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国际学校

耶鲁大学校长2019开学演讲:好奇心是通往未来的钥匙

新浪博客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大家早上好,

所有Eli Whitney项目的学生们、转校生们、来访的国际学生们以及大一新生们: 欢迎来到耶鲁!

在此,我谨代表各位同事,向在座的各位耶鲁家属表示热烈欢迎,感谢你们的到来。 请与你们深爱着的新晋耶鲁学生一起尽情享受他们大学生活的最初的美好时光吧。

通常,大学校长会在开学致辞中对本科生说,你们出类拔萃、万中挑一。 当然,你们都是最优秀的,但这不是我想表达的重点。 相比之下,我想鼓励你们在进入大学后不因自己的卓越而自命不凡;上下求索;承认和面对自己处于迷茫或困惑的状态;愿意说“我不知道……但我想要找到答案”。还有,最重要的是,要有勇气承认,“也许是我错了,其他人的观点才是对的。”

怀揣着这样的态度,你才能从老师和同学那里收获最多的东西。 这是为什么我们汇聚于此。 我们到耶鲁是为了提问,提出关乎彼此,关乎世界的问题。

今年夏天,我读了一个关于Isidor Isaac Rabi的故事,他是美国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 Rabi出生后便被带到美国,他对粒子束的研究促进了核磁共振成像的发展和许多其它的科学进步。 1944年,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他一直记得母亲问他的一个重要问题。

Rabi的父母在布鲁克林开了一家小杂货店,他的母亲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 当其他人的母亲每天下午问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学到了什么的时候,“我的母亲总是问我一个不同的问题。 ”Rabi回忆道,“‘Izzy(Rabi的小名),’她会说,‘你今天问了一个好问题吗?’”Rabi相信正是母亲对他“记得提好问题”的叮咛引领着他走上了成为一名杰出科学家的道路。

所以,在场的所有家人们,当你们给你们的耶鲁学生打电话时,关注他们的同学、室友和餐食情况之余,请记得问问他们提出了怎样的问题。 

想象一下,从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到量子科学的惊人突破,其中一些正在耶鲁大学发生,所有这些都始于提出了一个问题。

当一位音乐家试奏了一曲新的旋律,亦或是一名社会学家观察到一段社交互动,他们会问“为什么”和“如果这样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正是他们的好奇心点亮了我们的世界,为我们指明了新的方向。

自我发现也来源于提问。 当你问自己“我为什么相信这些?”或者“我为什么要那样做?”时,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我想起了诗人Billy Collins的一句话:“诗歌的问题在于它鼓励更多的诗歌创作。 ”

提问也是如此。 一个问题引向另一个问题,就像一扇大门开启了另一扇大门。 有时我们提出的问题会把我们引向死胡同。 这时,我们意识到是我们的问题不太正确,于是一扇门关上了。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仍然受益匪浅。 也许未来我们会问更好的问题。

在电影《粉红豹》中有一个著名的场景,Clouseau探长在德国入住一家酒店,他在大堂看到了一只腊肠犬,便问酒店老板: “你的狗咬人吗? ”老板回答说: “不咬人。 ”于是Clouseau动手抚摸了那只狗,结果腊肠犬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他震惊地对酒店老板说: “你不是说你的狗不咬人吗!”主人回答道: “可那不是我的狗。 ”显而易见,Clouseau没有问对问题。

几年前,我联合教授本科生研讨课。 这门课程在申请中的一个问题是,“你为哪件重要的事情改变过自己的想法? ”令我们惊讶的是相当多的学生从未对任何事情改变过他们的想法! 我们决定只招收曾对一些重要的事情做出过改变的学生。

所以,乐于改变思维方式。 勤提问,拥抱耶鲁的好奇心文化。 对不同的观点和经历保持开放的心态,将其视作学习的机会,即使有时你会受挫。

我是一名社会心理学家。 作为耶鲁大学的一名研究生,我的好奇心在研究情感和我的本科导师问我的第一个的问题时被激发出来: “必德,你认为人类为什么会有情感? 情感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从那时起,我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便确立为情商。

在我们最早的研究中,我们把情商描述为一种技能,一个人可以通过学习这些技能帮助人解读自己或他人情绪中所隐藏的信息。 经过几年的研究,我和我的合作者意识到: 我们没有提出正确的问题。 其实,我们需要展现的是生活中情商的效用,比如交友的能力,在学校取得成功的能力,团队合作的能力等等。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衡量情商的高低呢?

