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华人学生想进哈佛特别难?

王孜立是来自加州的华裔男生,SAT考了2230分,担任高中辩论校队队长,国际钢琴比赛获第三名,参加学校合唱队为奥巴马就职典礼演唱,在加州知识竞赛中获得第一,平时做很多义工,包括帮助穷人和移民孩子补习。就是这样一个看似非常出色的男生,两年前报考除康奈尔之外的所有常春藤大学,但除了宾大之外,其余的藤校全部拒收他。

沮丧之余,王孜立发现,他的同学中其他族裔的学生,包括非洲裔学生,在校综合表现并不如他,却被藤校录取了。于是他走上了投诉之路,但获得的回应不是如石沉大海,就是对方敷衍了事。他对中评社记者说:你若说我成绩不够出色,为什么成绩不如我的反倒录取了呢?你说你录取学生很平等,为什么那么多华人学生不敢填写自己是中国人呢?你说招生不考虑族裔平衡,那请公开数据给人看呀,为什么要藏着掖着呢?

王孜立5月15日下午站在华府“国家新闻俱乐部”的讲台上侃侃而谈:马丁·路德、金说“我有一个梦”,每个人都有梦,但这种梦不应由人种来区分……

亚裔团体首次集体投诉

这是60多个亚裔团体15日联合向美国司法部和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发起行政投诉,指控哈佛大学在招生中存在歧视亚裔学生现象新闻发布会的一幕。他们要求联邦政府调查包括哈佛在内的美国许多名校在招生中以非常主观的“全面发展”为由,“系统性、持续地”歧视亚裔学生。要求哈佛等名校停止使用“老套刻板的、带有种族偏见”的歧视性方法,停止采用族裔配额和族裔平衡的做法。这是20多年来,亚裔团体首次联手为平等教育权向联邦政府部门发起行政投诉。亚裔团体主要是华人社团,也包括印度裔、韩裔、巴基斯坦裔社团。

此次行政投诉的发起者之一、佩斯大学华裔学者李春燕对记者说,美国名校录取对亚裔学生就是存在天花板,尤其是对亚裔男生的要求更高。像王孜立这样的孩子,并不是书呆子,他们同样全面发展,但因为限额,他们没有办法去该去的地方,实现他们的梦想。我们没法告诉他们:因为你们的肤色和名字而被这样歧视。作为有两个十几岁孩子的母亲,李春燕说:这让我们感到很受伤,我们追求的是族裔上的平等对待。

族裔平衡让亚裔很受伤

在许多美国人的眼里,亚裔学生被认为是很会读书、成绩出色,但领导力和社会实践不足;脑子灵光、勤奋好学,但呆板木讷、不苟言笑;小提琴拉得好、钢琴弹得好,但橄榄球、篮球打不好的一群人。而美国的大学录取强调全面发展、综合考察,学业表现出众的亚裔由此处于不利地位。许多亚裔人士则认为,这种对亚裔学生老套刻板的印象是基于文化和种族的偏见,所谓“全面考察”只是一种基于主观印象,实施族裔平衡的托辞。

此次投诉行动的另外一位发起人、华裔作家赵宇空指出,大学录取不能只看成绩,要全面考察,这没有问题,但标准应当是客观的。大学的首要任务是培养人才,对穷人孩子和弱势群体进行适当照顾是应该的,但不能为了多元化而多元化,而采取族裔配额的做法,应当制定客观的标准。他认为,目前美国名校普遍存在的做法不仅伤害了亚裔学生,也伤害了美国的未来。

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印度裔工程师科萨里质问:如果哈佛在大学录取中搞族裔平衡,为什么在其运动队中不搞族裔平衡?我们印度人不擅长运动,我们是否也应当要求在运动队里照顾一个名额?

