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国际学校

暑假:中国学生疯狂补课 美国学生却参加营地夏令营

上观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题为:暑假来了,中国学生正在疯狂上补习班,美国数百万学生正着急干这个!

摘要:虽然学校已经放假,中国学生可没闲着,新一轮的上“班”生涯贯穿暑假,长度和热度远赛过火辣辣的三伏天。

“这个天出来送娃的,都是后妈。”正午火辣辣的大太阳下,周女士把儿子送进离家15公里的一家辅导机构,再钻回坐垫被晒得滚烫的车里,随手拍下仪表盘上42.5℃的温度,无奈地发出当天的朋友圈打卡。

“后妈”都是亲妈们的自我嘲讽,按周女士的说法:“越是亲妈,暑假越是不敢懈怠,长达60天的假期才是孩子们拉开距离的分水岭。”

有媒体几日来在十几家培训机构的采访印证了周女士的说法,英语班、围棋班、思维班、钢琴班、舞蹈班、书法班、游泳班……

虽然学校已经放假,中国学生可没闲着,新一轮的上“班”生涯贯穿暑假,长度和热度远赛过火辣辣的三伏天。

美国学生据说拥有世界上最长的暑假——大约104天。那么,美国学生也这么忙吗?他们忙什么呢?

学校放暑假,其实是工业化、城市化的产物。

据美国媒体文章介绍,19世纪的美国学校大多根据农忙时间,夏天上课而在春秋两季放假。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城市化进程,美国学校假期才统一改在夏季,据说这既与欧洲社会的“消夏”传统有关,也与现代工业城市的夏季“热岛效应”颇有关系,那个年代还没有发明空调。

不管怎样,学生需要放假,原因似乎不言而喻:在持续数月的紧张学习之后,需要充足的休息、睡眠、阅读、运动、和家人相伴、同朋友玩乐、学习学校不会教授的生活技能、欣赏音乐、艺术、探索大自然……有更多自主时间和空间,固元培气,强健体魄,发掘个人兴趣和放飞想象力。19世纪的美国人还另有一种观念,认为大脑也是肌肉,持续紧张或过度使用会造成伤害,仍在发育的儿童尤其有必要中断一段时间的学习。

美国学生据说拥有世界上最长的暑假——大约104天。在美国东北部多数州,暑假常从6月初放到9月初,在南部和西部多数州,则从5月下旬放到8月下旬,总之持续两到三个月是常态。

对比中美两国小学生和初中生的暑假生活内容,若就较为普遍和突出的社会现象而论,如果说中国城市孩子不是在上针对校内功课“超前提高”的辅导班,就是在去上这类辅导班的路上;那么,美国城市孩子不是待在户外营地,就是在去户外营地的路上。

夏令营本身就起源于美国,已有近160年历史。每到夏季,美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就会收拾背包前往各种营地。性价比高的营地,早在暑假来临数月前就被抢报一空。

造成这种不同的主要根源,在于美国儿童教育的传统、理念和升学体制与中国不同。

美国学生没有小升初和中考压力,即便申请大学也不依赖“分数指挥棒”。在小学和初中阶段,不管周末还是寒暑假,绝大多数美国家长不会送孩子上针对学校功课的辅导班。实际上,在美国,这类辅导班多由亚裔创办,规模很小,和国内那些“巨无霸”相比只能算“小豆丁”,学生也主要来自一些名校情结较重的亚裔家庭。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美国夏令营行业长盛不衰、规模庞大。根据成立于1910年的美国营地协会(The American Camp Association)网站发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美国有超过1.4万个营地,接待逾1400万儿童和成年人。成千上万胡九零后中国城市孩子都有背着书包上课外班的经历,而美国中产家庭的孩子则普遍拥有和小伙伴一起夏季露营远足的童年记忆。

国内近年流行的夏令营,虽然字面上系从英文直译,但理念、内容等迥异于美国传统的夏令营。许多国内的夏令营不仅商业性强,而且往往迎合家长心理,强调精英意识,充塞名校一日游等走马观花的旅游活动,活动场所也主要在城市,住宿则在旅馆,而不是野外帐篷或小木屋。虽说这些年,美国也出现不少以艺术、音乐、编程、语言学习甚至减肥等为主题的“新型夏令营”,但以体育技能和户外活动为主的传统夏令营仍居主流。IBISWorld公司的美国夏令营市场调研报告甚至根本没纳入这些“新型夏令营”,而是把美国夏令营分为以下五大类型:体育运动营;团队合作营(teambuilding, 直译是团队建设);社区服务营;农场、牧场或园艺营;荒野营地。

