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国际学校

美漂见闻录:美国快乐教育 琴童居然也快乐

新浪博客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对于美式快乐教育,想必很多人都有这样一个疑问:“别的事情也罢了,弹琴也能快乐?”抱着这样一种体验的心态,刚到美国两周,我就找到了附近一间美式钢琴学校。从此之后,美式钢琴教育就不断为我带来意外的感受。

第一个意外就是美国老师并没有觉得小秧的钢琴弹得有多好。

早就闻听美国小孩练琴不刻苦,而小秧在中国小孩里也还算学得可以的。第一次与美国老师见面时需要展示一下进度,小秧弹了一段四小天鹅,又弹了一段献给爱丽丝。我心想,都说美国老师会夸人,这老师肯定得夸我们弹得好吧?

没想到老师虽然礼节性地夸了小秧,但是却对我说:“她的情况非常特殊,她已经可以弹奏难度很高的曲子,但却完全不了解她所弹奏的内容,这导致她在演奏上有很大的问题。而且,她的乐理水平也很不够,所以我得好好想一下,她到底应该从哪个阶段开始。”

对于小秧演奏方面的评价,我觉得老师讲的与我平时感受相同。但对于小秧乐理的评价,我可是有点疑惑——我一向觉得小秧的乐理知识挺好的,因为她识谱能力比较强,从来不是背谱演奏。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了,美国老师对于乐理的要求,可不仅仅是识谱这么简单。

之后老师就制定了学习计划,小秧的第一个课本我看了看,大致难度相当于小汤二到小汤三之间。这可是回到她第一年学琴时的水平了。老师特意再三解释说,这个进度看起来是远远低于小秧目前的演奏水平的,但是鉴于小秧在乐理上和演奏上的一些不足,她还是要从这个阶段开始。虽然她一定会很快就完成这个阶段。

老师一副很抱歉需要我理解的样子,我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这意味着我要多买两本书:一本演奏的书,一本乐理的书。而美国的书很贵,所以老师要解释。

第二个意外就是老师完全不需要家长在一边陪读,而且上课时不仅仅是指导演奏,还有游戏时间。

第一节课小秧就可以独立上完,给了我一个惊喜。因为这时她英文还很不好,音乐的乐理单词更是基本不会,而她的美国老师不会中文。所以,一贯怕生的她居然高高兴兴上完了课,并且当即表示以后还要来这里上课,她喜欢这个老师,真令我喜出望外。

上了几节课我才知道,原来美国老师不仅从不批评孩子,总是笑容可掬,而且还有很多寓教于乐的手段,并不是全程都在弹琴和讲课。老师上课会带着一个ipad,里面有一些音乐学习软件——比如用打地鼠的方式来记忆音乐名词。还有的曲子老师会准备好伴奏,让孩子跟着伴奏一起弹,好像在跟一个乐队合作。同时,老师也有很多和孩子合奏的时间。

上课的方式不一样,家庭作业的布置方式也不同。以前在国内时,每学一个新曲子,都是老师手把手教的。而在这里,每个新曲子都是家庭作业,孩子拿到新曲子之后,自己回家练习。对于弹几遍,练多久,老师一概没有具体的规定。老师的要求非常简单:“弹到你觉得好,可以下次课上给我展示你满意的效果,你的练习就算完成了。”

除了弹琴的家庭作业以外,还有乐理家庭作业。对于学过的音符要会画,学过的调式要会填空。很快,小秧就可以写几个简单的和弦。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也算是开始作曲了。

第三个意外是美国老师不要求“摆手型”。

难道弹钢琴真的不需要练手型吗?有一天我特意请教了小秧的钢琴老师。

老师很肯定地告诉我:“在美国也有这个要求,在钢琴等级考试中,考官也要看孩子手指的动作。但是,我们要求的不是孩子手指一定要摆出某个形状或姿势,而是孩子手指用力的方式。如果手指发力的方式不对,弹出来的声音是不对的。至于具体的姿势,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一点不同,这是没有关系的,毕竟每个钢琴家的动作也不会一模一样。不过,即使是对于动作,我们也不会要求几岁的孩子完全做对。因为孩子的手很小,还在发育,过分要求手指动作是不现实的,很可能还会适得其反,让孩子的手变僵硬。”

于是我就恍然大悟,原来美国老师不讲“手型”,人家讲“发力”。

明白了这一点,我就去问小秧:“老师有没有教你怎么弹琴之类的?比如,怎么让自己的手指弹出的声音更大?”

