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国际学校

国际娃如何名校轻松拿全A 还享受丰富社团生活

新浪教育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国际娃如何名校轻松拿全A,还享受丰富的社团生活

在英国G5大学读书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中国大学生如何适应名校的学习压力?

初中的中等生如何在国际名校轻松拿到全A?

国内读高中时应该怎样选择国际课程?

访谈嘉宾:

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凯博外国语学校总校长  刘煜炎

伦敦大学学院UCL 学生  冯轩

冯轩母亲  何军

嘉宾主持:

“家有国际娃”的主编  刘雷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新浪教育组织的《国际教育大咖说》栏目,我是本次讲座的嘉宾主持,“家有国际娃”的主编刘雷。

国内有很多报道,说中国孩子在国外大学里有很多被退学的一些经历,那么这些留学生怎样能很好地融入国外大学的生活中,从成功留学到留学成功呢?今天我们请来了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就读的冯轩同学,和冯轩同学的妈妈何女士。

冯轩:大家好,我是就读于UCL伦敦大学学院大一的学生,我就读的专业是电子电气工程。

何女士:新浪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主持人好,我是冯轩的妈妈何晶。

主持人:冯同学,我们都知道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是英国的G5大学了,就读这样的学院,你是什么样的感受和体验呢?

冯轩:当时刚刚拿到offer的时候肯定还是很激动的,就是能够去一个这么好的学校,因为UCL这个学校,是我刚上高中的时候就挺想去的一个学校,所以我在刚拿到它的offer的时候,我肯定是特别高兴。所以我就拿到它的offer之后,干脆其它学校也就没有申请。

主持人:英国的很多大学,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您觉得您就读的UCL这所大学有什么样的特点呢?

冯轩:我觉得UCL的特点还是挺鲜明的,就是UCL它属于英国G5学校,肯定是英国的一个相当不错的学校。但是它相比起G5其它学校,它会更加综合性一点,它不会像其它的学校,像剑桥、牛津那么专注于学术研究,也不会说像帝国理工或者LSE更专注于某一领域方面。UCL它属于一个比较综合型的,它会涵盖很广的学科,然后这个学校,它的学术权威是有的,但是它比起英国其它的学校,它又更加学术性一点,它比起G5其它学校,它会显得课余活动会更加丰富一些。

主持人:它更显得有点像美式大学的一个样式是吧?

冯轩:对,其实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像这样的学校里就读的话,是不是感觉课业压力很大?

冯轩:课业压力比起我高中来说应该是比较大的。因为大一当时刚去嘛,刚去的时候也会有一定的一段适应期,所以在适应期里会感觉压力比较大。但适应了之后,会感觉在伦敦这个地方还是生活挺精彩的。

主持人: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有压力呢?

冯轩:首先是两方面吧,学习可能是一方面,有的时候人际交往也会是一方面。这个时候学习主要是,因为你是在用自己的第二语言去学习一些全新的还挺难的东西,所以这个会比当地学生要多付出一些时时间。比如说同样一篇paper,可能当地的学生读十页就要十分钟,咱们读十页甚至要一个小时,这样的事情是会发生。

主持人:UCL学习是项目制和小组制教学吗?

冯轩:其实还是看具体选择什么专业。像我们电子电气工程来说,其实还是lecture比较多。然后也会有小组教学,小组教学呢,大多数的形式是四个人或者是几个人一组,然后一起去做一些实验,做一些项目。这样子。

主持人:在这个小组里面,是不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都有?

冯轩:对,对,这是肯定的。我觉得也正是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都有,所以你也不会说感觉自己被孤立。因为当地的同学,真正英国本地的同学其实比较少的,其实很多同学是来自欧洲,就是欧盟片区,甚至是俄罗斯、非洲,还有很多穆斯林国家的人。像我们亚洲来的比较多的,主要就是中国学生比较多,然后还有很多东南亚的学生也比较多。所以,你在那边上课的时候,你并不会觉得说自己来自中国,总是会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是国际生,其实并不会这样。就是仿佛有点像在国内的大学,比如说你在北京上大学,有人来自深圳,有人来自湖北,有人来自湖南,有人来自东北,这折合到了英国来说,就是大家来自不同国家,就跟中国你来自不同省一样。

主持人:那跟其它的国家的孩子打交道,你觉得有什么障碍吗?交流顺畅吗?能让他们快速地知道你的想法和能遵从你的一些意愿吗?

