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国际学校

疫情考验民办园生存:不仅要“活下来”还要“大发展”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疫情考验民办幼儿园生存:不仅要“活下来”还要“大发展”

因防控疫情的需要,幼儿园推迟入园,如果不扶持的话,有的民办幼儿园可能坚持不到当地允许的延期开学时间,这会让部分幼儿到时“无园可上”。

“难,真难。”李芳(化名)是河北省一家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在疫情的冲击之下,她所在的幼儿园迟迟没有开学,“我是没有编制的,疫情以来都没发过工资。”

“现在幼儿园没办法开学,也就没办法收费,除非政府救助,否则很多民办幼儿园都面临关门的问题。”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近1个月以来,北京、厦门等地出台对普惠性幼儿园的补助政策,以扶持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度过“寒冬”。

疫情冲击之下,短期内政府财政收支压力更加显现。而在2020年,全国各地仍需大规模新增普惠性幼儿园学位,这一计划能否如期完成将面临考验。

疫情冲击幼儿园

即使一些地方的幼儿园能够在4月初开园,距离原本计划的时间,也已经晚了将近两个月。迟迟不能开学的影响,已波及了幼儿园、幼儿园教师、学生和学生家长。

“人家有编制的老师都是由国家发工资的,我们是由老板发工资。”李芳说,疫情冲击之下幼儿园迟迟没能开园,她每个月1千多元的工资也就没了保障。

和李芳有同样问题的还有刘琴(化名),作为一所上海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她表示疫情期间都没有发工资。“补助也是我们在群里问了好久,园长才说有的,但是具体多少,什么时候发放,都没有明确表示。”

“幼儿园不开园就没有收费,同时还需要负担员工工资和房租。怎么办?如果长时间下去,民办幼儿园只能选择辞退员工来‘止血’了。”吴华说。

目前,李芳还并不担心裁员和生源的问题。“幼儿园教师流动性特别大,民办幼儿园基本上是属于缺老师的状态,我们幼儿园员工有八十多人。生源倒是没有影响,没有听到有退园的学生。”

根据教育智库中教投研针对疫情下民办幼儿园经营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收回的262份有效问卷中,延期开学期间每月支出在10万元以内的占38.2%;每月支出在10-50万元的占42.7%。从账面现金上看,近60%的问卷选择已无法维持正常运转。目前,近40%的受访者表示正在跟房东商谈减少或免除疫情期间的租金。27.5%的受访者选择了给员工降薪,选择裁减员工的为11.1%。

相比之下,公立幼儿园的境况要好很多。王军(化名)是广西一所公办幼儿园园长,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感觉疫情对公办幼儿园的影响相对较小。尽管没有开学,“我们园从2月4日起,就发起了‘宅不停学,宅看视频’的活动。”

这期间,幼儿园老师的工资是足额发放的。“我们公办园的工资是有保障的,除了有编制的教师,我们也外聘一些老师,疫情下工资也都是足额按时发放的。”

民办园不仅要活下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防控疫情的需要,幼儿园推迟入园,如果不扶持的话,有的民办幼儿园可能坚持不到当地允许的延期开学时间,这会让部分幼儿到时“无园可上”。

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要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

“在实现这一个目标的过程中,民办幼儿园还是要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让民办幼儿园渡过难关,这也是政府的职责所在。”熊丙奇说。

面对这一局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一些地区出台了幼儿园补助计划,从补助、减免房租、稳岗扶持等方面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进行扶持。

3月,北京市发布规定,教育机构承租北京市及各区属国有企业房产从事办学活动,依照防疫规定延期开学或暂停培训且不裁员、少裁员的,免收2月份房租。经区级教育行政部门认定且符合市级财政补助条件的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按照2020年1月的在园幼儿数,将2020年1至6月的生均定额补助给予一次性预拨。

厦门市则提前拨付了70%的财政分级补助资金,鼓励有条件的区加大对民办园的稳岗扶持和招工补贴,给予未裁员的民办园或招收首次来厦教职工的民办园一定资金补助;民办园承租政府资产性经营用房的可享受减免租金的政策。