小秧说:“老师教过。”说完,小秧就弹奏一曲给我演示了一下。在演奏过程中,小秧告诉我她现在哪几个手指做的比较好,哪几个手指不够好,原因是什么。

有次一个朋友看小秧弹琴,觉得有个手指滑动去弹黑键的动作很酷,就问小秧这是不是美国老师教的。

没想到小秧摇摇头,说:“这个动作其实是不对的,但是我的手太小了,我直接够有点够不到,所以才做出了这个动作。我的手再长大一点,我就不需要做这个动作了。”

第四个意外就是老师不要求孩子练琴时间太长。

老师给留的作业大概总是弹三十分钟就足够,我开始有点疑惑,就去问老师:“对于七岁的,已经学了两年琴的孩子来说,每天练三十分钟,是否太短了呢?”

老师的回答是:“如果是不间断地,比较专注的练习,对于七岁的孩子来说,三十分钟很不错了。我所有的学生里,Sophie是练习情况最好的。很多四五岁的孩子回家都不怎么练琴,就是每周到钢琴教室来弹一下。”

我吃惊地说:“那样怎么会有进步呢?难道老师不应该对孩子提出更高的要求吗?”

老师说:“做为钢琴教师,我们都要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百分之九十的孩子,即便苦练也不能成为专业的演奏家。对于这些孩子来说,音乐就是一种修养。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去要求他们在六七岁就每天练琴一个小时呢?”

我问老师:“有天赋的孩子,是不是就应该每天练一个小时的琴呢?”

老师回答说:“有天分的孩子本来就会接受的更好一些,可以接受更长时间的练习。老师也会对这部分孩子适当提高要求。但是也不会在太小的年纪要求那么长的练习时间,因为这会让孩子厌倦钢琴,反而可能会毁掉天才。”

不知不觉,小秧已经接受了八个月的美式快乐钢琴教育。渐渐地,我发现她对弹钢琴的态度确实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一点是她跟我谈论钢琴的次数明显增加了,她常常很高兴地向我讲解她这一段练习曲的练习点在哪里,她还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够,需要提高,都能说得头头是道。以前别人让她弹琴,有时候她都会抗拒。现在,她很乐于随手弹一段给大家听。

小秧弹琴的状态也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她在练琴时经常摇头晃脑地边弹边唱,同一段曲子,她会使用不同的强弱弹奏方式来练习,有时候还主动换一个音区,体会其中变化。我看不出她对曲子的处理方式“对不对”,但我看得出她正沉浸在音乐带给她的快乐中。

小秧的乐理知识确实比以前扎实了很多。她可以把她喜欢的小曲子写出来,也可以试着编写一小段和弦。以前她也识谱,但我从没见她写过谱子。

看到这些教学方法上的不同以后,我相信很多读者也会跟我产生了同样的疑虑:用这样快乐的方式学乐器,真的能学“好”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也观察了很多周围的美国琴童,以及小时候学过钢琴的美国人。若论同龄孩子,特别是低龄阶段的演奏水平,我相信中国琴童绝对远超美国琴童。大部分美国六七岁的琴童,只能演奏难度很低的曲子。很多成年的美国人,弹琴的“手型”也都是挺不规范的。

但是若论音乐教育的水平,我得承认:美国远远超过中国。

在美国,很多学钢琴的孩子都可以作曲。几乎所有学习乐器的孩子,都有能力组织自己的乐队。小秧的学校隔三差五就有一些庆典活动,在活动中表演的乐队成员,全部都是本校老师。这些老师组成的临时乐队,现场弹唱非常放松和稳定,其现场把控能力可以秒杀三里屯大部分职业乐队。

