业变化,教育投资的逻辑也在改变。

一个投资趋势的明显变化是这个阶段老兵创业增多。教育上市公司在过去五年增速非常快,上一波创业公司上市后,就出现了一些高管溢出,开始二次创业。不同之处在于,原本投资案例中,投资刚毕业的创业者的情况居多,现在大家都倾向于投资更加资深的创业者。所以说教育的创投市场也在逐渐的成熟。

在今天,如果创业者没有一段比较好的职业经历,获得融资的几率是非常小的。像扎克伯格和Facebook这样的例子,是在个体的能力得到极大释放的时候才能成功的,比如只做一个APP,或者只做一个网站。但今天我们发现所有创新的东西对创业者的综合商业能力有了极高的要求。没有一把足够锋利的剑,你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

第二个是巨头的上涨的趋势非常明显,个别到了200亿美金体量的公司还能增长30%,说明公司质量是非常好的。在核心领域跟巨头竞争必然很吃力,所以有巨头的领域投资者基本就收手了。

以上是投资的人和投资的项目上发生的改变,从蓝象自身讲,明显比原来投资门槛高了。

这两年我们发现风险投资有风险投资的规律,教育也有它自身的规律。如果说前三年我们投资更“教育”的话,这两年我们投资就更“风险”了,也就是说更看重“增长”。

原来大家都觉的教育是个“慢行业”,不需要长得太快,把内容做好才是关键。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互联网教育是可以快速增长的。

从2015年到现在,是一个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跟教育结合的过程。所以蓝象投的主线都是带技术属性的,区别是前三年受传统教育的影响比较多一点,注重好的教育产品,后来我发现光有好的产品不够,企业还得会增长,会竞争,会投放。所以这几年我们的投资其实越来越符合风险投资的规律。

资本本身的特点就是要高效的促进企业增长,这是一个基本的要求。

4

大厂铺路小厂修车

疫情期间,腾讯、华为、阿里、头条等大厂为在线教育提供了“新基建”,他们的大力入局给教育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大厂进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挤压了创新企业的空间,但我认为整个教育行业是非常需要一个底层的操作系统,各归其位才能以效率更高的方式做教育。

把时间轴拉长,2013年的时候,在线教育刚出现萌芽,跟电商至少有10年的差距。但到今天,我觉得在线教育跟电商用户体验已经很接近了。这意味着我们花了大约7年左右的时间把在线教育和电商之间的差别缩小至几乎为零。

电商之所以能够得到长足的发展,是因为在电商这个领域里所有的基础设施都有人做。店铺、流量、供应链都有人帮你弄,你只需要开个店就行了。因此说行业的基础设施好了之后,所有人都会受益。

回过头看教育,钉钉覆盖了学校场景,在线教育覆盖了家庭场景,除此以外还有很多其它的学习场景,这些场景里的基础设施建设才刚刚开始。底层的基础设施建好以后,上面应用层创业的机会就会变多。

所以巨头进入“新基建”的过程,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影响了“新人”再去做新基建。底层的操作系统讲究“各归其位”,每一家教育企业应该干好他生态位上该干的事儿,这种大投入的事更适合巨头去做。

大厂铺路小厂修车,这样大家在一个有序的生态系统里反而效率更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