其中,荒野营地可以说最具美国历史特色,也最能体现美国夏令营的初心:利用暑假,让孩子们摆脱城市,投入大自然怀抱,从事“勤奋和健康的游戏”,培养亲近自然的精神。在对美国儿童教育理念产生深远影响的霍尔等美国教育家看来,乡村生活更有利于儿童身心和品格养成,而城市化和工业化却有着让孩子“死于室内生活”的危险。儿童天性“野蛮”,内心涌动着对荒野的激情,攀爬、徒步、捕鱼、游泳、划独木舟等孩子喜爱的活动,均是对远古人类生活的复演。因此不仅应该让儿童拥有充足胡闲暇时间,也有必要为他们健康成长而“制造荒野”。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荒野营地”发展到今天,有不少实际属于天价夏令营,几周费用动辄上万美元。很多美国富豪把子女送入这些营地,除了亲近自然,也为了锻炼他们的独立生活技能。

当然,漫长夏天不可能都在户外营地度过。8月是美国“休假月”,也是美国家庭“亲子旅行”高峰季。暑假更是美国学生进行大量课外阅读的黄金时间段,很多学校和媒体会开列不同年级学生的暑假书单,图书馆也会推出有奖阅读活动,比如借书若干本之后赠送餐券和公园门票等。至于博物馆、音乐厅等文化机构面向儿童的暑期活动更是丰富多彩。公立中学附设的游泳馆也不会关门,游泳向来是美国孩子的暑期热门项目。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高中生暑假生活,与小学和初中生又有很大不同。一方面,进入青春期的美国孩子,对暑期安排的自主意识更强;另一方面,至少从升入高中的第二年起,就需要为申请大学作准备。暑假期间,很多美国高中生从事志愿服务(高中阶段的义工记录是美国学生申请大学简历的重要内容);选修计学分的高中课程和大学夏校课程;实地探访心仪高校。大约40%的16至19岁美国青少年会在暑假打工以积攒大学学费。由于美国年满16岁便可考驾照,很多美国高中生会趁暑假学车。此外,一些学区会针对成绩较差的学生开设SAT或某些课程的补习班,收费颇低但次数有限,学生自愿报名。

凡事有利就有弊。暑假时间长,也让众多美国家长和教育界人士感到烦恼。

对学校来说,较为突出的问题是“暑期滑坡”,意指新学年开学时,很多学生已经忘记上学期学习的内容,老师不得不花几周时间重复旧知识点,造成学习效率的损耗。

家有小学生而父母都全职工作的美国家庭,则需要解决谁来照料暑期孩子饮食和生活的问题。

很多美国中产家庭也为夏令营等儿童暑期活动费用逐年上涨而叫苦不迭。

而在美国社会学家看来,漫长暑假带来的最大问题是教育机会更加不平等。不论夏令营、夏校还是校际暑期交流项目,主要受益者是有能力负担的美国中产和富裕家庭。

尽管美国夏令营协会数据显示,美国44%的夏令营为残疾人提供专门课程,逾九成夏令营为贫困家庭儿童提供某种形式的经济援助,但对贫困家庭来说,光是长达两三个月的暑假期间孩子不能吃上学校的免费午餐,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美国一些研究表明,暑假过后的测试中,美国经济收入较高家庭学生阅读能力普遍有所提高,而贫困家庭的学生阅读能力却略有下降。这种影响是逐年累积的,越到高年级,差距便拉得越大。

人生路,不是短跑也不是马拉松,在起跑线上抢跑,未必就能成为人生赢家。中国自古就有拔苗助长和仲永之伤。对个人,对国家,如果儿童没有强壮的体魄、坚强的意志,听凭成年人填满自己的时间、安排自己的人生,反而更可能酿成不必要的悲剧。

在美国,虽说不同年龄段、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消磨暑假方式各不相同,但重视运动、热爱读书、亲近自然,“超前提高”的课外辅导班没有市场,是比较普遍的共性,其背后的理念和对孩子成长的影响,值得思考和借鉴。

责编:王铖昊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