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高考

媒体质疑2017高考作文对落后地区考生不公平

每年高考后,吐槽高考作文题就成了“必火”的舆论话题。

一方面,因为作文占有很大的高考权重,某种程度上已成“高考象征”,评点作文在有千年科举历史的国度,成了公众关注高考的一种舆论仪式。另一方面,高考其他科目和试题,缺乏大众参与性,比如数学、英语,很多人也看不懂,而评点作文是没有门槛的。

于是,作文题往往成网友吐槽的“重灾区”。今年吐槽的一个关键词是:对落后地区的考生不公平。

比如,今年全国1卷的作文题,是让考生从这几个“中国关键词”中找写作角度:大熊猫、广场舞、中华美食、长城、共享单车、京剧、空气污染、美丽乡村、食品安全、高铁、移动支付。

网友吐槽说,这题目是“欺负”从大山里走出来的贫困农村考生,因为其中很多关键词离他们很遥远:他们的生活中没有共享单车和移动支付,只有自行车,有人甚至没有银行卡;他们没有坐过高铁,大多仍依赖于传统火车;他们不熟悉广场舞,因为他们的父母不干农活,就无法承担学费;他们甚至因为离家进城的机会也少有,所有大中城市的“空气污染”,对他们亦是陌生。

在这样的作文话题竞争中,他们完全处于劣势,有人甚至无法下笔。因此有网友质问——生活在城市的出题者,过于站在城市的视角,人为抬高对农村地区特别是贫困地区考生的门槛,是否损害了高考公平?

第一句,这种质问,一定程度上,可能夸大了贫困地区考生对那些关键词的陌生与距离。

虽然他们的生活中,未必有共享单车和移动支付,但未必就不知道和不了解。媒体经常报道,老师也会在课堂中提到,不一定非要“接触”和“实践”过,才能评论。陌生,也会有陌生的视角,也能写出陌生的味道来。而且,这是一个开放的题目,一共12个关键词,总能找到跟自己生活有密切关联、又熟悉、又有评论感觉的关键词,12个关键词,多少还是能看出出题者“让大家都有话说”的良苦用心。即使贫困地区考生对有些关键词比较陌生,阅卷者的判断,也会矫正可能产生的不公。

第二句,虽然网友的批评有点儿苛刻,却是一种很好的提醒,让高考命题者看到了民众对高考公平的敏感。提醒决策者,应该在每一个环节,都意识到公平的优先性和重要性,意识到我们可能存在的盲区。中国太大,很多问题太复杂,高考牵涉无数家庭的切身命运,无意中某个细节上的“人为门槛”,结果可能带来很大的公平偏差,几分的差别,就是完全不同的命运。

比如共享单车,长安君前不久,曾经到某中部省会城市出差。那里的共享单车,比北上广少太多了。再往下,县城里的孩子是否见得更少?乡下乃至深山的孩子,是不是有可能“闻所未闻”?在互联网普及率刚过50%的中国,注定有近一半考生,不是互联网的“原住民”;而在大凉山等偏远地区,别说“共享单车”,甚至只有“共享索道”。一群溜索法官们,还必须扛着国徽、撑着滑索,徒步到深山里给老百姓开庭。

再讲一个故事:一位记者在贫困山区采访一个贫困家庭,母亲正在给孩子泡面,记者对孩子母亲说:“尽量让孩子少吃这些油炸的速食垃圾食品。”孩子的母亲说:“没关系,不经常吃。但是每年都会给孩子煮一次,因为今天是孩子的生日,其实我们根本舍不得吃。”

在生活在城市的记者眼中,方便面是“垃圾食品”,而在贫困山区穷人眼中,那是生日时才吃得上的奢侈品。如果高考这种等级考试的命题者,没有同情的理解,没有换位思考的意识,不站在贫者弱者的角度思考,不考虑他者的起点、环境和经验进行审视,站在自己“习惯”和“舒服”的立场,的确很容易制造非意图的不公后果。

长安君相信: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在一场人为设计的、波及数亿人的考试中,命题者对“公平的敏感”,至少意味着:力争让每个学生都有“看懂题”的权利,都不会因“题目的障碍”而被排除在门外。

因为,高考公平是中国社会公平的基础秩序之一。它的本质意义就是公平,即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科举千年,恢复高考四十年,多少穷苦人家的孩子,通过考试改变了命运?这也是尽管高考存在许多弊端,但一直不能废除的道理。统一高考有千般不是、万般不是,但有起码的、最底线的公平,即使是应试教育、扼杀创造、僵化思维、难出大师等种种弊端,也是大家“公平”地承受。

所以,在体现“公平”的平台上,人为制造新的不公平,才让人感到某种“缺乏公平的敏感”。

进一步说,一个最常见也最朴素的“中国梦”故事是:一个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经过自己的努力后,考上一所名牌大学,从此走出乡村世界走进另一个世界。改革开放30余年,今天,从上海外滩到北京国贸,高耸入云的写字楼里,那些喝着咖啡说着英语的白领高管们,就是这些故事的主角。从个人叙事变成国家叙事,高考给他们的东西,让后面的人看到了可以复制的希望。

可以说,高考对于农村孩子,是为数不多的甚至是唯一的一次,可以仅靠自己努力就改变命运的机会。对于农村考生,高考的意义和价值远大于城市考生。他们的教育资源已经不如城里孩子了,如果在出题上又设置了障碍,农村孩子改变命运的可能性就更小。

如果农村孩子上升通道变窄,毫无疑问是进一步加大阶层固化。而社会上如果有一部分人永远看不到希望,他们会将整个社会拖入灾难、地狱、深渊。欧洲现在就有些进入了这个噩梦。经济社会发达,国民素质高,福利好,那又怎样?那些看不到希望的人可以用一场又一场的袭击,瞬间拉平阶层之间的鸿沟。

有人说,这是否对命题者过于苛责。但长安君认为,在以公平为生命的高考面前,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失去对公平的敏感和捍卫。

有句话说:“实现公平,即使天塌下来;没有公平,天就会塌下来。”

而罗尔斯对公平的规范要求更近了一步:平等之外,考虑到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阶层固化”和“通道受阻”的集体焦虑之下,更应该强化公平的制度设计。

生活在城市的高考改革设计者和命题者们,可以没有乡村贫困生活经历,但不能失去贫困的感知和同情的理解。你们某个非常细微的想法,也许都可能影响无数人的命运,一念之间有人命关天,一念之间有命运变迁,一念之间有公平万千!没有公平,何来正义?

(长安剑)

高考专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