但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华表示,补助非长久之计,政府可以为民办园提供贴息贷款,等疫情过去之后,民办园只需要还本金。“这样的话,不少民办幼儿园就能坚持比较长的时间。”

疫情下民办幼儿园经营状况调查报告显示,70.6%的受访者希望获得稳岗补贴;超过6成的受访者表示希望房东减免房租;一半的受访者希望政府阶段性减免社保,延期缴纳五险一金;36.3%的受访者希望获得金融机构低息贷款支持。

事实上,很多地方对幼儿园的计划是不仅仅需要“活下去”,更需要“大发展”。

当前仍处于适龄儿童入园高峰。2020年,多地出台了解决幼儿园“入园难”的政策,比如武汉此前宣布新改扩建公益普惠性幼儿园40所,新增学位11000个;浙江宁波宣布新(改、扩)建60所中小学和幼儿园,新增学位3.5万个;河南洛阳宣布增加公办学位8000个;北京2020年将完成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新增学位3万个;广西柳州预计在2019到2022年,为居民新增公办幼儿园学位超过3万个;湖北襄阳宣布全市新建改扩建普惠性幼儿园18所,新增学位3220个。

各省的计划更为宏大。比如,湖南表示,2020年确保完成新增25万个公办幼儿园学位。广东宣布,2020年新增公办幼儿园学位100万个,实现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达50%、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达80%以上的目标。河南宣布,截至2019年12月25日,全省实际建设1108所幼儿园,其中纳入项目库的1000所幼儿园全部主体完工,实现新增学位14.29万个,2020年即可投入使用。

落实学位增加计划

疫情的冲击之下,要如何按时完成新增计划?

目前,普惠性学前教育学位增加的主要办法是新建、改扩建公办幼儿园,以及通过开展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将在建、未建的小区配套园移交后办成公办幼儿园。

资金压力下,如何低成本、高效率地扩建已有幼儿园?王军表示,目前政策下,他所在的幼儿园受容积率的要求,很难扩建。“现在很多地方都可以在原址上扩建,我们去参观了上海、广东的幼儿园,他们基本上都可以往空中发展,但我们这里不可以,所以现在我所在的幼儿园在改扩建上面遇到了瓶颈。”

一些2019年已开始采取的扩充学位办法在2020年将得到推广。湖南省3月初表示,要积极盘活公办园资源,利用国有资产、集体资产及财政性资金举办的幼儿园应全部用于扩大公办学前教育资源;鼓励和支持农村小学附设幼儿班、现有公办幼儿园通过内部挖潜,扩大招生规模来增加公办园学位,提高公办幼儿园规模与效益;鼓励和支持街道、村集体、群团组织、有实力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特别是高校举办公办园,扩充公办园学位。

广东省中山市3月初也表示,鼓励和支持事业单位、国有(镇属公有)企业、集体(含村集体、社区)、其他组织,特别是市(镇)属国有(镇属公有)企业、高等学校、大型公立医院等举办公办幼儿园,在为本单位干部职工子女提供便利的同时,也为社会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

这些办法的好处在于,能够最大程度利用企事业单位房产、人员等已有资源,迅速、低成本地扩充学前教育学位。

一些地方则调整了学前教育的财政投入结构。南京市今年1月下发文件,停止实行学前一年每生减免6000元保教费的政策,调整为“由财政直接投入用于普惠性幼儿园建设和发展、保障困难家庭幼儿和农村办园点幼儿”。

调整后,政策红利将从让在园儿童享受普惠教育转变为让更多儿童能够进入普惠性幼儿园。

不过,即使疫情加剧了财政压力,增加学前教育的财政投入仍是大势所趋。中山市表示,对2020-2023年期间新增的公办园按教育部门核定班数每班15万元给予一次性开办经费补助;对回收举办为公办园的按教育部门核定班数每班10万元给予一次性经费补助。南京市自2020年开始,将幼儿园生均公用经费拨款标准调增至每生每年1000元。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