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专家视角:国际高中们 你们还好吗?

新浪教育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引 子

疫情蔓延全球,至今仍未全面消停,美国对华政策的不断恶化,经济下行。今年的国际高中招生可谓遭遇二十年来最大挑战。

国际高中招生今年到底状况如何?为了能帮大家看到相对全面客观的状态,为个人、家庭、学校、机构提供参考。拔哥通过多种渠道和信息源,对全国主要区域做了个综合调查和了解。

从整体上看,接受优质国际教育的需求没有根本性改变,但绝大部分的国际高中招生短期内出现了较大调整,对于某些学校确实是严峻挑战。

目前已到九月,我们将了解到的情况做一分享,涉及到的大部分学校采用字母代替,不做解释。

广东区域

广州 ▉

头部学校招生的非预计情况

广州:目前个别头部学校国际部 A 已招满学生,但多渠道反馈信息是:其对本土生源的招生要求较往年下滑较明显。而另两所相对知名的公办校国际部B和C 目前均有少量空余学位。因A学校本地招生的门槛要求下探,今年B,C两校招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往年这三所学校的生源要求所形成的微妙错位平衡有所打破。

据以上三校表示,今年六月份开始招生工作较之三四月份的感觉和预估,情况要复杂很多,挑战也比预估的要大,尤其是中考分数出来,普通高中录取以后,明显感受到一些高分段学生的选择天平向国内重点普高转移。三所学校的国际部的最低中考分数要求均明显低于广州市提前批的高分保护线698分。

而今年对于广州南沙区域两所完全建制的国际学校,因为具备完整的国际课程教学和管理体系,优质的校园环境和硬件,从四月份开始,承接疫情下海外高中留学生回流学习,或原计划留学英美高中的生源上展现了不错的优势。招生数量上实际受影响较预计要小,个别学校的招生甚至出现了逆势上扬。

广州区域的非头部学校,目前按原计划招满学生的学校基本没有。

深圳 ▉

这边风景略好

深圳的国际高中需求一向也较为旺盛。今年深圳的公立高中国际部基本招满,民办国际学校的英式课程学校招生比较火爆,例如深圳的中英公学,今年招生居然逆势飘红,超出计划40%以上。与之形成对比的则是美式课程体系的民办国际高中招生较为吃力,当然头部的一两所民办国际高中招生还是没出现大问题。

两大豪门扩招,对本地冲击大过疫情

今年深国交新迁独立校区,同时扩大了招生计划一倍。在招生扩容一倍的基础上,深国交的招生门槛居然没有明显下滑,这令人非常吃惊。目前笔者了解到的深国交所录取的广州学生,几乎都尽数收到广州头部学校录取通知书(同时)。当然,与去年比,招生门槛略有宽松。

同时深圳中学也新建校区,其国际体系今年大幅招生210人,与深国交一道,对深圳其他国际高中形成了明显的招生挤压态势,尤其是非品牌民办国际学校,受影响非常明显,加之疫情影响,日子相当的不好过。

华东地区

上海略有下滑,其他城市受影响大

一直以来,上海和华东区域的国际高中需求很大,但疫情和海外政策的叠加影响,时间长,导致该区域国际高中招生整体也受到一定冲击。目前各学校传递出来的信息是:有影响,但具体要看学校。据前段时间华东地区某国际学校择校机构的消息,今年的国际学校咨询量比去年下降了30% 。有国际高中负责人表示,如果这些机构透露的信息是整体咨询量30%的下滑,那么实际比例很可能比这个更高。

有知名国际高中负责人透露,其实今年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哪怕是对于所谓的头部学校,都有受到影响的情况,整体生源质量有下降。

而非头部学校,完成招生计划的不多。

前段时间南京纳入中考系统的一些高中国际班招生也遭遇寒流,大面积进入补招补录环节,补招补录数量与去年比翻番,后况如何,暂时未知。当然,该市国际班2020年招生计划比去年也增加了约23%。与此同时河南郑州,海南等地,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而也有留学咨询机构则表示,今年低龄段咨询量,尤其是九年级咨询量下降非常厉害。