冯轩:障碍肯定还是有,但是我觉得这个障碍其实只有在刚刚去的那么一个月吧,可能会有一点语言障碍。但是其实之后,你会发现更多的不是语言障碍,你会发现文化背景不同,你们真正可以交流的东西就不会跟你同种族、同背景的人有那么多。比如说我跟我朋友可以在一起叙叙旧,聊一聊小时候玩的东西,一起看的电影、电视剧。但你进外国朋友在一起,你只能聊,比如说他聊他们国家的食物,我聊我们国家的食物或者文化什么,他顶多就是会“哇”,惊讶一下。但是顶多惊讶完了之后,怎么说呢?就好比你们在一起上课,或者就是交流一个月,你已经对他的那些东西挺熟悉了,但是你不会有亲切感,所以你其实真正能够交朋友的,或者说能当比较知心朋友的,还会是本国人、中国人,会更容易一点吧,只能这么说。

主持人:那在伦敦大学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在伦敦大学学院的话,是不是活动也非常丰富啊?

冯轩:对,是的,可以这么说。那边有自己的学生会,也有中国学生的学联。总体来说我觉得UCL毕竟是一个很综合性的学校嘛,也属于英国学校中我觉得比较偏向美国类型的学校。所以,你要是有什么兴趣的话,在那边你肯定可以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社团,然后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这都不会说是很难的事情。

主持人:您都参加了哪些活动?是不是一天的活动很丰富?

冯轩:还行吧,我参加了中国的学联,还有乒乓球社和篮球社。

主持人:活动很多?

冯轩:对,他们其实活动是很多的,有的时候甚至多到没有活动的时候,小伙伴们也会自发地一块儿去玩。但是你会发现就是你也不用担心说有活动你不去,就是错过了一个去social的机会,就是你不会有压力,他们有活动你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你可以没有任何压力地说“不去”,这样子。

主持人:如果说你参加了这么多活动,会不会影响你学习?

冯轩:因为对于英国那边大一来说,他们总共本科是三年嘛,大一、大二、大三,大一的话,理论上会占总degree的1/10或1/9,如果不是G5学校的话,甚至大一一年是不算成绩的,所以大家大一大多数,学校也考虑到了国际生多这么一点,它会给你一年来过渡一下。

主持人:在英国这种大学里学习,是单独会给留学生设置自己的评价体系吗?还是说跟本国孩子的评价体系是一样的?

冯轩:评价体系啊?我觉得国内的评价体系大多数还是看你具体多少分吧。

主持人:是这样的,你在UCL学习的时候,英国大学对咱们中国孩子这样的留学生和他们对英国本土的孩子这种评价体系是一样的吗?还是说给咱们中国孩子单独设一个评价体系?

冯轩:一样的,一样的。

主持人:一样的?

冯轩:对,就是国际生和非国际生都是混在一块儿上课,老师啊、教学啊、分组啊,不会有任何区别。

主持人:冯同学,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敢跟网友们说一说吗?晒一晒?

冯轩:我的成绩,我之前初中的时候在深圳嘛,在深圳的公办学校,当时在班里来说可以算是中等吧。然后高中就去了国际学校,就是学习了一套国际的体系课程了之后,就是到了UCL之后,现在感觉在UCL还挺好的,应该都是A吧。

主持人:都是A是吧?

冯轩:嗯。

主持人:您觉得您身边的中国孩子,特别是从高考路线的同学,你觉得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冯轩:其实我身边高考来的同学并不是特别多,但是高考来的同学,我觉得他们最大的一点可能有点不够自信吧。

主持人:不够自信?

冯轩:对,尤其是在说这一方面,有可能是因为经过了国内高考这个体系,他们更多被建议或者要求的是说要听懂或者是完全接收到老师的信息,这样会比较多。但是从国际学校出来的,我觉得大多数国际学校会引导你思想上更加地,怎么说?

主持人:更加有视野。

冯轩:更加有创造力,不会说因为这个规矩,它是这么规定了,你就没有办法,你就得要去服从它。就是说你要是真的觉得你做事情很对,哪怕它有规矩,你也可以跟这个规矩的设定人去商量一下。比如说我有一个什么想法,我可以怎么样,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冯轩是在UCL表现得还算可以,那当初你是在初中阶段的话,应该也是学霸是吧?