亚裔进名校SAT要高几百分

发起此次维权行动的组织者事先做了不少研究,其行政投诉书引经据典:

根据普斯斯顿大学教授艾斯彭萨德(ThomasEspenshade)的研究,亞裔在任何一個SAT分數段的錄取率都是最低的。在同樣分數的情況下,錄取率比白人低67%,比其他族裔低更多。要想進一流名校,满分为2400分的SAT考试,亚裔要比白人高140分,比拉丁裔高270分,比非洲裔高450分。

“美国保守派”杂志前出版人恩兹说:1993年亞裔在哈佛大學的份額达到最高水平的20%多,隨即下降。盡管亞裔人口自1993年以來增加了一倍多,哈佛對亞裔的錄取率基本保持穩定,停留在15%到17%的水平。哈佛對亞裔的相對錄取率過去20年下降超過一半,類似的下降也發生在耶魯、康奈爾和大多數其他常春藤大學。

普利策獎得主,前“華爾街日報”記者戈登指出,美国大多數精英大學在招生中保持三重標准,給亞裔學生制定最高的標准,其次爲白人,最低的是黑人和拉美裔。

哈佛否认指控坚称站得住

这并非哈佛大学第一次受到歧视亚裔的指控。就在半年多前,一个名为“为公平录取学生”的德州组织起诉哈佛大学和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指控他们依据“平权法案”(AffirmativeAction)在大学录取中实行族裔配额,限制亚裔学生。

哈佛大学否认此类指控。哈佛法律总顾问尤利亚诺(RobertIuliano)15日称,哈佛的招生政策“完全遵守联邦法律”。他特意援引美国最高法院在1978年加州大学-贝克案中坚持“平权法案”的判决,指哈佛招生手法在法律上站得住脚。哈佛大学透露,他们招收亚裔学生的比例已经由2006年的17.6%增加到今年的21%。

亚裔人口占美国总人口比例仅为6%,而哈佛亚裔学生比例已占21%,为何还说是有歧视?赵宇空强调,不能光看人口比例,要看合乎资格的学生比例。根据此次维权活动收集的资料,亚裔学生在美国各个学科的奥林匹克国家队成员中所占比例达6、7成,对高中生进行全能评估的“總統優秀學者獎”获得者,亚裔学生占31%。科萨里认为,美国大学所谓亚裔学生比例高,是将亚洲国家来美留学生也算在内,而美国亚裔学生实际的入学比例是下降的。赵宇空甚至挑战美国名校:你们说没有搞族裔平衡,那就请公开你们的招生书,公开你们的录取记录!

“平权法案”受备争议

多年来,针对美国大学招生依据“平权法案”,考虑族裔平衡,已经有多起诉讼。不仅亚裔,现在连白人都有人认为有所谓的强者反倒处于不利地位的“逆向歧视”存在而兴讼,但美国最高法院的多次判决都维护“平权法案”。美国主流社会普遍相信,“平权法案”为美国多元化社会推进各个族裔平衡发展,不仅在大学,也在职场、官场上,为各个族裔创造平等机会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于此次明显针对大学招生搞族裔平衡的维权行动,亚裔社区内部存在争议。就在亚裔60个团体联合发起投诉的当天,“亚美裔推进正义组织”联合130多家亚裔团体发出公开信,支持“公平教育机会”,指“平权法案”为亚裔在美发展打开了大门,不应当试图为了亚裔孩子的未来把别的族裔“推下船”。美国“民权委员会”的两名亚裔委员发表声明,希望这是一次诚挚提出问题的行动,而不是试图令亚裔与其他少数族裔针锋相对的攻击“平权法案”的后门。这两位都毕业于常春藤盟校的委员说:我们都不相信任何种族或族群应当遭受配额限制,我们也不相信单有考试成绩就可以让任何人进入哈佛。

显然,这将是一个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争议性话题与问题。各方都会继续为自己的利益发声,争取支持。美国国会众议员罗拉巴彻(DanaRohrabache)15日到亚裔提出投诉新闻发布会现场声援。他说,大学录取体系对亚裔学生设限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亚裔学生不应当被单独的标准来衡量。他表示,已经签署了一封带有国会抬头的信函,将联合其他议员,要求联邦政府进行调查,同时将与亚裔社区合作,推动立法,要求联邦政府提出大学招生是否歧视亚裔学生的调查报告。

李春燕对中评社记者说,走司法程序过程漫长,成本很贵,走行政投诉程序,如果成功,联邦政府会将正确做法写进指导纲要中,即便是私立大学也会遵从。司法部和教育部已经接到他们的投诉,现在需要的是联合更多的亚裔团体,透过各种渠道发声,促请联邦部门介入调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