而考试培训机构则受SAT 等考试不断延期或取消的影响,业务量一直下滑,有些机构营收甚至只有去年一半。

北京地区

冷暖不一

北京地区一直是国际高中需求最为旺盛的地区,今年国际高中的招生形势出现了较明显的两极分化。随着规范措施的推进,公立高中国际部办学的政策明朗,招生统一纳入中考体系已有几年,北京公办高中国际部2020年逆势扩大招生,今年比去年扩张490人,达到2180人。北京的20所公立高中国际部一般收费较低,多在8-12万之间,扩招后基本招满。

据京城国际教育圈知名人士透露:公立名校的国际部,招生没有出现太大冲击,因其一向在北京属于稀缺资源。但公办扩招后,对民办国际高中形成压力,普遍出现了招生困难的情况。一些民办国际学校的负责人直言今年国际高中的招生工作不好做。具体的数据暂时没有收集到,各学校较为敏感。

而一些完全建制,独立校区的民办品牌纯国际学校,因此良好的硬件和相对更加接轨的教学体系,则接收了相当一部分从海外高中回流的学生,以及调整出国读高中计划的学生。这使得有少部分民办国际学校也出现了学位不够的现象。这点和广州南沙区域的某些学校情况有些类似。

华中和西部

招生普遍下滑30-40%

华中某省会城市C市, 全面遭遇寒流。该市几所知名公立高中的国际部,基本额上在中考录取完成前只完成了原定招生计划的50%左右,当时各学校均在奋斗中,期待招生季结束,争取达到原计划的70%。

该市整体寒流的形势下有一个亮点:今年新设立的某中外合作办学的英式品牌K12学校,高中采用IBDP课程系列,居然实现开门红,计划40人两个班,居然招到了60多人,多开设了一个班。具体原因在此不赘述,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与笔者单独探讨交流。

而在对西部地区的几个省会城市调查了解中,与上述华中地区C市类似,国际高中招生受影响是较为普遍的现象,包括一些当地知名的公办高中国际部,招生人数下滑明显,多者有30%之多,成班建制的下滑,这在以往非常少见。

总结和观点

总体:

今年的国际高中与往年相比,压力和挑战明显。一线城市中,北京和深圳情况略好,公办高中国际部形势较为稳定,民办非强势品牌的国际高中遭遇寒流,上海整体市场下滑估计在10%以内,而广州可能达到15-20%左右。

二线和三线城市则是今年疫情和中美关系政策影响的重灾区,哪怕是知名公立高中的国际部也遭遇寒流,原因在此不赘述。

据了解,今年新开设的国际高中项目,极少有完成了初定的招生计划,平均达成率在70%不到,有达80%的已属相当难得。

其实早在2018年,我们就注意到国内国际高中的需求增速在放慢,加之新开设国际高中的数量一直都在增长,竞争越显激烈。而2019年在国际高中的招生方面就出现了增长势头的分水岭。那么2020年的疫情和中美政策的双重影响,则可说给国际高中的增长需求踩下了一个强制动,预计这个制动期会持续一年半到两年。

但总体的需求数量仍在,并没有发生“伤筋动骨”或根本性的变化,如果不发生其他黑天鹅事件,中国的国际高中在2021年底会恢复到疫情前的元气水平。

观点:

这一轮的疫情和中美政策影响,会对中国基础教育国际化进程产生一个分水岭式的影响。

有品质,坚守办学理念的学校将越来越强;

一窝蜂而上办国际高中项目,中小资本期待赚快钱的时代彻底一去不返;

过往的国际高中占据基础教育国际化大半江山的格局,也将彻底扭转,基础教育国际化的 K12 办学,双语教育学校,将逐渐成为主流。

中国基础教育国际化的真正融合办学,办出自身教育体系特色,受海外知名高校认可的自有基础教育课程,也许将真正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早在今年四月的一场业内讨论中,我曾做过大胆的预判:

1。 今年全国的国际学校招生将整体下滑20%左右;

2。 区域头部学校的本地招生完成任务没有大问题,但优秀生源的竞争将更激烈,整体生源质量将下降;

3。 非区域头部学校的招生可能遭遇寒冬,招生任务可能只完成一半也不是没有可能;

4。双语类学校将迎来机遇,系出国留学需求的降维转移;

作者:拔哥

“拔哥看国际教育” 专栏由 私家探校、思阅荟 School Mentor 、新浪教育联合推出,逢周三发布。

文章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思阅荟 School Mentor

声明:新浪教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