冯轩:其实不是的,我之前在初中就是在班里算是中等吧。

主持人:是吗妈妈?

何女士:冯轩他在初中一直是中等成绩,然后就是因为成绩一直中等,所以我也一直很焦虑,怎么给他规划一个好的未来。以他当时的这个成绩来看,他可能是上不了国内很好的学校,甚至一本都成问题,更不要谈211、985这些好的学校。所以,我当时就和他爸爸一直在商量,怎么样把他的这个路规划得更好一些,那么就考虑到国际学校,可能出国的这条路会对于他来说,他这个性格,他也比较social,他也比较open,所以我们就考虑这一条路。当时我们在深圳,也是选择了很多的学校,包括众位的亲朋好友都发展起来,让他们来帮我们来择校。这边有一个亲戚,就是我的姐姐,她也是帮我们在北京打听了好多学校,后来就选择了其中一所国际学校,把这个学校作为一个桥梁吧,现在通过这个桥梁已经达到了他所希望达到的这么一个世界名校吧。所以,我还是挺满意的,也挺感谢这个学校的。

主持人:这是哪所学校?

何女士:是康福国际。

主持人:是这样子。当时把孩子送到这种学校的话,妈妈当时是不是也很焦虑?

何女士:我确实也挺焦虑。因为孩子在我身边的时候,当时用他的话来说,我们俩就老是斗智斗勇。因为我也一直特别关心他的学校,他的成绩一直是不上不下的,中等,然后我也是每天督促、焦虑,给他压力,然后他自己生活的压力也挺大。后来送到学校来,因为这个学校是在北京,我把他送到学校来的时候,我就经常跟校长和老师联系。校长就说“您不用太焦虑,您既然把孩子送过来了,要么您就配合我们,要么如果您做不到的话,您在深圳那么远,您就不要想,不要干涉,把孩子交给我们就行了。”所以,我就只好选择了后者。实际上这么多年来,三年半吧,在北京三年半,包括在英国一年,一共是四五年的时间,我都还是挺放手的,一直挺尊重冯轩自己的选择,包括他去哪个国家,去哪个学校,基本上都是他的选择,或者是学校老师、校长的建议。我还是挺轻松的。

主持人:相当于冯轩同学发展历程是一个弯道超车。

何女士:对,对,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冯轩,你怎么实现这个弯道超车的呢?

冯轩:我觉得某种程度上来说跟我选择的课程还是相关的吧,我之前高中选择的课程是A—level课程和AP课程,这两种都是被英国、美国大学所认可的两个标准化考试,A—level主要用于申请英国,AP主要用于申请美国。然后我当时也是正好因为种种机会吧,这两种考试都参加了,然后也是拿着这些成绩去申请了英国(的大学),我觉得可以说是用了比较正确的工具去申请校,也会加速我的弯道超车吧。

主持人:那学习AP课程是什么体验?据说这个课程很难?

冯轩:它跟高考的难度差不多,但是它的范围可能某些程度上来说,比高考的范围略窄,但是某些时候会比高考的难度会更深一些。但是我觉得因为英美的课程体系,更多的时候不是说需要占用你特别大量的时间去学习,而是说在工作日,周一到周五期间,你只要好好上课,把它每章所给你布置的东西做完,你也并不需要做很多课后附加的东西,你只需要把那些该弄的东西弄完,实际上就已经足够了。

主持人:冯轩最后的AP成绩考得怎么样?

冯轩:我最后AP的成绩是6个5分。

主持人:6个5分,那不少了。A—level呢?

冯轩:A—level最后是3个A的成绩。

主持人:既学A—level又学AP是不是感觉很累?

冯轩:其实准确来说,因为我是在两年的时间考出来的,所以累肯定会有,但是只要你经过了这段时间,自然就想到能够去一个非常不错的大学,你会感觉还是挺有希望的,你就会更有动力地做这些事情。所以,总体来说累比起高考我觉得还是不算累。

主持人:同时能把这两种国际课程学好的话,有什么诀窍吗?

