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教育 中小学

吴宇浩:上了网课 才无比庆幸自己生了双胞胎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上海的网课终于来了,相对于2月10日很多地方就开始的“网课首日”,上海步子还是挺稳的。

一则,上海原本的开学日子就是2月17日,之后就按要求统一延长了寒假,这个寒假虽然因为疫情影响十分“无趣”,但是,上海给的份量还是十足的,没有“抢跑”,没有“提前教”。在很多家长被各种仓促上马、随时掉线的直播视频平台折腾得怀疑人生的时候,在10后们因为“寒假被毁”给钉钉APP 打“分期五星”的足足半个月之后,上海才迎来自己的首节网课试播。

上海这回没有选择任何视频平台,也没有让所有老师当“网红”自己去做直播,而是通过东方有线和交互式网络电视(IPTV)以及相关网络播放平台上课,并与老师在线互动。

2月25日,上海市中小学在线教育首节试播课《中小学生防疫公开课》开播。专家开讲的第一句话是“要注意调整情绪”——而我相信,这句话是说给一些按图索骥研究老半天终于赶着开播前找到频道的大人们听的。毕竟,老父亲、老母亲哪怕是电子用品达人,真要在IPTV“浩如烟海”的频道里翻出686号到690号频道,真要在HDMI、模式信号、USB插口等等一堆信号源里,“一顿操作猛如虎”找到网课,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所以,我不断心理暗示“要注意调整情绪”。

说实话,前阵子,我的情绪已如同融化之后又重新结冰的雪糕一般:不撕开包装纸看着还像那么回事,咬上一口就……甚至我一度有意避开与疫情有关的一切消息。好在我身处的行业比较特殊,容不得我在家“胡思乱想”太久。2月初,我就和我的同事跑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去报道防疫一线。我从没有如此热爱这份工作,不仅是被一线的事迹感动,更在于我从这些人身上吸收到宝贵的正能量,治疗我的灰色情绪。

我刚上一年级的双胞胎女儿看上去坚强得多。除了年初三姐姐,因为吃不到海底捞而抱怨过一次之外,总体而言,在不需要做功课的日子里,夫妻和睦、娇儿绕膝才是家庭关系的常态。当然大家都知道这种状态非常之不稳定,因为孩子们总能在功课上挑战我和太太忍耐力的极限。

关于教孩子功课教出高血压心脏病的段子,大家都很熟悉了。事实上,我身边真有一位同事作为二年级学生家长,在去年成功解锁了心内科住院单。而在当下这么一个特殊时期,大人刚刚适应了在家办公的节奏,孩子也要采用几乎同一套系统在家上学了。

早在月初,学校老师就带领广大家长为在家教学做准备,平台我们就测试了三四种,每种工具都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所以,我想这也是上海最终选择“电大模式”这个“古典”授课模式的原因,不过,课后的师生互动,还是得依赖互联网平台。

我觉得对于在家上学这件事,孩子们倒没有多少不适应,她们更多是以一种新奇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迅速地对屏幕另一头的老师发出的指令做出回应,坐好、举手、回答问题,或者网络偶尔卡住了,也没关系——反正这不是她们要解决的问题。

作为家长,我比较担心的是,当我时不时地因为采访任务而不得不早出晚归的时候,我太太是不是要充当“网管”,以便随时调试设备?好在我家情况特殊,太太本就常年在家办公,多少还能照应一下孩子。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当大部分孩子的父母返工之后,家里的老人有没有能力操作复杂的软件?

这还只是技术层面,在学习效果方面,如果有个大人在边上全程伴读,先行领会老师的教学意图,接下来再有针对性地辅导功课,这当然是最理想的状态。可是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明白这有多难

问题有很多,不过,我欣喜地看到了朋友圈里的那些二胎父母们晒出来的照片:老大、老二在同一时间分两个房间看两台电视、用两个iPad听两个老师讲课!——此时此刻,我无比庆幸自己生的是一对双胞胎,上的是同一年级的课程!

大疫之下,谁都在“牺牲”,小朋友的“牺牲”也很大:平时一个月不让他们出门,试试会是什么灾难性后果!当然,疫情会让之前复杂的教育问题更复杂,网课只是教育恢复的第一步。

无论如何,让我们共同期待疫情早日结束,“万兽归笼”。

高考专区

加载中...