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互联网巨头入场在线教育 野村证券:一两年内难超头部玩家

界面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记者 | 江敏

字节跳动教育部门成立一周年时,其业务负责人陈林发表“三年内不考虑盈利”的言论,在教育圈引发关注。互联网巨头加码,给火热的在线教育又添了一把柴。

此前字节跳动就曾通过收购清北网校,投资创新型“Minerva Project"等布局教育,后自主研发GoGoKid、瓜瓜龙思维、瓜瓜龙英语等产品。

不止是字节跳动,阿里、百度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都在教育领域有所布局。百度从2015年成立“百度教育事业部”,还先后投资沪江教育、作业帮、作业盒子等;腾讯则在2014年上线腾讯课堂、腾讯精品课等教育产品,并参投VIPKID、猿题库、新东方在线等;阿里则在2013年就推出“淘宝教育”为教育机构提供营销服务,后参与VIPKID、作业盒子、TutorGroup的投资。

但近两年,巨头们对教育业务发展思路已从提供平台、流量和资金转向“自产自销”,这给在场玩家带来压力。

目前,头部教育企业新东方和好未来已布局多年在线教育,上市的在线教育企业也不少。据野村证券提供的数据,2019年在线K12教培排名前六的玩家,市场份额约占20%。不过,即便该数据在今年预计将涨至25%,市场集中度仍然不高,给后来者提供发力空间。

“但一两年之内,(互联网巨头的教育业务)可能还很难撼动几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的领先位置。”野村证券中国互联网及教育行业分析师徐静对界面教育说。

互联网企业在流量和技术上有优势,为切入在线教育领域增加底气,但其劣势也颇为明显。在师资、教育内容生产,以及市场份额等方面,在线教育头部玩家仍然与后来者拉开差距。

“猿辅导、作业帮的创始团队也是从互联网巨头里走出来的,但他们之所以成功,关键是在对的时间进入对的赛道,到现在已经历五六年的沉淀。这是后来者难在短时间内追赶上的。”徐静解释道。

巨头们也意识到自身劣势,想尽办法“取长补短”。今年5月,字节跳动旗下清北网校公开招聘中小学网课教师,还开出“年薪两百万,上不封顶”的待遇,引来不少围观。

“他们非常想挖一些有经验实力的名师,但难度挺大。”据徐静了解,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讲师薪酬很高,年薪200万并不稀奇。对后入场的巨头而言,教师供给问题的确是挑战,但培养名师的机制、深度研发,以及快速产品迭代的能力才是致胜关键。

但巨头们加码教育也非一时兴起。长远来看,在线教育的这块“蛋糕”还有做大的空间。

据野村证券提供的数据,2019年,国内K12学生中约有1.8亿人参与与升学相关的校外培训,参培率在32%左右。这使得K12教培市场规模约为4800亿元,在线教育约占13%。

对比文化相近的日本与韩国,这一参培率还有上升空间。在日本与韩国,K12学生参培率分别超过50%与80%。

“一线城市的参培率应该远远不止50%,但三四线下沉市场的参培率还非常低,可能连20%都不到。”徐静表示。

这一现状有望在今年发生变化,给各玩家提供加速跑的时机。疫情为在线教育发展起到催化作用。从年后开始的“停课不停学”给线上教育做足了免费推广,在线教育机构也因此获利。

徐静认为,在线教育行业至少因此有三方面的改变:运营指标的改善;行业集中度提升;消费者心智和习惯的改变。

据她了解,在线教育龙头企业的用户转化率(免费用户转正价付费的比例)在今年春季提高到25%-35%之间,而之前行业平均为20%。此外,表现较好的企业续班率甚至高至80%-85%。

更为深远的影响是对消费者习惯的改变。

在疫情之前,互联网在教育行业的渗透度并不高。对家长而言,教育的试错和时间成本很高,对预缴费和资金安全的担忧也较多。此外,在线授课效果也不如面授理想,这导致在线教育此前一直处于“烧钱赚吆喝”的尴尬状态。

疫情之后,更多家庭尝试在线学习,打消了消费者一部分顾虑。此外,在参培率不高的下沉市场,用户也开始接触在线教育,一些教育机构打出“名师”策略,以吸引有升学需求的学生和家长。

“不可否认原本已经习惯线下面授的用户,大部分还是愿意回到线下。但疫情之后,有超过50%的用户增长是来自于低线城市,这些新用户在当地很难找到好的辅导老师。”徐静认为,疫情也让低线城市用户自下而上的开始接受在线教育,为未来市场渗透做铺垫。

这一时机点使得今年教育圈格外热闹。

在资本层面,今年3月,猿辅导宣布完成10亿美元融资;6月,作业帮也宣布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值得一提的是,前者也是在线教育行业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在营销层面,今年暑期营销大战不仅有网易有道与跟谁学等新加入的玩家,不少机构还频繁在综艺节目中投放广告植入。比如字节跳动旗下“瓜瓜龙”系列就在近日《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刷足存在感。总体而言,市场投放力度相较去年更为激烈.

“有的头部企业给出的暑期推广预算就超过10亿。行业专家预测,今年全行业暑期投放金额会比去年高20%多。”徐静说。

在营销费用高企之下,盈利仍然是在线教育玩家的普遍难题。陈林提出“三年内不考虑盈利”,也是互联网巨头对市场现状的清醒认知。

相比之下,互联网巨头的资金优势则会让已有玩家变得更为胶着。烧钱换市场既是新玩家的入场策略,也是老玩家不得不跟进的防守策略。徐静认为,目前在线教育头部4家企业体量非常接近,如果不主动出击,市场份额就会白白送人。

“大家(已有玩家)希望在互联网巨头真正挤占赛道之前,能够尽量巩固自身优势,这种状态应该会持续到明年上半年,甚至后年。等到头部玩家份额稳定,行业的整体增速逐渐放缓,才有机会去探讨盈利性的问题。”徐静解释说。

对于未来在线教育的竞争格局,徐静认为,不太可能出现赢家通吃,或一两家独大的情况。市场容量大,以及多样分层的用户市场决定了教育市场无法做到“大一统”。此外,目前市场同质化竞争严重,多集中于在直播大班课领域,会让行业区分度更难达到。

“在线教育市场现已经前期培育了5年,但还是处在早期阶段,我们相信未来赛道是可以容纳超过三个在线教育巨头,但最终谁能胜出,可能还要回归如何做教育本身。”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