冯轩:想学好A—level就多做题吧,如果想学好AP,就是要真正弄明白它想教你的是什么东西,就是把它的核心内容给弄明白。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A—level这门考试,你要是想押中它的题会稍微容易一点。但是AP的话是比较难的,比较难猜中它要考什么。所以,对于AP来说,你要真正明白它想要考的东西,但是A—Level的话,你需要总结它的规律。

主持人:这样子,那冯轩一定没少补课。

冯轩:其实不是,我高中可以说基本上没有补过课,顶多就是学过英语,在学术上可以说是没有补课。

主持人:应该是不可能的,这样。妈妈,是这样吗?

何女士:是的,冯轩在初中的时候我们是补过课的,但是到了高中阶段,他是没有补过课的。刚开始来,因为他来高中的时候他是跳了一级,跳了一级,在班上是垫底,刚来的时候是垫底,后来冯轩很焦虑,我也很焦虑,我就问了一下老师,我说我们家孩子是不是应该去补补课,再找一找校外的机构?然后校长就说不用补课,他说首先要让孩子锻炼这种自我获取知识的这种能力,让他自己想办法。然后学校也已经具备了所有课程的……

主持人:教学的一种实力是吧?

何女士:对,教学的这种实力,所以不建议补课。后来我也咬咬牙,跟冯轩商量,我们就在学校学,看看能学到什么样的一个程度,最终冯轩还是赶上来了。不仅赶上来了,而且他还升到了重点班,因为他们班当时是分重点班和非重点班的。

冯轩:对。我们之前每个月就会有一次升降班,这个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跟普高有一点点相像。但是它怎么说呢?它会给你一种压力吧,就会推着你前进,这样。

主持人:妈妈怎样才能做到这么沉着,这么不焦虑呢?

何女士:其实我是个焦虑的妈,但是如果把孩子送到这么远的地方,我知道焦虑是没有用的。首先我要信任我所托付的这个学校,既来之、则安之。如果选择信任它,那我就只好眼不见为净,我就尽量不去干涉他的学习和生活,否则的话我觉得我会焦虑的。

我觉得最终的结果还是挺好的,我的信任看来是值得的。

主持人:一开始妈妈对于孩子的大学升学是不是有很高的期望?是不是想上牛津来着?

何女士:其实他当时在班上的成绩也就是个中等吧,高中是个中等偏上的这么一个成绩,每年他们会有一两个孩子能够升上牛津。我知道以他的排名和成绩,可能是与牛津有一定距离的,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高的期望。但是我觉得也可以试一试,他这个成绩是可以试一试的。我们当时报了5所学校,其中包括有牛津,剩下4所都是在英国排名是前20,一共5所学校。但是牛津没有录取,剩下的四所学校都录取了,两所学校是无条件录取,所以这个录取都是挺好的。

主持人:还是要相信孩子自己的表现。

冯轩:对,相信孩子。

主持人:孩子现在出国了,是不是偷偷看孩子的朋友圈?

冯轩:听说他会屏蔽我,因为我看他的朋友圈我会较。冯轩是一个性格比较开朗、外向的孩子,他到了大学以后,参加很多社团,然后也经常告诉我他去参加学联的竞选,还有商联的竞选、学联的竞选。因为我会每个星期最少跟他保持一次通话,大多数是视频,有的时候发现他在图书馆,我就很安心。有的时候发现他在外边玩,有的时候甚至还在和同学们远足,我就会担忧。

主持人:一个母亲的担忧。

何女士:对,对。但是我发现他虽然学得不算是压力大,相比他的同学来说,他说应该是算比较轻松的,但是成绩还行,能跟上。所以,我也不太多地去干涉他。但一旦发现他如果成绩不是那么理想的话,我可能会焦虑,我可能会干涉。

主持人:我看了很多报道,都说中国学生在国外本科毕业率低,各种情感、学习上的受挫,有时还会有一些极端现象产生。现在这种情况是普遍吗?在留学生的群体中?

冯轩:其实倒不是说很普遍,但是就是说既然这种例子发生了,肯定还是存在的。但是怎么说呢?还是看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吧,你要是一个上进的人,那你身边的朋友肯定是跟你一样的。你要是一个成天想玩的人,那我觉得理论上你身边的朋友也会跟你有相似的爱好。比如说你爱出去旅游,那你身边爱出去旅游的朋友应该也不少。

主持人:冯轩同学,我看你是一个对国外大学非常适应的一个同学是吧?