除了学校,任何团体活动,都不会找不到乐队助兴。有天早上送小秧上学,校门口的广场上,几个家长在一起以极其优美的和声唱一首基督教的歌曲,两个家长用吉他伴奏,其余的家长以不同声部演唱。后来的人会随机加入,随时加入演唱。我走过去看时,他们还招呼我也加入进来唱。我说我不会唱这首歌,他们也不勉强,继续唱下一首。大概唱到快上课的时候,家长们结束了这次演唱,散去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我曾经也听过这样美妙的歌声。我上大学的一年暑假,系里组织去蓟县黄崖关画两周的水彩写生。这是建筑系的必修课。我们学校条件很差,老师为了省钱,让我们从羊肠小道爬上长城,避开门票。那条山中的土路混在荆棘之中,前面真的只有几只山羊在走。头上是烈日炎炎,脚下是万丈深渊,同学们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就在此刻,一阵清亮的山歌传来,曲调淳朴,声音开阔悠扬。这歌声就像是从山里长出来的一般,一瞬间就让那个糟糕的山谷变美了!所有的同学都呆住了。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位陕西籍的男生情不自禁唱起了山歌。

同学们鼓起掌来,那同学却害羞起来,再也不肯唱了。

那位陕西同学家境贫寒,来自山区,从小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的音乐教育。但在那一刻,他对音乐的表达与领悟,胜过万千象牙塔里的音乐教授。

我知道很多家长会觉得,中式钢琴教育毕竟还是效果更好。孩子苦一点不怕,长大了,他自然会领悟音乐的美,那时他就会感激父母曾经的严厉。

曾经一度,我也相信这一点。我觉得小秧弹琴这件事,是有些被我这个软弱的妈妈耽误了。我记得有次一个网友看到小秧的演奏,告诉我她是音乐学院的老师,小秧弹琴有很多问题,主要就是她手型不好。我当时很心虚,因为我确实不断跟钢琴老师说“请您不要太在意她的手型,慢慢来。”但我还是坚持了下去,继续跟老师讨价还价,让老师尽量不要理会手型的问题。因为,小秧真的很讨厌听到“手型”两个字。

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觉得也许我并没有耽误她。如果我也加入严格派家长的行列,也许小秧早就讨厌钢琴了。

我的一个朋友来家里做客,看到小秧的钢琴,她感触万分,说她小时候也学过几年钢琴,可是越学越痛苦,最后死都不肯继续学下去了。现在她已经成了一个完全不会钢琴的人,连很简单的乐谱都看不懂。她说她非常后悔,觉得当初还是应该坚持。假如以后自己有了孩子,不管孩子多么反对,她就是逼也要逼孩子坚持下去。

这时小秧开始练琴。我的朋友看到小秧的手指,马上兴奋起来,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喊道:“哇!你这个手型不对!这要是我小时候做成这样,可是要挨打的!”

然后她扭过头来问我:“她的美国老师不管吗?这怎么能行呢?这样是不对的!”

这就是她的钢琴教育留给她唯一的记忆:正确的手型。

最初让小秧开始学钢琴时,我能够想象的好处就是她可以自己弹奏美妙的乐曲,可以欣赏更多美好的音乐。但是现在,当小秧开始没事自己画个五线谱写乐句时,我才发现原来音乐的可能性是那么多。她将可以用音乐表达自己,就如我用文字将感受纪录一样。我也开始期待几年之后,她的很多朋友,是和她一起组织乐队的小伙伴。

美国的钢琴教育可能确实会让孩子在琴艺上进步不够神速,不能为家长挣来更多羡慕的眼光。但是我更喜欢美式钢琴教育,因为它似乎更接近音乐本身。

本文转载自《神圣午睡》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实习编辑:李璇  责任编辑:朱紫瑛

高考专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