我们内部提出了一系列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心理学家通常如何量化性格特质? ”答案依靠人们给自己打分,即所谓的“自我评估”。 但这个问题的答案让我们有些沮丧: 一个人怎么知道自己是否是那种善于辨别、理解、管理和运用情绪的人呢? 也许自以为拥有超乎寻常的情商正是没有太多情商的表现!

第一扇门关上了。 于是我们又问了自己另一个问题: 如果我们想了解一个人是否拥有成为伟大的棒球运动员的技能,比如击球、投掷、接球和高效地跑垒,那么,自我评估的可信度是多少呢? 答案是不会很高: 因为所有的球员都认为他们是下一个A-Rod!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和哥哥在后院玩耍,我也自认为是下一位Carl Yastrzemski(美国职业棒球运动员)。 但实际上,我几乎从未在少年棒球联盟取得傲人的成绩。

为什么情商与棒球不同呢? 如果我们想知道某人是否有高情商,我们需要将这些技能作为能力。 那么衡量情商的能力是什么呢? 这样的自我反问使我们更接近正确答案。 现在,基于能力的情商测量方法已经被用于数百项研究之中。 明确我们并非无所不知,并怀有一种好学、好奇的态度,才能使我们开辟出新天地。

那么,你将提出什么问题? 又是什么会激发你的好奇心呢?

不久前,我收到一封邮件,一位耶鲁本科学生家长非常自豪地跟我分享了他儿子的故事: 他的儿子在耶鲁大学的第一年听了77位不同讲者的课。 七十七位! 他从不同政治观点的思想者和领导那里学到很多,并参加了校园社团组织的各类活动。 这是一种多么好的方式来度过你的第一年啊! 你能这样坚持一年却依然不想改变你对一些重要事情的想法吗?

事实证明,这位学生也非常善于提问: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采访了几十个人,有学者、活动家、记者和来自不同领域的创业者。 和许多学生、教职员工一样,他正在耶鲁培养一种好奇心的文化。

往届的耶鲁人已经先于你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我想起了提出男女同校教育的先驱们。 五十年前的1969年,588名女性来到耶鲁本科学院学习。 她们进入了一个长期以来都是男性的机构,问了一些此前从未被问过的问题。 在女性入读耶鲁艺术学院150周年之际,我们全年都在纪念这一里程碑。

我想起了1971届的Margaret Warner。 作为一名屡获殊荣的记者,她知道如何提出精彩的问题。 她从事战区报道数十年,见证了历史并试图以此了解我们的世界。

还有1971届的Alice Young。 她曾环顾校园并提出为什么没有更多来自公立学校的学生,于是她回到家乡夏威夷州,成为耶鲁大学的大使。 她也是亚裔美国学生联盟(Asian American Students Alliance)的创始人之一,今年是该联盟成立50周年。

我们还记得其他重要的纪念日,以及参与这些变革的好奇的学生们。 1969年,在学生们的努力下,被称为“The House”的非裔美国文化中心成立了,现在的非裔美国研究系也创立于当年。 同年,学生们成立了提倡高等教育的学生组织Movimiento Estudiantil Chicano de Aztlan(MEChA)耶鲁分会。

我认为我们都应该感谢历史上所有勇敢的先驱们,是他们成就了今天的耶鲁。

你将会提出什么问题? 你们的提问将如何改变耶鲁,又将如何改善我们的世界?

你在耶鲁的时光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机会可以广交好友、碰撞思想、了解不同的经历。 在你的人生中,你将比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方法和机会听到众多世界著名专家的见解,并与他们交谈。 你将有机会通过严谨的研究去创造知识,参加艺术、文学和体育活动去挑战和激发自我。 你将和拥有与你截然不同经历的同龄人共度时光。

如果你强迫自己走出舒适区,培养好奇心,那将是什么样子?

这可能是参加一场你所不熟悉领域的演讲,或者与观点不同的人对话,或者在耶鲁的实验室做研究,或者在我们惊艳的博物馆中合作举办展览,也可能你的好奇心是在与来自世界不同地区或不同政见的同学一起喝咖啡的时候被激发出来的。

当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当你利用耶鲁提供的机会的时候,你会问什么问题?

世界上存在着太多未知。 让我们虚怀若谷,承认很多东西尚待发现。 毕竟,如果你知道所有的答案,你就不需要耶鲁。 如果人类知道所有的答案,这个世界就不需要耶鲁。

那么,你今天打算问什么问题呢? 明天呢? 后天呢? 我希望当我在毕业典礼上与你们握手之后的经年累月中,你们能告诉我,你们提出了什么问题改变了你们的人生。

祝你们好运,2023届的同学们! 

本文转载自《行云流水mj》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朱紫瑛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