冯轩:是,我感觉对我来说,我感觉出国还是挺正确的。

主持人:那您的适应除了这种国际课程之外,你还觉得来源于哪些呢?比如说你在高中阶段的一些学习方法,一些所学方面的一些锻炼,有这方面的关系吗?

冯轩:有吧,我觉得两点。第一点肯定是我之前高中学的课程。

主持人:课程。

冯轩:衔接得真的不错。就是AP和A—level,我当时两个都学了。所以,我大一的时候,很多的课程实际上跟我高中是一样的。我这些都学过一遍。第二点,我觉得就我们那个高中的校长,他之前讲课的方式跟我的大学教授讲课的方式特别得像。

主持人:什么方式。

冯轩:就是比如说正常一个老师,他可能会给你把知识点都讲得清清楚楚。但是像我们之前的那个校长,他就不会说把所有都给你罗列出来,他可能只会给你一个大纲,然后甚至很多东西,就是完全凭借你自己去预习和复习,然后他这样就算讲完了。我之前高中还挺不理解的,就觉得那这样子某种程度上来说不就是一种子学吗?但其实发现上了大学之后,教授,像我们专业是130个人一起上那种大课,大的lecture,对,所以老师肯定是不能够给你把所有问题都回答完的。所以这个时候能不能自学,才能区别分别出学生之间的不同。如果有自学能力的话,这个时候无疑是很有帮助的。

主持人:很有帮助的。据你的评价体系的话,担不担心挂科,担不担心重修?

冯轩:中国那边的科如果挂了,是低于40%就挂了,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挺仁慈的,所以挂科还好。

主持人:在高中是不是也是有各种各样的考试?

冯轩:对。

主持人:同学是不是取得的成绩也非常高。

冯轩:并不是,我之前高中的时候,我们那个学校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月考嘛,然后成绩最好的那个人,就是班里成绩最好的那个人他就会送到重点班去,然后班里成绩最差的那个人,就会调到B班,相当于说……

主持人:普通的班。

冯轩:普通一点的班里,正是因为每个月都有这样的考试,所以无形中也是给你一些压力吧,而且像我们的那个高中,它每个月月考的题其实还是很难的。木主持人:很难的是吧?

冯轩:对,比如说我有一次我印象挺深的,就是我们当时满分是120分,可能是老师故意出的题比较难吧,我当时才考了30多分,然后就是就考了班里第一。也是某种情况来说,就是给你一点压力,不至于说你将来如果说真的遇到一些什么挫折,一下子就会受到很严重的打击,或者是想不开,甚至自杀。

主持人:老师给你范围了?

冯轩:没有怎么给范围。

主持人:是一种自学的方式告诉你这次你要学什么,老师根据范围去出题,刻意给你一些压力让你去锻炼是吧?

冯轩:对,对。

主持人:这一点对你在大学的学习是有帮助的?

冯轩:对,就是能够让自己比较快地抓住什么是重点,从而自己来列一个计划。

主持人:是这样子。如果在大学里,你身边是不是也有不少中国学霸?

冯轩:对,是有中国的学霸。怎么说呢?我感觉UCL这个学校之所以我这么喜欢它就是因为它的学霸也不仅仅会死读书,就是玩的时候大家还很使劲地玩,但是要考试了,大家是真的很认真地钻进去地学,所以这个是我特别佩服他们的一点。

主持人:哦,是这样子。对比这群从公立校然后直接就读英国大学的孩子,你觉得和你这样从国际校上来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吗?

冯轩:我感觉,首先从公立校如果直接去英国学校是挺吃亏的,因为我身边有一些公立学校的朋友,他们其实成绩挺好的,但是因为就是没有考那种英国、美国标准化的课程,然后他们就是还得去英国再读一年预科。所以,预科又需要一年,首先时间上就多浪费了一年。这个挺吃亏的。

主持人:浪费一年。学术上的表现呢?比如除了学术上,还有一些人际关系上的表现,大概有什么区别吗?

冯轩:学术上真的差不多,还是看你真的到大学之后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人际关系吧,我觉得肯定是越开朗的人际关系就越好。

主持人:妈妈为了培养这个孩子是不是也做了不少的学习和人生的规划呀?教育方面。

何女士:人生规划、学业规划,我们都是商量着做的。

主持人:商量着做。

何女士:对,以冯轩的意愿为主。

主持人:孩子的意愿为主。

何女士:对,就是在原则上面或者是大的问题上面,我和他爸爸给他把把关。比如说在升学的时候,就是高中升大学的时候,学什么专业,当时是有一些分歧的。冯轩他从小就特别喜欢商科,喜欢金融、经济这个方面的专业。但是我们就是建议他学理工科,也是跟他学校的校长沟通过了的。学校校长因为他是理工科的物理化学博士,所以他也是特别主张冯轩学理工科,学一点实际的东西,然后有理工科的基础,有这样的逻辑思维的能力,有这样的思维方式,如果你硕博再转其它科系,都会很容易,而且可能会比直接学商科的孩子领域更广一些、更深一些。所以我们也是听取了这样的意见,并且给那样这样的建议,最后他是学的是理工科。

主持人:理工科。

何女士:对。

主持人:在英国升学的时候,本科升学就已经把专业选好了。

冯轩:对。

主持人:有规划吗?

冯轩:规划倒是有,肯定还是想,既然现在选工科,将来毕业之后肯定先读个研,然后到时候先到事业单位去实习,工作一段时间,将来进一步地再有进一步的想法。

主持人:进一步地想,人生是一个弯道超车是吗?

冯轩:对,都说不定嘛。

主持人:你是不是把妈妈的朋友圈拉黑了。

冯轩:也没有,也没有。

主持人:学会放手在国外。

何女士:对,必须学会放手。

主持人:当初为什么去英国啊?为什么不去美国这样的中国留学生的第一大目的地?

冯轩:我觉得英国、美国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吧。有的人可能他会喜欢美国那种多元化一点的环境。有的人他会觉得像英国这种稍微略保守一点的国家也挺好的。然后英国还有一点就是它的本科都是三年制的,它的研究生大多数是一年制,所以就是从时间上来说,它也是一个优势。然后从专业性来说,英国它是你去大学的第一年就已经是学你专业性的东西,但是美国就不是,美国刚开始会上很多那种通课。如果你有比较明确的目标的话,就比如说我将来就想要当工程师,我可以就去英国,就直接按照自己的目标开始学,开始练习就好了。但比如说你还没有一个清晰的人生目标,你可以先去美国,什么都学一点,什么都接触一点,然后过了比如说一两年,再选自己的专业。

主持人:妈妈当时为什么让孩子去英国?没建议去美国吗?

何女士:其实当时我们是做了两手准备的,他先学了AP,然后又学了A—level,我们就是打算既选择美国,又选择英国,然后看哪个学校升得更好,更符合我们的心意,然后就选择去哪个国家,去哪个学校。因为当时英国这边是先申请,美国是后申请。英国的这些offer已经拿到了,美国那边还没开始申请。英国的offer,其中有UCL,就是冯轩他自己最心仪的学校,然后我们就说那既然已经收到了UCL的offer了,就没有必要再往美国申请了。因为美国本来对我们来说应该是一个备用的国家,美国、英国的科技、教育都挺顶尖的,对我们来说都不错。

主持人:那这个伦敦大学学院UCL是英国G5大学,世界顶尖名校,米觉得你是怎样拿到这个大学的offer的?有什么诀窍吗?跟大家能分享出来的?

冯轩:我觉得其实一个挺关键的还是要踏实。

主持人:第一是踏实。

冯轩:对,踏实,特别是在高中阶段,你要是没有足够的踏实的话,我觉得还是会有点欠缺吧。怎么说?如果你足够踏实,那么你就会真的静得下心来,真的开始思考自己想学什么,然后你要是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了,也有自己想去的学校了,你就会开始浏览它的官网什么的,就会去具体看一些它们的要求,这样你才会更有动力。然后这种动力,实际上是发自内心的动力,而不是说你考好试是为了不回家挨骂,这是不一样的。这个动力更像是一种我知道我将来要干什么,但是我想干的这件事情,它需要我完成这个这个这个,然后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说把这几个都给完成就好了。

主持人:这是最关键的一点。

主持人:一开始你作为一个公立校的孩子,转到国际学校,特别是国际高中,有什么不适应吗?或者刚进入学校有什么感受吗?

冯轩:因为我当时是读完初三上学期,在公立学校读完初三上学期,直接来这边读高一下学期,所以首先初中和高中是个不一样的地方,然后还跳了一级,这个也挺有压力。然后最糟的是从国内的系统到国外的学校,所以刚来的那一个月吧,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是很习惯。然后包括上课用的教材都是全英文的,所以阅读起来肯定会比较吃力。

主持人:最后怎样解决的?

冯轩:最后啊?我觉得还是跟刚才的理由一样嘛,就是你真的静下心来了,就会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也会想自己需要做点改变,自己需要做点什么,某种程度上来说,你跟上也并不单单是为了说能把学习跟上,你跟上学习,或者你跟上生活,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这样你可以更好地融入你的同学们。

主持人:从公立到国际,特别是在高中阶段,给你压力最大的首先还是英文?

冯轩:对,当时是英文。

主持人:用了多长时间你觉得能跟上来?

主持人:当时刚到这种高中的话,想没想到自己未来会拿到英国G5大学的录取,当时自信吗?

冯轩:其实当时什么都想过呀,想过特别好的,也想过特别糟的,对吧。

主持人:好的好到什么程度?

冯轩:好的就是能上G5或者说能上牛津,那肯定是最好不过了。然后糟的就想过公立搬砖,都想过。

主持人:公立搬砖是吗。你相信你是一个自信的人吗?

冯轩:是吧,我觉得尤其是这两年,就是你渐渐地会越来越感觉自信。

主持人:妈妈觉得培养英国G5孩子的话,有什么育儿心得或者教育心得吗?能跟大家分享出来的?

冯轩:其实还是孩子自己还比较自觉,然后选择一所合适那样的,其实我对他的高中时期的管教并不是太多,因为毕竟一南一北两个城市,我所能给他的已经不多了,我能做的就只能是放手,得体地退出吧。

主持人:得体的退出。

何女士:对,适当的介入,默默地关注,基本上是这样。

主持人:在初中阶段、小学阶段呢?

何女士:初中、小学因为他是在公立的学校上学,公立的学校压力很大,不仅是给孩子的压力大,给家长的压力都特别大,经常会开家长会,经常都会把家长叫到学校去谈心,然后会给家长布置作业,就是给孩子布置作业的同时,家长也有任务。所以,那段时间我也觉得是压力特别大,孩子实际上也很累。

主持人:你也是被叫去过留过作业的人?

何女士:对,实际上国内的这种教育吧,和国外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它可能适合一部分孩子,但是也可能不适合太多的孩子,这种压力式的教学,填鸭式的教学,所以我们就还是选择了更加轻松一点的方式。

主持人:那您这个孩子培养,更多是得益于一种道路的规划和放手?

何女士:对。

主持人:抓大的,然后放开小的,让孩子自由发挥、自由地成长。孩子,你觉得从妈妈这种教育方式,你自己有哪些得益呢?

冯轩:我觉得挺好的呀。

冯轩:反正人生中以后大多数事情都是要自己经历的,我觉得早一点放手,在家长还有能力帮你的情况下早一点放手其实是更好。

主持人:更希望妈妈早放手。妈妈希望孩子未来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何女士:成为一个善良的,对社会有用的人就行了。

主持人:有用的人。而不是说特别宏大的目标。

何女士:没有特别宏大,我希望他有担当,有责任心。

主持人:同学呢?

冯轩:开开心心的。

主持人:开开心心做最快乐的人。感觉很多读国学校的家长都特别焦虑,特别是在高中阶段,恨不得把孩子拎出去去补课。您怎样做一个不焦虑的国际化家长?

何女士:实际上很多国际学校是不建议孩子在外面补课的,补课的大多数都是公立学校要求的。

主持人:是这样的,更多是学校要求。国际学校很多,IB、AP、A—level,你为什么不选IB?

冯轩:其实怎么说呢?IB它属于一个偏文科的一门考试,因为它总共那么多门考试,只有一门科学和数学是理科,然后其它的都更偏向于文科。就我个人来说吧,我感觉中国留学生想出国的话,英语大多数都是一个弱项吧,当然有一些人从小就特别抓英语的,英语特别好,那就另说。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如果咱们拿一门第二语言去跟人家母语拼,我觉得首先咱们这个出发点就处于劣势。像AP和A—level,完全可以自己选科目。再加上中国人本来数学、理科就比较好,所以拿我们的强项去跟人家拼,这样申请的学校应该都会好一些。

主持人:就是这种选择方面的技巧是吗?

冯轩:对。

主持人:选择A—level和AP,这样能利于我们申请,也是弯道超车的一个技巧。

冯轩:特别是AP、A—level和IB,本来都是国际上最认可的考试之三。

主持人:之三。

冯轩:虽然IB偏文科,剩下两个是完全可以自己选,那我觉得还是A—level和Ap会更适合一些。

主持人:选择这种国际课程的话,对你在国外的留学或者学习有什么帮助吗?

冯轩:这个帮助真的很大。我在UCL大一这一年,我之前因为学习了AP的物理AB,然后学了物理C的电磁,物理C力学,然后还有学A—Level的物理,所以说感觉在UCL读工程的大一这一年,起码有50%、60%都是之前学过的,所以相对来说会轻松很多。

主持人:所以说你有很多时间去参加各种活动。

冯轩:差不多。

主持人:纵观你整个留学的申请,包括你在国外大学学习的过程,让中国孩子能够迅速地融入到国外的学习和生活中,哪几点是关键和诀窍的呢?

冯轩:首先要有目标。

主持人:什么样的目标?

冯轩:就是你知道自己将来想干什么,你知道自己想去什么学校,你知道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职业,想过一个什么样的生活,或者说你想去一个什么样的学校,这样你清楚了之后,你自然就很有(目标)。

主持人:在高中阶段的话,一般孩子们很少能想清楚的。

冯轩:所以基本上在申请大学的时候就会得比较多吧。

主持人:家长觉得高中的孩子自己想人生规划,想未来职业,切实吗?是不是家长看到感到很好笑啊。

何女士:其实是切实的。

何女士:这样孩子能够尽早地成熟起来,而且他的责任心和担当力都会逐渐地增加起来。

主持人:那孩子自己定义了自己的未来,家长在帮助孩子人生发展上,自己要起到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起一个主导性的角色还是一个辅助性的角色?

何女士:应该说是偏辅助性的角色吧,但平常我们会给他灌输我们的想法,真正起决定的时候,真正做决定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决定和我们的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冯轩:很多时候多人其实都会写规划,说不定现在很多同学都已经写满了规划,但是怎么样把这个规划真的给做完吧,就是踏实地给做出来,踏实也很重要。

主持人:踏实到什么程度?

冯轩:踏实并不是说死读书,比如说你设定一个目标,怎么样把这个东西考出来呢?按正常来说,每天要看20页书,那么你就一定要把这20页书,并不是说你耗个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把它看完叫看完了,你甚至可以说花15分钟,但是你真的觉得你看懂了,这个就叫踏实,我觉得。

主持人:社团对你有帮助吗?

冯轩:有啊,肯定有啊,能够让你认识学校里的很多人,你接触的社团越多,你就越容易发现自己的兴趣嘛。

主持人:对未来的大学生活有帮助吗?

冯轩:有啊,比如说我之前高中的时候就喜欢跟班里的同学打打篮球,所以去了大学之后,很自然地也就跟那些打篮球的同学混到一块儿去了。

冯轩:某种程度上也是给你一个解压的方式,你在学习学累了,你会想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而不是说你学累了就只能在宿舍打游戏或者看视频这样子。

主持人:同学取得现在这样的成果,有什么想对妈妈说的吗?

冯轩:很感谢妈妈。

主持人:妈妈对孩子未来有什么期待吗?或者有什么想法想跟孩子说的?

何女士:我想说……

主持人:把朋友圈给我开开。

何女士:开朗、自信,没有什么能打败你的,除了你自己。

主持人:其实通过这次访谈,我们感觉到对人生路线的规划的重视,孩子能够更好地融入国外的社会,而不是计较于学习成绩、补课这些,家长更多地要学会去放手,让孩子自由地去发展,尊重孩子的一种成长的规律,当然学习国际课程也是对孩子未来有很大的帮助。

谢谢大家!

何女士:谢谢大家。

冯轩:谢谢大家。

(结束)

责编:王铖昊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